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祥“金剪刀”的匠心世界

2018/11/9 11:05:21

作者:瞿依贤 编辑:陈熊(实习)

      不量尺码,不见真人,仅仅凭照片就可以做出合身的衣服?听起来似乎不现实,但这是上海工匠陈健的专长所在。

      2000年,鸿翔女装制作技艺第三代传承人陈健参与上海APEC会议参会各国领导人的服装定制工作,凭借多年积累的精湛技艺,他仅仅通过照片目测就实现了精准剪裁。除了精准剪裁,他也擅长处理真丝和丝绒面料,还有时下流行的立体剪裁。

      在制衣的一线深耕40多年,陈健的一针一线都凝聚着一个匠人的匠心。

      照片目测实现精准剪裁

      2000年上海APEC会议前,陈健参与了参会领导人的服装定制工作。前期设计方案时没有具体尺码数据,陈健配合设计人员,通过照片目测,做出了精准的样衣。

      做衣服是陈健几十年的工作,他也用手中的针线赢得了顾客的信赖。一个寒冬,门店迎来了一位端庄高雅、气质非凡的女士。她带来了一件国际知名品牌的连衣裙,点名要找陈健。陈健热情接待后得知,这位女士是听朋友介绍慕名来到鸿翔找他进行按来样定制的。由于工作的原因,她隔天就要乘飞机离沪。陈健二话没说,连夜加班按所需的尺寸和款式要求制作样版和试样的手工坯样,第二天一早就赶到该女士的住处为她进行试样。当她看到陈健拿着样衣出现在面前时,直夸没想到传统国有企业能有这样的速度和效率。

      陈健说,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因为现在人们没有提前备衣服的习惯,经常都是过两天有场合要穿才想起要做衣服”,他经手的急单很多。有一次,一位女顾客登门拜访,要求定制一件礼服,由于工作原因,急需隔天取样。陈健答应了她的要求,正常下午五点半下班的他连夜赶工,将样衣准时送达客人手中。精湛的技艺和诚信的态度,赢得了客人的认可与赞许。

      “做衣服不难,难的是怎么把一件衣服做好。”陈健说,尽管用照片目测,以他几十年的经验也能做到八九不离十,比例、结构大致能跟本人符合。但客人如果不要求加急,试身在他的工作中是很重要的一步,而且他的样衣有一个特色———全部用手工扎样。如果用缝纫机扎样,后续的收放就会留下针孔,有碍美观。

      18岁进入公司,拜第二代传承人应信根为师,陈健是鸿翔女装制作技艺第三代嫡传弟子。在长达41年的女装裁剪制作工作中,他虚心好学,刻苦钻研,迎难而上,经常挑战一些难度系数高、制作工艺复杂的衣服,也就是这样,他练就了只需一张照片就能裁剪制作的绝活。近年来,他凭借着专业的技术和过硬的口碑,先后获得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鸿翔女装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上海商业技术能手、上海工匠等荣誉称号。

      “女服之王”享誉沪上

      鸿翔由金鸿翔在1917年创立,原址位于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863号,是沪上第一家由中国人开办的专营女子时装的特色店。

      金鸿翔自幼家境贫寒,13岁就到上海中式成衣铺当学徒。他聪明伶俐,很快学到了一套好手艺,而且特别留意当时上海服装界的流行和时尚。有些闺秀小姐、学生以穿西服为时髦,金鸿翔就跳槽改学西式裁缝,满师后,1914年初赴俄国海参崴在其舅父开设西式服装店做工,翌年返回上海,到悦兴祥西式裁缝店当技工。在接待外宾和女客过程中,积累了不少业务经验的他萌生了创业的念头,于是就另立门户自己开业经营。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上流传着这样的歌谣:“人人都学上海样,学来学去学不像,等到学了三分像,上海又变新花样。”上海滩的摩登时髦,让各派服装高手云集十里洋场,而“小裁缝”金鸿翔,却将鸿翔时装公司打造成了一块金字招牌。

      当时,不少电影界名流都到“鸿翔”去定制服装。1933年3月28日,著名影星胡蝶当选“电影皇后”,在当时上海有名的大沪舞厅举行加冕典礼。胡蝶特地到鸿翔定制一套白纱礼服,典礼出场时艳惊四座,在场嘉宾拍手称好。金鸿翔为了祝贺胡蝶当上“皇后”,特将这套礼服赠送与她。

      1935年11月,胡蝶在上海举行婚礼。金鸿翔请公司名技师为她制作了一套绣有一百只各式各样白色蝴蝶的结婚礼服,得到胡蝶的赞赏。婚礼时,胡蝶穿上这套礼服,轰动了在场宾客,很快,胡蝶的“百蝶裙”在上海出了名。那以后,胡蝶日常所穿的大部分服装都由鸿翔来做。

      提起“鸿翔”这块招牌,老上海一般都知道是做女式服装的。如今,鸿翔已经有了101年历史,是上海滩上历史最长、开店最早的一家时装公司,在漫长的岁月中有着一段传奇史话。

      陈健介绍,现在鸿翔主营各种高档女子时装,也因选料讲究、品种繁多、款式新颖、工艺精湛而闻名于海内外。多年的经营,鸿翔继承和发展了时装的造型设计、工艺处理等传统特色。女式西服、大衣讲究体型吻合、曲线优美、挺柔相济;丝绸礼服、连衣裙的风格则天衣无缝、高雅飘逸、雍容华贵;制作时讲究“推、归、拔”处理得当,衬料运用高温起水定型,缝制以传统手工操作为主,做成的服装要丰满、舒适、自然、灵巧,被誉为“女服之王”。

      记者到访当天陈健正带着徒弟在做一件紫色的乔其纱和真丝绒结合的旗袍,丝绒的料子不好做,因为外层绒毛在操作时易挪动,两块绒布相对也不能用缝纫机踩,而且不能用熨斗贴着烫,只能靠近烘,烘完了之后颜色上容易有明暗的差别,很难保证视觉效果。不过陈健当初学师的师傅就以处理真丝和丝绒料子闻名,陈健处理起来也早已得心应手,记者看到他在为旗袍配同色系真丝里布,手上戴着顶针,针线穿梭,给旗袍扎样。

      金剪刀的匠心和“匠新”

      女装制作技艺传至第三代,鸿翔仍保持几十年来的“量体裁衣、度身定做”的传统特色,将传统的裁剪、缝制工艺与现代化的制衣设备相结合,为消费者提供优质定衣服务。

      陈健师从第二代传承人应信根师傅,在师傅的传授和指点下,他潜心钻研、博采众长,完整地继承了百年鸿翔传承至今的“轻拎贴料,推、归、拔、镶、嵌、滚、切、绣、包”等制作技艺,对软货(丝绸类)、硬货(呢绒类)、立体裁剪等制作技艺均有着很高的造诣,并掌握了特殊体形的裁剪、试样、矫正等技术,他制作的服装裁剪独特、版型精到、工艺完美,有鸿翔“金剪刀”之美誉。

      “我们做衣服最重要的丝缕一定要正,做服装的最高境界就是丝缕。”陈健说,做衣服的很多,但能把衣服做好的人不多。大衣和旗袍的工艺最为讲究,陈健翻出自己的袖子向记者解释,就袖口的缝制来说,市面上绝大部分的衣服里布都是贴着袖口缝的,留出几厘米的余地空着。但鸿翔的衣服不是这样做的,拿大衣来说,鸿翔的大衣里布是不完全缝合的,这就意味着,所有的布边都要做光、做平整,显然比工业生产的成衣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记者注意到,鸿翔的度身定做尺码单,除了常规的胸围、腰围、腹围、衣长、肩宽、袖长等,还有直领涤、前腰节、后腰节等不太常见的数据。陈健说,量身需要在26个部位进行量体,试样时还会根据顾客试身后的修改意见,把纯手工扎的试身衣服拆开,通过精准的撇样、推、归、拔等工艺补准制作。

      鸿翔的服装定制以顾客体验服务为主,从下单开始,定制一件衣服要经过量体、选料、制版打样、试身、修改、制作、通知取货等七道流程,而涉及的纯手工工艺有设计、选料、预缩、裁剪、定实样、试身、撇样、制作等30多道。记者看到生产间里挂着的衣服,不管是大衣、职业套装,还是旗袍、连衣裙,风格以简约大气为主,间有雍容华丽的样式,每一件衣服都可以说是经典。

      陈健的职业梦想是将中国的传统制作技艺不断延续和传承,这也是他一直以来付诸实践的工作,他和团队不断推陈出新,把“镶、嵌、滚、绣”的中式元素和西式的“推、归、拨”手工艺技术相结合,攻克了丝绒面料裁剪缝制的行业难关,用行内话说———增加了“软货”服装的艺术观赏性,在保留传统海派特色的同时,也大大提升了品牌的内涵。

      明年就要退休了,做衣服是他全部的职业生涯,他说,希望新人能好好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