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思

2018/11/5 7:58:50

作者:王智琦

      走在大街上,阳光依旧灿烂朗照,晒在身上,却觉得一股温润的热,慢慢沁入心田,尤其是晒在后背上,更感觉像是岁月在抚慰即将进入迟暮的我。秋天,是春夏奏鸣曲中交汇出的最华美乐章,也是匆匆人生步道上可以作一个优雅的停留。蓦然回首,爱恨情仇都付笑谈中,向前探望,终究要一个人独自慢慢走到黑,那就且行且慢些吧。

      中国的古人很有雅趣: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王摩诘“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意境,今天已经不可复得,喧嚣闹市,终日逐利来去,想必与空灵的心境绝缘。但上海的住宅小区甚或街心花园,近年来都种植了成片的桂树。这个季节,无论是匆忙赶路还是闲庭信步,或清雅或浓烈的桂花香味就会扑鼻而来,执拗地要给已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城市,再点缀出一丝高雅和芬芳,聊补桂花飘落时,夜静人难眠的缺憾。“花香袭人知昼暖”,桂花逸出的清香在提醒着人们,又一个秋天已经来临,又一个秋天又终将飘零而去。昼暖夜寒,此后要勤添衣裳防霜冻了。

      幸而在这个季节,还有我心心记挂着的食物开始供应:糖炒栗子和灯笼柿子,这可是上海地区无法自产的。栗肉被包裹在厚实的硬壳里,其貌不扬,但从炒锅里端出来后,自有一股来自田野的清香被激发出来,尤其是使出巧劲,按捏栗子的尖头部位时,栗子瞬间就会笑成两瓣,露出橙黄紧致的栗肉,放进嘴里品尝,香糯甜润,回味悠长,是一款价廉物美据说又补气养生的美食。但吃糖炒栗子最好趁热,冷了栗肉就会呈粉状而变沙样化。就像人生,尽管每个阶段各有其美,但意趣终究大不一样了。

      品尝柿子更是如此,它的登场辉煌而又短促。混同在苹果、柑橘、橙子等水果堆里,一眼就可以看到柿子,因为它汲取了春天的雨露和夏天的艳阳,毫不顾忌地张扬着红彤彤的外貌,又鼓胀着丰满欲滴的肉身,实在是惹人怜爱。买回家放在木制的器物里,就是一道鲜活而热烈的景致。柿子不耐储放,熟透了就会爆裂淌出汁液,吃在嘴里,甜中有秋凉的滋味,可减秋燥,又能去心头无名之火。若还心挂柿子,秋后可买柿饼解馋,失去水分的柿饼如白发翁妪,白霜样貌难看,其实那是糖分,而柿肉却更有嚼劲,这是柿子提供给人们的不同表里,应各有其爱吧。

      人生其实就是由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满足而构成,炮制鸿篇巨著、掀起历史狂澜的伟人,终究是少之又少,更何况“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金庸高龄而逝,华山再无高手论剑,有人慨叹江湖从此寂寥。李咏风流倜傥,星光耀眼,竟然也半百而终,不禁要惊呼人生实在短促。秋天萧瑟,翻开唐诗宋词,悲秋篇章比比皆是。秋天年年而来,只有人到中年后,才会对秋天的来临有一番痛彻的理解。

      我骑车外出,很喜欢骑行康定路上的那一段,两旁梧桐高耸,春夏枝繁叶茂,秋冬落叶飘零,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落叶满地铺成景。上海有几条道路特意不扫秋叶,大概想与“留得残荷听雨声”相媲美,我却总是不以为然。落叶本是无情物,我等无计留秋住,不妨自然随性吧。秋来叶落,树木是为了抵御严寒冬天来临时,树干能够集聚更多的阳光,以待来年再发新枝。人却不如树,秋尽冬来后,再无可能脱胎换骨般重获新生。既然如此,那包围在人们身边的像金钱、地位、荣誉等等,随着人生渐渐老去,那些东西会越来越抓不住,而不断离你远去,就像秋天的落叶。你以为金钱重要,没有健康的身体,金钱换不来一秒钟的停留;你以为地位显赫,离开你地球可能转得更快;你以为荣誉等身,那其实都是过去的虚幻。如果明白了这些道理,人过中年后,面对将来的老年,不如潇洒地挥别过去,留出所有的空间给后来者,气定神闲地安度属于自己的岁月。尽管将来的生活可能会风雨交加,可能会不堪忍受,但至少心灵会始终温暖宁静,因为在这个秋天,你已经为自己点燃了一盏心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