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生活在传统礼俗中,春节就会热闹而有趣

2018/2/7 18:39:17

作者:瞿依贤 编辑:瞿依贤

      门外是繁华喧嚣的南京西路,在MoCA亭台里,却在唱着古老的侗族大歌。上海当代艺术馆和“行走的耳朵”工作室携手在这里以《禮》为题,通过视觉与声音装置,呈现侗族人在春节中的礼俗文化和社会意义。在现代都市文明中播撒侗族礼俗,是否“唱反调”?“行走的耳朵”创始人及创意总监程俏俏1月30日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揭示了展览背后的故事。

      侗族礼俗。

      侗族村寨里,传统一直都在

      在文化快速同化的大环境下,贵州省黔东南侗族与苗族自治州从江县小黄村每年都还保留着传统的礼俗文化,承载着这个民族的认同与回忆。

      在《禮》的视觉装置中,第一幕叙述了整个村寨的集体婚礼;第二幕描绘了小黄村除夕夜在露天戏台上演的侗族“春晚”;第三幕则介绍了闻名遐迩的侗族大歌,并通过展厅的声音装置播放。展厅地面上分布着十三个红点,每一个红点都有红线和天花板相连。这些红点是模仿“火盆”,火盆是侗族人屋里最神圣的地方,不可跨越,这是一种礼俗上的文化禁忌。这些别有心思的设置,带领观众更深一步地了解中国的礼俗社会。

      《禮》中的影像片段节选自“行走的耳朵”拍摄的民族志电影。程俏俏带领她的艺术团队,持续三年在小黄村纪录侗族春节的情景。纪录是从侗族大歌开始的,这是侗族春节里十分重要的一个环节,也和新年礼俗程序不可分割。在这里,每一个女性从出生、结婚到老年都会有自己的歌班,通过唱歌学习知识、寻找配偶、与结盟村寨互动,她们的歌与生活完全重叠,既维系着侗族人个体与社区的关系,又是身份认同的重要标志。

      “很多人说中国传统文化或者少数民族文化在消亡流失,但当我们近距离观察时,发现传统一直都在。”程俏俏介绍,侗族人对自己的传统看得很重,在小黄村,每年的春节期间都会有白发苍苍的“歌师傅”在破旧的民居里教孩子们唱歌。每到大年初四,在鼓楼唱响的第一支歌的永远是最小的孩子们的歌班。他们只有三四岁,当稚嫩的声音响起时,你可以感受到传统的力量在延续。

      如今,城市里的春节已经没有这样的风俗和热闹,但在小黄村还保持这一套完整的礼俗。在腊月二十六,侗族的年轻人们会延续着先人留下的传统,完成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结婚。在婚礼中,双方交付嫁妆与回礼,这不仅是礼物的交换,也是在未来的人生中,新人们许下彼此以礼相待的承诺。

      礼物交换是小黄村重要的社会关系。在婚礼时,女性带去的嫁妆会在整个村寨里展示。在村寨的主干道上,新娘一个人走在前面,身后是挑着嫁妆的队伍,村子里所有的人围在两边,饶有兴致的观看这些晒出的家当。新郎在第二天也要回礼给新娘。这一整套的礼俗给小黄村的生活带来了仪式性,让节日和日常生活分开,有了特别的意义。

      礼俗的意义是什么?

      在《禮》中,观众也会意外地看到旅游业与现代化对小黄村产生的不可逆转的影响。

      和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小黄村的大部分青壮年平时都在外打工,但出去的人都会在春节时回家,对他们来说,外面永远没有家里热闹,礼俗让这个地方更显温暖。

      在完整的民族志电影中,有一位“女主角”叫凤云。凤云是小黄村人,在东莞打工。程俏俏跟随她春运回家,一路拍摄她的生活,并做采访纪录。“我问凤云,你想不想家?她说,想。我问她,想家时最想做什么?她说,最想唱歌。”为什么不在这里唱?凤云说,“我唱,别人会以为我是疯子。”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程俏俏。“她的回答让我很心疼。她觉得自己在外地,在城市里不被认可,只有在家里才有唱歌的自信。这也赋予了展览另外一个意义。我希望他们可以被认可,我们的社会应该可以包容各种不同的文化存在。”

      小黄村以侗族大歌出名,歌是他们礼俗很重要的部分,他们用歌来对话,生活和歌重叠,他们通过歌来学习知识,为人处事的方式都在歌里面了解。如今,许多旅游团会趁春节去看他们唱歌,了解当地风俗。为了发展旅游业,也驱使这里的人们刻意保留自己的传统礼俗。程俏俏发现,小黄村的仪式有两套体系,一套对外,一套对内。比如,他们会选择旋律性强、歌词简单的歌专门唱给游客听,当他们自己在鼓楼上唱歌时,旋律会比较单调,但歌词内容丰富,也需要一定的随机应变的能力。“他们有句话,‘饭养身,歌养心’。歌和吃饭同样重要,唱歌,回歌,也是一种礼物的互换。”

      在小黄村,平时只有老人小孩,只有在春节时会异常的热闹。在外的年轻人一整年就盼着在这时候回家。他们用礼俗划出了自己的空间,形成了他们的自我认同,一旦“礼”开始,就证明他们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来了。

      传统和当下是“量子纠缠”

      对于当下的年轻人来说,春节无非回家看看父母,一起吃饭,很多人觉得春节很无聊,但一旦我们生活在礼俗里,就不会那么无聊。“我们都是在礼俗社会中构建社会体系,也许因为城市化导致我们抛弃掉了一些春节民俗,通过这个展览,希望能让大家重新找回那样的感觉。”

      在城市社会里,传统礼俗真的可以找回来吗?程俏俏想到了一个新的科技名词“量子纠缠”:两个量子无论离得多远,当这个量子发生事情,另一个就会感受到。“现代社会和传统礼俗之间就是量子纠缠,不可能完全割裂,人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回忆里或者传统里的东西。每个人的记忆不同,想到的也不同,展览希望能让大家享受春节气氛,了解、体验侗族人仪式化的生活状态,去推动、宣传自己的传统文化。”

      在纪录侗族大歌时,程俏俏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音乐人类学家”,这是音乐下面的分支学科,它以一种人类学的方式看音乐在人类社会中起到的影响。在奔赴各地做田野调查的行走过程中,她也意识到传统文化的宝贵。“传统之所以能存在这么久,肯定有其独特的魅力,每个时代都可以焕发出新的能量,在这个时代如何把传统的力量召唤出来,这是我们都想做的事情。”

      此次展览是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亭台在2018年的首个项目。上海当代艺术馆副馆长孙文倩介绍,展览也与上海当代艺术馆的公益类项目“艺术行动力”结合,推动艺术家走进社区和校园,做文化艺术普及工作。

      展览至3月4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