员工烈日下深入5层楼高1米宽钢筋笼内操作 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建设“揭秘”

2017/5/19 9:02:10

作者:徐容莉 来源:劳动报 编辑:赵彤云

    WDCM上传图片

      世界上最长的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下月有望全线贯通。今年全国“两会”上,“粤港澳大湾区”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上升为国家战略,港珠澳大桥就是这项伟大规划的“龙头”。这项被英国《卫报》评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世纪工程中也凝结着上海建设者六年的心血。

      把墙身浇筑得像玉一样美

      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由桥体、隧道,东西两个人工岛组成,其中东人工岛就是由来自上海的三航局二公司承建的。而今走在东人工岛上,一眼望去,大规模的清水混凝土建筑群随处可见,皎洁如玉,尤其是纤细的墙身和倒角结构被各路专家频频赞许。外行人并不知道,这堵清水混凝墙承载了建设者几多心血。去年10月,敞开段中墙最后一段开始混凝土施工。按理,这堵仅有45立方米的墙身,几个小时便可以浇完,但项目部花了26小时才完成。“这么多人,这么多设备,顶着这么大的太阳在‘熬’,在其它工地从未有过这种情况,这真的是用‘心’在浇筑!”岛隧项目总经理竖起了大拇指。浇筑工人顶着烈日高温,深入到高五层楼、宽仅一余米的钢筋笼内操作,现场人员大汗淋漓,却没有露出丝毫倦意。老李以前已经干了二十多年工地活,“最后一段墙身造型独特,端部为斜面结构。如果浇筑过快,不仅会造成大幅度变形,还会影响墙身的外观质量,达不到原本要求的浇筑效果。”老李笑着说,“虽然受不了钢筋笼里的高温,也感到烦躁,但是看到墙身像玉一样美,就明白其中的道理了。”

      每天跟“天文数字”较劲

      今年,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施工已进入冲刺阶段,东人工岛房屋建设工程作为重中之重,是“冲刺之年”的点睛之笔。房建刚开始,项目组就遇到钢筋材料供应不及时,作业面迟迟难以打开的困局,工程部为此伤透了脑筋。“小徐,你来担起这个活。”工区总工程师对施工员徐汇松说:“你把我们需要的钢筋数量、种类全部统计记录,而且要长期跟踪,保证钢筋供应。”徐汇松笑了笑,接下了这一重任。从此,徐汇松常常一人抱着图纸埋头研究,偌大的图纸铺开来盖住了他的整张办公台。他在图纸上勾画、盘算,总结现场施工进度情况,罗列钢筋用量计划,安排钢筋下料单……整个房建工程有数十种钢筋类型,加工类型有几百种,总量将近四千吨,这跟天文数字一样。徐汇松每天就这么反反复复地跟“天文数字”较劲……通过多次的计算和摸索,徐汇松慢慢让房建钢筋材料的供应步上了轨道。再加上人力资源和机械设备的加大投入,房建施工慢慢地摆脱了“作业面迟迟难以展开”的局面。

      早就计划在工地上度蜜月

      东人工岛工程的攻坚克难靠的就是这样一群敬业奉献的年轻人。协作队伍技术负责人赵灵远每天晚上从现场回到宿舍后,总会给妻子打个电话,跟女儿说说话,这是他忙碌一天后对自己最好的犒赏。“我们这群人,就是顶着工期、质量还有亲情的压力,坚守在一线上。”赵灵远摸着自己后脑勺的头发说道:“我在岛上待了51天了,我要待足60天,再趁空隙,回岸上奢侈地休息一天,理个头发。”“休息”二字,在施工团队眼里似乎已成“奢侈”的代名词了。

      坚守在施工一线并不容易,众多家属默默付出是项目部人员冲锋陷阵的精神源泉。项目经理部工程部长吴平的“东岛生涯”已接近5年。5年里,“建成东岛”是他的第一使命,甚至连自己的终身大事也离不开东岛建设。去年年底,项目部为青年员工举办集体婚礼。婚后第二天,吴平便带着妻子杨光美出现在港珠澳大桥东人工岛施工现场上。白天,吴平一遍又一遍地来回于东人工岛各个施工现场。下班后,刚踏入宿舍门便迎来妻子准备好的热水、热毛巾,宿舍里脏乱的被褥变得干净,床下那一件件沾满灰土的工装整整齐齐地摞在床上。后来大家都纷纷开起吴平妻子的玩笑说:“人家跟老公度蜜月都是游山玩水,可你呀,却被带来工地洗被子、洗衣服。”杨光美微微一笑说道:“工作第一,在东岛度蜜月可是我老早就计划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