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有险记

2018/5/14 10:32:00

作者:肖振华 编辑:劳动报

      旅途有险,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当然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鲁莽人,也不是要征服激流暗滩的探险者;李白的蜀道“其险也如此”,杜甫的“瞿塘险过百牢关”,险放在那里,要去得有胆量,有计划,有预案。而我只是游山玩水,逍遥而已;旅途有险之时,山葱茏水碧绿,全然不显征兆,没有任何提示,几番得幸而返,似可在此一记。

      1991年8月,应一家单位邀约,我携10岁的儿子去千岛湖游玩。我们住淳安一家简陋的休养所,休养所门前就是一片千岛湖水。遥想当年郭沫若这样写千岛湖:“西子三千个,群山已失高;峰峦成岛屿,平地卷波涛”。但眼前湖的这一隅,波澜不兴,静谧安详,阳光将岸旁的树叶投射在湖面,那一潭水的斑驳之处绿得更浓了。天气炎热,很容易让人产生对湖水的接触感拥抱感。

      下午我们便下湖了。湖边是江南小镇典型的石头垒砌平台,一旁的石阶一级低一级延伸水中。水淹至胸部,我还没走到石阶底层,于是下到湖里,屏息下探,还是不能触及湖底。后来看资料才知道,千岛湖平均水深达30多米,当时却没看到防护措施和警示标语。我马上游回石阶,儿子已经走下来了,那时他还不会游泳,也没有带救生圈。我刚在石阶上站稳,儿子却扑了过来,我一手使劲往岸的方向推着他,一手伸向同行的朋友,朋友正和谁在说话,也没发现状况;就在我们就要跌向深水的瞬间,我一把抓住了朋友的臂膀,借力平衡住身体,赶紧拖住儿子上岸。

      事后了解到,在此溺水的事时有发生。当时如果没有拉住朋友,我们也会跌落湖中,我泳技不高,更不会救人,旁边也没有施救者,后果难以设想。这一情形后来几回出现梦中,背脊上渗出一层冷汗。此后的旅程中,自我防护的意识呈几何倍骤升,跟团游,安全条例倒背如流;自由行,警示功课烂熟于心。

      饶是如此,总是还有一些意外不期而遇。2012年11月,单位同事一起组团去土耳其。抵达土耳其中部卡帕多奇亚,如同置身天外星球,地表波浪皱褶,更有无数嶙峋奇石,登上气球翱翔遨游,便是此行的大餐,谁都垂涎三尺,跃跃欲试。

      那天一早,我们到达飞行场所,一顶直径近二十米的彩条气囊卧倒在地,工作人员点燃机载燃烧器,瞬间窜出数米长的火焰,随着丙烷气体的渐渐充盈,热气球抬身指向天空。十余人逐一登上藤条吊篮,一声巨响,火焰大开,气球腾空而起。曙光初照,红日欲升,远远近近的热气球次第而上;脚下是安纳托利亚高原奇幻境地,鬼斧神工,缤纷壮阔……一米五见方的吊篮里盛满尖叫欢呼。

      遗憾的是,一层白雾在下面弥漫开来,很快地遮住了脚下的风景。天上的云也在增多,渐渐地发现周围的热气球少了,后来竟然只有我们独自在缓缓行进。一直在嬉笑逗趣的飞行员,开始神情专注地不断调节燃烧器,又拿起对讲机和地面通话。气球在云雾中穿行,一吊篮的人安静下来。原本半小时的游览,已经超时一小时了,我们还悬在半空中。突然一阵气流袭来,气球急剧下降,脚下似乎要碰到了山顶岩石,在大家的惊呼中,飞行员开闸拉起了气球,摇摇晃晃地继续飞行。附近没看到一块空地,大家的心是空落落的。飞行员和地面的对话也愈发焦急,一些同行者的脸色难看了……

      终于一片空地掠过脚下,我们看到了希望,飞行员让大家半蹲着,准备降落。一般正常着陆,气球都是稳稳地降落在拖车上。而这次硬着陆,需要我们在落地瞬间从吊篮里跑出,并用力拽着气球绳索,以防球体再被风吹起来。非常幸运的是,那天着陆的是带泥浆的松软草地,给了我们缓冲保护;风也不大,没有发生拖行损伤……后来我们才知道,类似热气球事故在卡巴多奇亚多发,就在我们返沪不久,传来一起伤亡消息。

      孟东野诗云,“山中人自正,路险心亦平”。旅途上,有险有夷,在阳光灿烂繁花似锦的日子里,那些偶尔显露峥嵘的险境,给了我们见识,给了我们警示,这大概是人生行程上,注定不可或缺的一段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