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赛”看印象派

2018/4/8 21:21:50

作者:曲铭 编辑:马思华

      奥赛艺术博物馆与卢浮宫、蓬皮杜中心一道被称为巴黎三大博物馆。1848年以前的艺术品大多陈列在卢浮宫,1914年以后的艺术品收集在蓬皮杜中心,奥赛主要陈列1848年至1914年间的艺术作品,最负盛名的是印象画派作品。印象画派的大本营是巴黎,奥赛收藏的印象派作品之丰富全世界无出其右。那天,我从巴黎卢浮宫那端出发,过桥到塞纳河左岸,左拐步行大约十来分钟,便看到了奥赛。

      入馆即来到高32米、宽40米、进深138米的大厅,3.5万平方米玻璃天棚成为奥赛建筑体的标识。一楼南侧陈列着浪漫主义、新古典主义、象征主义等画派的作品,包括德拉克洛瓦、安格尔等大师作品;北侧陈列的是现实主义画派的代表作和印象派初期的作品,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正在其中。

      这幅画1863年在巴黎落选者沙龙展出后,以其离经叛道的内容引起了轩然大波,遭到舆论猛烈攻击。208×264.5厘米的巨幅画布上,一全裸女子坐在林中溪边的草地分外抢眼,两个穿衣绅士坐在她身边;左下角有一堆衣服似乎是裸女的,还有一只翻倒的篮子;后景湖边,画了一个穿衬衣、俯身在水里的女人。画中人物构成交错的三角形,男子和女人的肢体交缠。画法上摆脱了传统绘画中精细笔触和大量棕褐色调,代之以鲜艳明亮、对比强烈、近乎平涂的色块。这一切使得官方学院派难以忍受,以左拉为首的作家和青年画家则为马奈喝彩。要知道先前油画中的裸女都是女神,而此画裸女分明指向现实女性。之后,一批年轻画家受马奈画风影响,探寻新的艺术风格和手法,被当时评论界讥讽为印象派。

      马奈没有参加过印象派联合画展,被人们视作印象派的精神领袖,多半是因其作品惊世骇俗的颠覆性。默朗是马奈从街上领回的一个妓女,在马奈这幅画作中,默朗裸身坐在两个男人之间,目光坚毅,以淡定夹杂着些许傲慢的姿态注视着观众。站在这幅名作前,感受到的不仅是画面展现的情节张力,还由衷接收到当年那些年轻艺术家挑战传统的无畏精神。

      博物馆三楼顶层展示的是印象派以及后印象派画家的作品,其中,梵高的作品为很多观众所重视。在梵高的几幅自画像面前,我伫立许久。

      梵高和丢勒、伦伯朗一样,在画史上以自画像著称。印象派年代摄影技术已经现世,但目前只发现梵高三张相片,都是21岁之前的。在1885到1889四年间他画了四十多张自画像。如果那时有手机他会不会热衷自拍?但梵高不会使用美颜功能,还没有哪位艺术家像他那样将自己真实面目暴露无遗。透过这些自画像,人们察觉到了一个痛苦、恐惧、自我搏斗、精神折磨的面貌。

      面前的这幅戴草帽的自画像完成于1887年,第八届(也是最后一届)印象派画家联合画展已过去一年,梵高受到印象画派的影响,作品色彩开始变得光明。当时社会风尚流行外出度假享受阳光,印象派画家致力于捕捉丰富的日光变化,画布上以高光亮调为主,一反原本画室里的暧昧光线,与古典油画上的厚重暗调截然不同。到了梵高笔下,不仅是明亮,几乎是灿烂。

      这幅作品与之前自画像的中产阶级服饰不同,梵高以农民的形象示人,表明他对农村生活的向往。蓝色衬底绿色上衣,头上金色草帽尤其光彩。而眼神带有焦虑、思索、不安,透露出剧烈的思想斗争。梵高的作品风格主观意识突出、强烈。这幅自画像笔触奔放,线条遒劲,每一笔都迸射出感情,让观众感觉到倾注在画布上的力量。观摩原作的震撼快感由此产生。

      奥赛博物馆面积规模远不如卢浮宫,给参观者带来了节省体力的好处,寻找心仪对象相对容易。印象派诸画家中,雷诺阿的作品容易为大众接受,他描绘了一系列优美娴雅的少女和妇女形象,题材贴近现实,生活气息浓郁。他曾表示,要是画画不使我感到乐趣,请你相信我是绝不会去画的。

      印象派不仅仅是技法方面的突破,更是内容上的革新,其描绘场景从王公贵族转移到反映资产阶级日常活动上来。如这幅《钢琴前的年轻女孩》,一女孩坐于钢琴前,另一女孩立她身后,两人视线都专注于琴谱,像是在看这句如何正确地弹奏,情形自然,无“摆拍”嫌疑;构图安稳,布局丰满,包括画中画;金黄色调为主,其中女孩白皙纤细手指与钢琴厚重暗褐色形成对比。印象画派共同特点之一是笔触鲜明,多采用逗号状的小笔触,画面上好像盖着一层小圆点颤动的组织,并不明确刻画形体,而是记录所观察到的明暗层次,再现那天甚至那一刻光线气氛。但雷诺阿后期作品多呈现古典油画中常见的细腻肌理。

      这个原址为火车站的博物馆里,还有德加笔下光影绰绰的舞女、莫奈静谧的睡莲、高更壮硕的土著人……端详着油画的纹路,体会时光流逝,令人感叹艺术可以如此美妙,人类如此伟大。末了,我买了几张馆藏作品的明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