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珠澳大桥上创造奇迹

2019/1/14 10:11:07

作者:劳动报首席记者李轶捷

      2018年10月24日上午9时,被称为“现代工程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港珠澳跨海大桥正式通车。这座堪称交通工程界“珠穆朗玛峰”的“超级工程”由四座人工岛和6.7公里的海底沉管隧道以及桥梁三部分组成,连接香港、澳门和广东省珠海市。

      该桥在难度和造价上都创下世界桥梁史之最:拥有世界最长的沉管海底隧道;使用寿命比目前世界跨海大桥普遍使用寿命多出20年;有世界上最大断面的公路隧道;世界上最大的沉管预制工厂;世界上最大的起重船……

      奇迹背后往往意味着超乎想象的技术难题。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电焊技师魏钧便是解决这些难题的重要人物之一,他不仅是振华重工的“电焊状元”,也是一个个奇迹的创造者。

    WDCM上传图片

      大桥峻工

      给世界亮一张技术名片

      2017年5月,魏钧带领120名公司焊工,奔赴举世瞩目的世纪工程———港珠澳桥隧道工程现场。此项工作是大桥沉管隧道合拢的最后一段,需在海底27米以下进行,难度高、环境恶劣。在海底的混凝土隧道靠钢接头焊接来连接,这在国际上没有先例可以参考和借鉴。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进入操作现场之前,魏钧和团队在南通进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演练。现场模拟了作业的气候,特别是水下潮湿、墙面挂水等特殊情况,如何确保焊接质量,演练现场制定了缜密的计划和方案。

      然而,虽然事先做足了准备,真正到现场,魏钧还是发现,现实情况比想象得更为复杂:工作区间,人要承受60℃左右的高温,狭窄的空间要挤下一百多人同时作业,闷热的环境让你走一圈就全身湿透。还有浑浊的空气,湿度高达80%以上,早期置入的焊接机因潮湿全部报废,海底潮湿的环境十分影响焊接效果。烟尘要回流,戴着防护口罩,半小时不换,口罩就无法通气。困境摆在眼前,所有人都会或多或少缺氧,焊1个小时停下来休息20分钟,大家轮着上。

      光有苦干还不行,还要巧干。在进行沉管顶部焊接的时候,因为拼接的板材又宽又大,重达300斤至900斤不等,仰焊的操作人员把它托举上去都是难题。好在工程接头项目部想出了精妙的解决方案,采用铰链链接方式,还设计出自制的小型墙壁吊,方便现场作业。除此之外,风险最大的是,最终接头在海底和隧道实现“握手”,需要靠橡胶止水带密封止水,由于挤压橡胶止水带离焊缝最近处只有13公分,止水带只能承受150℃的温度,而他们在焊接过程中飞溅掉落的铁水温度达到1000℃以上,一旦烧坏止水带,出现海水倒灌的情况,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止水带的安全期限极短,必须在安全期内完成所有工作。为此,他们只能在焊接施工中利用焊接先进操作法和以前积累的经验,精确地控制焊接时的热能温度,防止止水带被烧坏。

      “能在港珠澳大桥上创造奇迹,参与到国家的世纪工程中真的很自豪。虽然危险、辛苦,心里都想着要铆足劲儿好好干!”魏钧感慨。

      港珠澳大桥焊接任务的圆满完成给魏钧带来很多荣誉,但他最看重的是这次工程向世人展示了中国产业工人的智慧和技术,向世界亮一张技术名片。

      种下心愿

      能够拥有自己的检测标准

      魏钧非常看重这次在世界舞台的亮相。虽然在此前,他已经参与过美国旧金山—奥克兰新海湾大桥、挪威钢桥、丹麦钢桥、鹿特丹码头等国际重大项目,但是,为祖国成就“世界之最”的感受还是不一样的。

    WDCM上传图片

      记得十年前,魏钧和他“焊工之家”承担了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钢结构的焊接任务,那也是一个创下当时多项世界之最的大工程。一群电焊工人在8月份的高温酷暑天里,钻到1平方米的箱体内作业。焊枪工作时散发出来的温度使箱体内温度高达180℃-230℃,工作时只能依靠大功率冷风机吹风降温,确保身体不受高温的损伤。即便如此,每个人也只能坚持半个小时,从箱体中钻出来时,已经浑身被汗水浸湿。

      累和苦对于一名长期从事电焊工作的工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新海湾大桥项目的技术要求之苛刻,至今令他记忆深刻。

      2009年4月,新海湾大桥的首船钢结构发运在即。然而,美国用户却临时提高了检测标准,采用超出合同规定的全球顶尖检测技术进行复检,本已通过验收的产品面临返修。这一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项目部,给魏钧和他的同伴们当头一棒。看着凝聚了心血与汗水的成果未被认可,七尺男儿落了泪,士气跌至冰点。然而项目总指挥李江华“只要提得出,我们就做得到”的一番言语重新鼓舞了士气。8个月后,返修后的首船钢结构通过了精确到毫米级的检测。

      当最后一批钢结构从上海长兴岛启运,美方负责人由衷感叹:“新海湾大桥最困难部分是在中国制造的。”虽然任务圆满完成,魏钧却有了自己的思考,也就此种下心愿:“我们拥有超越美国的焊接技术,但是目前,承接海外工程,还要通过美国的测试,什么时候我们的标准才能成为世界标准?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拥有自己的检测标准,我们的电焊标准能成为世界公认的最高标准。”

      组建团队

      将知识和技能无保留传授给学员

      2013年3月,魏钧代表祖国参加在乌克兰奥德萨举办的国际焊工大赛,在氩弧焊单项比赛中,他的试焊件RT探伤100%合格,被裁判评为最佳试件,获得了该项目唯一一张国际焊工证书,同时,魏钧个人也被评为“最佳焊件优秀选手”。对于诸多人的夸赞,魏钧却只对一句话印象深刻:“新海湾大桥通车时,当听到旧金山的华裔市长说出‘不要忘记华人贡献’时,我感到特别骄傲。”

      载誉而归的魏钧没有松懈,经过不断努力,他又陆续获得多项殊荣,如2010至2014年度荣获上海市劳模;2016年12月荣获“浦东工匠”……每年由魏钧参与焊接或抢修的项目直接为公司创造效益均在300万美元以上,焊接检测合格率均达100%。

      如今,振华重工设立了以魏钧命名的“魏钧制造技术创新工作室”,并且组建起了一支精干的技术攻关团队。同时,魏钧还被技术学院聘请为兼职授课教师,得以将所掌握的理论知识和实践技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员,他还与7位青年焊工签订了导师带徒协议,其中5位已申报技师等级……魏钧说:“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实现成为世界标准的目标,但是,我们有了自己的世纪工程,有了自己的技术名片,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奋斗下,这个目标并非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