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阿姨

2018/4/8 21:22:35

作者:杨锡高 编辑:马思华

      跟“上海爷叔”一样,不是所有的阿姨都可以叫作“上海阿姨”,叫“上海阿姨”也是要有条件的,起码要做到“三会”:会调解,会持家,会打扮。

      老底子,上海住房紧张,一幢楼里要塞进“七十二家房客”,往往一个亭子间里三代同堂,“赛过”现在的群租。底楼小小的灶披间四五家合用,每天烧饭辰光真是“轧扁头”。天天“螺蛳壳里做道场”,难免磕磕碰碰,引发吵相骂。这种情况下,有没有热心肠的阿姨出场调解矛盾,效果大不一样。记得有一天,三层阁爷叔哇啦哇啦骂后厢房嫂嫂是“周刮皮”:“夜里去灶披间,自家电灯勿开,经常偷开阿拉电灯。”后厢房嫂嫂当然勿买账,奋起反击,揭三层阁爷叔的老底“留级坯”。亭子间阿姨及时赶到:“吵啥吵,一眼眼鸡毛蒜皮事体,难为情伐?电灯费能有几钿,省勿好了!男人器量大一点,女人也要大方点!”劝开后,亭子间阿姨拉亮自家电灯,从此灶披间总是亮堂堂的,直到整幢楼的人都熟睡后,亭子间阿姨再下楼去关了灶披间电灯。这就是“上海阿姨”的腔调。如果没本事把邻里关系“烫”得“煞煞平”,哪有资格当“上海阿姨”!

      虽说现在住房条件大大改善了,很多人“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但小区里总还有七七八八的事体需要热心的阿姨出面调解。比如小区“贴隔壁”是一家简陋的家具厂,每天油漆味道、电锯噪声以及纷纷扬扬的木屑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严重影响居民生活。居民三天两头找有关方面反映,但家具厂老板就是“撒无赖”。那天,双方又大吵起来,厂里几个农民工甚至拿出木工用的刀斧、棍棒,准备“上腔”。危急关头,502阿姨挺身而出,大吼一声:“作啥,想打相打是伐,有种朝我来!有啥闲话好好讲,碰勿碰就动手算啥个腔调!”阿姨的气势一下子征服了众人。事后,阿姨又积极奔走,推动有关部门加快落实了油漆厂的动迁。小区里从此太平,油漆厂上上下下也都很高兴,新厂房条件“乓乓响”,连农民工也翘起大拇指:这个上海阿姨是模子!

      当然,要想成为上海阿姨,不仅要善于调解各种矛盾,关键时刻冲得出,而且还要懂得持家之道。家庭模式各式各样,有“互不干扰型”,也有“混合经济型”。前者双方的工资奖金各管各,碰到添置大件时按比例出资;后者工资奖金放在一起,有一个当家人全权负责持家理财,即家庭“董事长”。而这个“董事长”往往以太太居多。男人嘛,以事业为主,只管埋头赚钞票,理财的事就放心地交给心思更细腻的太太了。

      老邻居老孙,不是什么大款,就是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每个月留下五百元作为“零用钿”,其余的工资奖金悉数交给太太打理。太太小芹真是理财好手,2005年上证指数900点冲进股市,2007年6000点时毅然撤退,等她退出没几天股市便一泻千里。小芹大赚一把,30万资金转眼变成了200多万。夫妻俩数着账户里多出来的一大串数字,常常“困梦头里笑醒”。但小芹脑子“煞勒似清”,第二天跑到松江泗泾,买了一套两室两厅,一次性付清。小芹的打算是,等儿子结婚,市区房子装修一新作新房,夫妻俩去泗泾安度晚年。朋友聚会时,我们总是把这个故事当桥段,点赞小芹持家有道,而老孙也不忘给自己摆功劳:“太太冲锋我探路,太太撤退我掩护”,大家一听哈哈大笑。

      小芹的持家功夫当然不只理财。老孙说,每天一早醒来,床头边总是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那是头天晚上临睡前小芹帮老公准备好的上班衣裳。虽然西裤、衬衫并不是什么名牌,但小芹熨烫得“册刮里新”一样。小芹的厨艺也挺括,色香味恰到好处,时不时学烧几只新派菜,每天老孙下班、儿子放学,两荤两素四菜一汤摆上台面,弹眼落睛。关键是,这些小菜一个礼拜不重样。小芹说:拿勿出几只像样的看家菜,哪能好称“上海阿姨”呢?

      当然,小芹自己也很会打扮。屋里厢可以稍微随便一点,跑出去一定要略施粉黛,穿戴得体。在消费上,小芹从不大手大脚,但面子总要有的,“出客”的衣裳终归有几套,好看的包包勿好少。在公园里、地铁站……陌生人看到小芹的言行举止,也会情不自禁赞叹道:哟,这就是“上海阿姨”!

附件:C2018-04-09文华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