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翻译家中文一定要好”

2018/6/11 10:24:25

作者:瞿依贤 编辑:黄公羽(实习)

      从数百种游记中精选五本,从翻译初稿到成书经过长达二十年的准备和酝酿,地理跨度从东北到香港,视野之大涵盖政、商、军、学、文艺各界,观察之细深入三教九流、衣食住行,近期由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的“东瀛文人·印象中国”丛书可谓东瀛文人眼中百年前中国社会生活的立体画卷。

      近日,由浙江文艺出版社联合建投书局举办的“东瀛文人·印象中国”新书分享会在建投书局浦江店举行,活动邀请到该套丛书的两位译者———著名翻译家、教授施小炜和徐静波,以及著名翻译家谭晶华。3位翻译家围绕“东瀛文人·印象中国———寻找中国历史的现场和细节”展开对谈,分享了他们关于一百年前的中日交流史的思考,介绍了近20年来中日文化交流和文艺作品翻译的情况,并带领读者跟随五位20世纪重量级日本文人的笔触,寻找中国20世纪初叶的历史现场和历史细节。

      迟到二十年的大师译丛

      二十年前,时在日本的施小炜策划了一套“日人访华游记丛书”,计划将当时尚未引起国内重视的重要作家、学者、社会活动家的访华杂记、日记、书信等通过翻译引进国内,这些作品有些在当年已于日本成书出版,如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佐藤春夫的《南方纪行》;有些是从作者的日文版全集中精选并译出,如谷崎润一郎的《秦淮之夜》、村松梢风的《中国色彩》;还有些是在日本已出版的单行本的基础上,增补零散材料而成的,如内藤湖南的《禹域鸿爪》。这些译稿大部分完成于1998年,最早是手写在稿纸上,所以等定稿出版时,有些已整篇遗失,有些则残缺不全。如《秦淮之夜》一书中的《中国的菜肴》和《中国趣味》两篇,《南方纪行》中第7—8页的部分内容,这次出版均系译者补译而成。

      谈到策划本套丛书的因由,施小炜说,他在学习研究过程当中发现,日本在各个方面对中国的研究非常透彻、非常深入。如果能找到一个切入点,把日本方面对中国的研究均现状向国内介绍,并且不是学者把中国作为研究对象放在实验室里进行研究的那种介绍,而是出于日常生活或某种工作需要,到中国来体验,回去后把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写下来的记录,通过这样的介绍能够让读者有一定的思想上的启迪,非常有意义。于是他和徐静波、李振声说了这个想法,大家志同道合,都愿意做这件事情。最终,这套丛书以现在的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

      翻译必须尊重原作者

      “东瀛文人·印象中国”丛书一经推出后,各界反响热烈,尤其集中在对翻译水平的赞誉上。出版社方面称,丛书的销售状况良好,已经快要加印了。

      谈到翻译的过程,徐静波教授说,好的翻译要看三点:首先,一个译本好不好,要经得起与原文的对照,这样读者才知道译文妙在什么地方,糟在什么地方;其次,对翻译家来说,要做好翻译的前提是外国语一定要好,要能够品味、体会原文的风格和节奏,充分领会后把原文用适当的、妥贴的中文写出来;最后是母语一定要好,对中国翻译家来说就是中文一定要好,知识面要足够广,历史、艺术、经济、政治、思想等方面都要有广泛涉猎,如此,翻译的时候才会驾轻就熟。

      以这套丛书来看,他认为翻译谷崎润一郎和村松梢风有很大的不同:谷崎润一郎是一个美文家,用词造句非常讲究,中文翻译的时候必须要尊重原作者,把原文风格表现出来;村松梢风的语言也不错,比较鲜活、比较活泼,他笔下当时的上海和中国很鲜活,有现场感,读了以后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谭晶华教授说,从文学史的角度看,日本作家那时候在中国的足迹说明他们非常着迷于古代中国,他们关心的热点也很能说明中国发展的近代史,分析研究日本作家活动的足迹对我们今天研究和看待近代的日本,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五部作品各具特色

      芥川龙之介是中国最家喻户晓的日本作家之一。丛书中的《中国游记》记述了芥川龙之介1921年在中国访问期间的见闻、思考,以及这些经历引发的一些文艺性创作。为了再现原著的风格,译者施小炜在移译时,也做了一些努力,试图表现芥川语言与体裁的变化;对拟古体的部分,也尝试用文言译出。

      谷崎润一郎是日本文学爱好者最喜欢的作家之一,丛书中他的《秦淮之夜》生动、鲜活地记录了郭沫若、田汉、欧阳予倩等一批当时上海的作家、艺术家、电影人对这位日本作家的热情、喜爱,再现了那个时代中日文艺界亲切、友好的交往状态。

      不同于一般日本作家对京津地区和江南地区的关注,佐藤春夫的《南方纪行》记录了他1920年在厦门、漳州等闽南地区的交游和观察。书中有较多篇幅描绘当地华侨修建的庭院、学校等,并具体记录下陈炯明在漳州时进行的举措以及百姓的反响。

      内藤湖南1899年开始到中国游历,并与当时的政治家、学者、文化名人有较多往来,他的《禹域鸿爪》为百年后今天的我们了解当时的中国提供了大量历史细节。此外,书中还对当时的名胜古迹、寺庙院宇等进行了详细描绘和记录,使得我们可以在想象中还原百年前中国城市和建筑的原貌。

      村松梢风以《魔都》一书闻名,并因而成为上海“魔都”一名的命名人。他的《中国色彩》探索了1923—1933年间中国各地的奇闻异事、异国风情。他写苏州旧城的颓败,也写广州民的水上生活,写北京的打茶围,也写广东人对吃的讲究。《中国色彩》是这套丛书中最有烟火气的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