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之洁

2018/5/14 10:35:53

作者:曹国君;王妙瑞 编辑:劳动报

      时隔几年去同一个地方旅游,其变化之快之大令人惊讶。地处浙北的安吉就是如此。

      今年4月,我们一行人自驾游去安吉,在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呼吸新鲜空气,真是心旷神怡。过去的土路一条也没有了,黑色路面全覆盖,车子行驶中不见尘灰,路边两条白色标志线非常清晰;路两旁的绿树错落有致,养护得相当好,有的路段标有绿道标志,有的路段进行了美化,设置了自行车雕塑模型等。这可是山村公路,不是城里的马路哦。曾有人说,现在的安吉可以称为“安洁”。我有点不信,一路上想找点茬子,两天中,奔驰车的里程表记录在安吉行驶了150多公里,令我“失望”的是公路上干净得不见一张废纸、一个塑料袋、一个烟蒂。经过某段公路,看见前方路面有一张废纸,只见一个穿着环卫服的人立马捡了废纸回到路边继续巡视。据说在安吉境内只要有路,就有保洁公司分段包干负责。而志愿者也是保护环境的生力军。刚好有几十个身穿党员志愿者红马甲的人在公路边清理环境被我们看见。

      车子拐进一条小路来到了鄣吴镇。这里是中国著名国画大师吴昌硕的故乡。不光是大师的故居里外干干净净,整个小镇也是同样的干净,从民居到商店没有例外。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会不会是因为名人故乡,打扫和维护得特别干净?司机小林有意偏离导航指示朝一条小路驶去,发现有一个普通小镇也干净的和吴昌硕故乡一个样。车至十里景溪下车休闲,这是一个旅游观光点,从公路拐入小路走进去,满目是景,地上除了落叶没有别的。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行驶,海拔越来越高,满山遍野的竹林像一片绿海,风吹竹尖来回摇动如波涛起伏,车里的我像坐在影院看一部自然景观大片,感受生态之美。布满山间的民宿既宜居又精致,沿着山路蜿蜒向上,阳光下闪闪发亮,而夜里灯火通明,变成了大山颈上的珍珠项链。我们住宿在半山腰的报福镇石岭风景区。食栖民宿老板姓高,40多岁。三层高的房子是他去年花了200多万新造的,可住28人,每间标房干净得让人无可挑剔。一条清澈的溪水从民宿旁流过,坐在三面临窗的餐厅里能闻潺潺溪水声。过去当地人把溪水当自来水,习惯在溪中洗衣洗菜等。接通了自来水后,仍有不少村民经常开着新买的车子到稍远的溪边洗衣。由于这对水体的环保不利,如今这种现象已绝迹了。高老板还种了50多盆品种各异的花草树木,摆放在民宿前的空地上,像园艺展览,为绿色环境增添了美感。我问他过去的土坯民居可有?他笑着说早就改造了,永远看不到啦。另一个钟爱兰花的徐老板,从山上采回来2000多株兰花,养在民宿里。好在他承包的山地有40多亩,建造的别墅式小竹房有四五幢,还有一个四周有窗、光线通透的书画房。地方足够大,兰花也就不嫌多了。徐老板对我说,他打算把自己的民宿办出文化特色,吸引与众不同的旅客群体。

      早上5点不到,闻窗外鸡鸣狗叫而早起。外出散步,见一辆环卫车从山上开下来,满载着塑料垃圾袋。掏出手机一看才6点多钟。这个环卫作业时间大致与城市同步了。原来安吉几年前就用城市管理模式来提升乡村公路和环境卫生的管理标准了。高老板对我说,因为发展了民宿,所以村民们的观念变化很大,洗衣机有专门的排水管道,抽水马桶有污水管道。我走进厨房,一看非常清洁卫生,大型脱排油烟机和大冰箱等一应俱全,配菜台面铝皮包裹,我用手指抹了瓷砖墙面,没有一点油污。接着又去了另外5家几年前造的民宿厨房参观,家家都是经得起检查的卫生户。高老板说,成为卫生小镇只是起步,打造文明小镇算是合格,建设美丽小镇才是我们村民奋斗的愿景目标呢。我不由想起车子穿越一个隧道口时,上方一条醒目的标语一闪而过,大意是争当“两山”理论践行模范生。“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两山”理论出典在安吉,是习近平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在安吉调研时说的。同行的程介平老师是安吉女婿,他说别忘了我们上海的黄浦江源头在安吉。有这样浓厚的绿意在源头,大家深感欣慰和幸福。

      临走前,作家郑自华领着我们一群文友到附近一家李姓民宿看望。他说去年来安吉,自己就住在这里。时逢端午节,老板娘端出一大盆香气扑鼻的粽子请客,并再三说明不收钱的。就餐时又端出柴灶烧的菜饭,黄澄澄的菜饭锅巴特别好吃,老板娘说这菜饭也是免费送的。由于当地人的质朴本色,郑自华写了一篇《山里人》的文章刊登在新民晚报副刊上,并寄给了老板娘。他看了民宿大堂,问报纸怎么没有塑封贴出来?老板娘说这点事有啥值得宣扬,做得好的人多着呢。知名家装设计师小林马上插话,这次住高老板的民宿感受真好,他听说我想体验挖笋的乐趣,昨天领着我们几个女同胞上山去挖“黄泥拱”。这是一种吃口非常鲜美的毛笋,大如炮弹,从地下挖出来很费劲,我们根本挖不动。高老板一个人挖得满头大汗,最后把毛笋都送给了我们,一个就有好几斤重呢。我暗想办民宿的山里人受自然环境的熏陶,做人很淳朴啊。

      不论从哪方面说,称安吉为“安洁”,真的恰如其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