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湾大海边,水清树绿鱼虾跃

2018/4/12 20:30:18

作者:王坚忍 编辑:马思华

      一

      大海边,浅黄色的泥滩上,海风阵阵。一排简陋的一层楼办公房呈现在眼前,这是上海水产养殖公司奉贤养殖场职工工作、学习、生活的地方。站在办公房外向前眺望,一行行挺拔的水杉直插云天,魁梧的香樟树翠叶葱茏。绿草茵茵的旷地上,矗立着三爿洁白叶子的风车,有风的日子,哗啦啦转动的风车不断地为电网供电。办公室离海只有500米,被成排的树木挡住了视线,但涨潮时分,能听到涛声如雷。

      今春三月,菊黄东方豚、暗纹东方豚等鱼种,在养殖场职工尽心尽力地照料下,越过凛冽的寒冬,已经长成2两左右的大规格鱼种了。16亩特种鱼的过冬暖棚,是以两个毗邻的4亩池塘为一组,中间用一条长长的田埂隔开,两个池塘边竖立着一根根高过人头的光滑木桩,木桩上罩着以细钢丝为筋骨的洁白的塑料薄膜,仿佛一个硕大的蔬菜大棚。尽管棚外海滩上,春寒料峭,风冷雨骤,但棚内温度有18℃,且温暖潮湿,还有点闷热,没办法,这是鱼种对水温的需要。上海水产养殖公司总经理陈建明和他的得力助手、奉贤养殖分场场长王明龙,正在巡塘查看特种鱼鱼种的生长情况。池塘的水色绿中泛黄,这也是稍加沉淀处理后的效果。池塘用水都来自从杭州湾水域,比较浑浊,不处理不利于鱼虾的生长。王明龙向池塘撒下了旋网,只见他熟练地把网向上一拽,几条花纹斑斓的东方豚在网中“泼刺泼刺”跳着,重2两左右。他们把鱼放在掌心细看,发育良好,又把它们放入水中。池塘中,增氧机的叶片半在水中半在水面,流畅地旋转,几条入水的鱼在水中一甩尾巴,瞬间没入水底不见踪影,池塘上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养殖场位于奉贤区五四农场外,南面是杭州湾,北边是上海海湾国家森林公园。养殖场占地1615亩———这是什么概念?就是上海中心城区的共青森林公园的6倍多———其中880亩养鱼塘,占了总面积的一半以上。杭州湾近岸的海水基本是黄色的,无他,只是因为含泥沙多。但再往西几十公里的碧海金沙水上公园的海水是碧绿的,那是下大功夫沉淀泥沙后的结果。养殖场的养殖池塘大小规格不一,小的4亩,大的9亩,水深一般在1.8米,如果加满了,就达2.2米。880亩池塘除了淡水养殖南美白对虾、暗纹东方豚等,其余的用来养殖海水品种,如特种鱼菊黄东方豚、斑节对虾等,这就是为何养殖场要建在海边。

      水产养殖是很繁忙的事,每天要对养殖的池塘进行进水和排水,为此,每天要开启、关闭闸门数次。这天一清早,像做面粉团一样,陈建明和王明龙带着几名养殖工,用粉状的配合饲料,再加水,先用机器搅拌,再用双手捏拌成类面粉团,做成饵料,一天喂食三四次。每年春节,王明龙都不回家,睡在一间16平方米、半圆形的绿色橡胶屋顶的值班房。每天半夜让闹钟叫醒自己后,他打着手电筒去巡塘。4月份,天暖了,特种鱼东方豚将从4亩的小池塘转入9亩的大池塘进行饲养。从4月开始到11月份,这8个月,养殖的旺季,他更不得闲了,凌晨3点和4点,他都要巡塘,够苦够累的。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绝不是可有可无的。1991年,他刚升任奉贤分场副场长不久,凌晨时巡塘发现,有一方池塘的增氧机风扇停摆了,虾儿因缺氧在水面浮头,黑压压的一片,躁动不安。他当即叫来值夜电工,撑着小船划到水中央,拆下电动机检修。半小时后,增氧机又汩汩转动,虾儿也欢快地掉头入水,他悬着的心放下了;又有一次,凌晨3点巡塘,因多天暴雨倾盆,鱼虾混养的一方池塘,塌塘了,鱼虾正蠢蠢欲动,准备趁机逃跑。他紧急召集值夜的职工们,顶风冒雨,人浸在冰凉刺骨的水里,全力抢险,挽回了损失。

      他家离养殖场10多里路,每年生产旺季,他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每天要换洗两次衣服。有时下午稍得空暇,他就踏自行车回去看妻儿,算是尽一下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他真的是以场为家了。值班房是泥土地,夏天只有一架电风扇吹凉,一盘蚊香驱蚊,王明龙从不计较。只要虾肥鱼壮,他便满足了。

      二

      王明龙是陈建明最得力的助手,由他在奉贤养殖场撑着,陈建明可以把另一半心思放在整个公司的经营管理上了。但遇到技术难点,就非陈建明这个养殖专家出面了。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俩都在奉贤养殖场工作。1984年,陈建明从全国重点高校中国海洋大学毕业,分到奉贤养殖场,此时比陈建明早进场4年的高中生王明龙已经是老师傅了。他们一起搞对虾养殖。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整个奉贤起码有7万亩水塘养对虾。那些年对虾养殖的形势喜人。1989年、1990年,陈建明作为养殖专家,奉命派驻非洲利比亚做技术输出,1991年回国,继续养对虾,颇有成效。1992年,风云突变,曾经使奉贤国有养殖场和个体虾民富得淌油的对虾养殖,犹如一阵黑旋风铺天盖地的漫卷,所有虾塘的对虾全部感染病毒死亡,无一幸免。人们都欲哭无泪,捶胸顿足,损失惨重。为什么呢?原来对虾养殖,初始都是用野生的对虾配对,然后将抱卵的野生亲虾放入育苗大棚,小心护养在育苗的水泥池子里。亲虾产下卵后,幼体得脱多次壳,直至长成幼苗后,再移入池塘。养对虾的工序复杂,也不知道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请来众多专家会诊,结论是第一代对虾由野生对虾产卵,再往后,都由人工养殖对虾繁衍后代,没有野生对虾的生命力强悍,免疫力一代不如一代,抵御不了如传染病一样蔓延的病毒,无可奈何啊。

      活人岂能在一棵树上吊死。1992年,已担任正、副场长的陈建明、王明龙,在上级支持下,开始试验养殖罗氏沼虾。罗氏沼虾产于热带雨林气候的马来西亚,又名马来西亚大虾,上海人俗称“大头虾”,它头大臂长,有红的膏、黄的籽,能吃出蟹的味道来。罗氏沼虾成虾养殖试验成功后,陈建明和王明龙等人一道搭起了育苗棚,开始了人工繁殖罗氏沼虾苗种的试验。

      罗氏沼虾亲虾(抱卵虾)越冬,他们像照料孕妇一样,处处小心翼翼。用螺蛳肉、鱼肉、蛏子肉好吃好喝侍候着。陈建明、王明龙等几个人一大早“突突突”骑着摩托车,到农贸市场买回螺蛳、鸡蛋等。螺蛳煮熟后,他们用针一粒一粒的挑出肉来,端的是大姑娘绣花的功夫啊!

      抱卵的亲虾食量大,不几天,养虾场门前就堆起了一座青青的螺蛳壳的小山。亲虾产卵后,进入孵化期。陈建明、王明龙卷起铺盖住进育苗棚。夜里,每隔一小时起床,测水温、盐度。等到虾卵脱了10多次壳,长成了幼虾,他们胡子拉碴,眼圈发黑,衣衫凌乱,人也瘦了一圈。

      芦苇返青的早春,幼虾被放进海滩边一汪一汪的碧绿池塘。看那生着两条长须的小虾,划着透明的身体在池水里游来游去,他们喜上眉梢。要知道,在整个上海,他们是试验的头一家,也就是第一个吃蟹的人。试验过程是艰苦而漫长的。他们循序渐进,慢慢扩大罗氏沼虾虾苗的养殖面积。

      1995年春,他们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早上他们走进育苗棚,看到一些米粒大小的幼体,或漂浮在水面,或扎进水底,死了。陈建明和王明龙都心痛得不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可恶的病毒,又一次寻上门来,想起前些年对虾因病毒全军覆没,他们不寒而栗,心都碎了。

      好在陈建明是养殖专业科班出身,他将死虾的切片放在显微镜下,早也看晚也瞧,茶不思、饭不想、夜不寐,仿佛着了魔怔似的。瞅了一个星期,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他在放大镜下终于找到了只有针线粗细、一种肉眼根本看不到的寄生虫。他欣喜如狂。推开门对正在巡塘的王明龙大声说:“找到了,找到了!”

      查阅外文资料,他们方知道这种寄生虫叫聚缩虫,一种寄生在幼体身上的害虫,专门在幼体脱壳时咬噬侵害幼体。陈建明试着配制不同浓度的药物溶液,以找到杀死寄生虫的最佳浓度,因为浓度太小,杀不死聚缩虫;太大,会危及幼体。通过多次试验,终于得到了合适的浓度,病害被控制住了。幼体长成了幼虾,从育苗棚被打捞起来,移入波光粼粼,倒映着婆娑树影的池塘。

      1995年4月,陈建明他们的科技成果开花结果了。奉贤养殖场车水马龙,门庭如市,一簇簇罗氏沼虾的虾苗不断地被网罩打捞出来,装进充氧的塑料水袋中打包(每个充气包能装虾苗1万尾),再一包包装箱,或卖给慕名前来的本市郊区的养殖户,或空运到天南海北。有时一天要打300个充气包,也就是300万尾虾苗。

      当年,因为罗氏沼虾育苗大获成功,奉贤养殖场创利300多万元。

      三

      1997年,转眼进入盛夏,罗氏沼虾长势喜人。夜晚巡塘,但见虾儿成群“泼刺刺”游动,晶莹的身子映着皎洁的月光,犹如一串串银链子在抖动。

      孰料这个节骨眼上,气象预报,11号台风即将来临。滂沱暴雨,在刚劲猛烈的海风的强烈冲击下,奉贤养殖场的2600米的用芦苇加泥土垒成的大坝,三分之二已然崩塌。上午,陈建明心急如焚,紧急动员。两组人,一组去背沙包,一组人在堤坝外,脚浸在腥咸的海水里,用镰刀割高过人头,青翠欲滴的夏日芦苇,在一片片唰唰声中,一株株芦苇倒下,一层层的铺在地上,足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小,堆起来厚达5厘米,他们握镰刀的手都起了血泡。一捆捆扎好,然后堵在堤坝的缺口上,再铲上泥土,苫上沙包,夯得结结实实。陈建明作为一场之长,他手不停口不停,边干边指挥,嗓子也嘶哑了。大家整整干了五六个小时。其中一个高个子,穿红T恤衫的中年人特别引人注目,他眼疾手快,动作灵活,缺口在他的手下一个个填平了,这就是副场长王明龙。而后,大家又披上雨衣严阵以待。

      当晚,狂风挟暴雨巨浪骤然而至,猛击着用芦苇加固的海堤,撞碎的排浪散成一片白茫茫的冲天水雾。他们守护在堤外,又冷又硬的海风几次将他们掀翻在地,他们跌倒了再爬起来,海水模糊了眼睛,鼻孔也呛满了咸辣的海水。他们抹一把脸,目光坚定,一支支游动的手电筒微弱的光,透过风雨闪烁着。巡夜的脚步,依然踏在2.6公里的堤坝上,谁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守了整整一夜,谁也没有合眼。黎明时分,一轮晕黄的太阳跃出海面,折腾够了的台风也疲惫了,渐渐减弱。紧急情况之前,他们奋力筑起的芦苇堤坝还是争气的,“我自岿然不动”,顶住了九级风浪。

      养虾池塘躲过一劫。而邻近的另一个养殖场,因没有及时加固和抬高海堤,汹涌的海水冲垮海堤后长驱直入,淹没了养殖池塘,辛辛苦苦养了半年多的鱼虾被席卷一空,场主痛悔莫及。

      雨过天晴。当年9月,陈建明他们划着小船,带着捞虾网具,在清凌凌的池塘中捕虾。塘边,早排满了买虾的客户。陈建明对王明龙说,现在捕虾的辰光,很开心,但想起刚过去的那场台风,还真有点后怕呢。

      “一山放过一山拦”,1999年,陈建明和王明龙又把目光转向新品种———南美白对虾的育苗和养殖。南美白对虾外形很像中国对虾,体色为浅青灰色,步足呈白色,故称白对虾,成虾体长20多厘米,属于个大肉腴的虾类,养殖比较合算。这是一种需要较高盐度的海水虾,但有两个难题放在陈建明他们面前,一是杭州湾无高盐度海水;二是海水容易造成病原体传染,滋生养殖职工谈虎色变的病毒。于是,他们借鉴国内外养殖场的经验,采用海虾淡养,这样有两个好处,生长快,疾病少。他们先用海水,再通过人工慢慢加淡水,逐步过渡,使南美白对虾渐渐适应生长环境。

      南美白对虾幼虾在小池塘长结实了,陈建明、王明龙又把它们转入“天光云影共徘徊”的池塘,入池塘前,他们仔细检查了增氧设备,在塘里加进了经沉淀的干净水,因为南美白对虾对溶氧、水质要求较高。当成千上万的幼虾转入水波潋滟、氧气新鲜的池塘里,如小鸟在空中飞翔游弋,陈建明他们边向水中投放配合颗粒饵料,边咧开口笑了。

      这一年,奉贤养殖场南美白对虾初试锋芒,首战告捷,亩产利润2万元。2000年,陈建明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东方卫视专门到奉贤养殖场,拍摄了陈建明等人科技养虾的短纪录片后播放;而后,他获得了高级工程师职称;2001年,他被评为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1999年,陈建明被提拔为上海海灵水产养殖公司总经理,2011年被提拔为上海水产养殖公司总经理,管辖奉贤、闵行、青浦3个养殖基地,2015年迁到杨浦区复兴岛办公。但他不忘初心,每周不到奉贤养殖场走二趟,心里就会空落落的。他的好助手,作为负责生产的副场长王明龙仍留在奉贤养殖场。

      从2012年开始,每年4月,2两左右的暗纹东方豚、菊黄东方豚的幼鱼就可以出售了;当年11月,6两左右的暗纹东方豚、菊黄东方豚的成鱼热销。每天天蒙蒙亮,王明龙等人就开始做准备了。上午9点钟,客户开着有充氧设备的装活鱼的货车进场了,陈建明也在现场指导。只见王明龙等几个职工将50多米的绿色尼龙渔网,撒入清水涟涟的大池塘,然后几个人“杭育杭育”拉网,数十尾鱼活蹦乱跳地出水了。2017年,他们共售鱼4万斤,每亩1万元利润。养鱼育虾是辛苦而寂寞的,但收获的季节是甘之如饴的。

      2016年,王明龙因工作突出,被授予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2018年1月,王明龙升任奉贤养殖场场长。

      现在,又一个春天来到了杭州湾。奉贤养殖场高10米、坚固的钢筋水泥筑成的长堤坝上,一片片翠生生的芦苇,齐刷刷拔节生长,迎风送来一阵阵芦苇的清香,一群鹭鸟在芦苇丛中上下盘旋。在陈建明、王明龙的规划下,奉贤养殖场无边光景一时新,水清树绿鱼虾跃。

附件:C2018-04-13时尚周刊二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