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一景,抒写城市风情

2019/1/11 10:23:26

作者:陈琳

      曾经,设计风格趋向统一的申城地铁站,如今成为公共艺术的展示殿堂。其中的作品可谓包罗万象,极具高雅艺术格调,却又相当“接地气”。比如,近期已开始试运营的13号线二、三期,其站点的公共艺术就引起了人们的热议。不少主流媒体用“一站一景”来概括整条线路不同站点的艺术内涵。

      不只是新近开通的13号线二、三期,上海地铁的很多站点都已经有了艺术和创意的气息。根据“上海发布”微信公众号一周前发布的数据,自1993年上海地铁1号线南段(锦江乐园—徐家汇)通车至今,随着5号线南延伸段、13号线二三期同时投运,上海投入运营的轨交线路已有17条,运营线路总长增至705公里(地铁676公里+磁浮29公里),车站数增至415座(地铁413座+磁浮2座),换乘车站增至57座,路网规模位居世界第一。经过20多年的建设,上海地铁已经成为市民出行的重要选择和城市第二空间。

      正如城市学家所言:要想彻底了解一个城市,必须亲自感受它的地铁。

      不只是站点数量增加、路网规模扩大,申城的地铁车站环境也在不断“进化升级”,在这片巨大的地下空间,艺术作品正在悄悄生长。不少地铁站融合了展现地域个性的艺术元素,特色鲜明,成为反映上海作为国际设计之都、创新之城的时代精神风貌的窗口,内容之丰富、形式之多元,让人目不暇接,心旷神怡。乘客也在日常出行中,耳濡目染,感知、领悟上海这座城市的文化气质。

      让通勤成为精神享受

      早在2013年国际公共艺术论坛上,就有研究学者预言:在2020年前,地铁将成为上海最大的艺术空间。

      此前,上海地铁公共艺术初兴。根据地铁站的环境和地点来配合相应的主题壁画,利用地铁现有的建筑墙面来进行呈现,是这个阶段上海地铁公共艺术最为常见的形式。比较具代表性的作品有马戏城站的“海之娱”、上海火车站站的“车轮滚滚”、大木桥路站的“百舸争流”、东安路站的“医药之光”、临平路站的“犹太人在上海”等。

      尽管主题壁画是较为简单的公共艺术形式,但由于结合了不同站点所处区域的当地特色,这些公共艺术作品不只是装饰,也具有了深厚的内涵。比如,作为沪上地铁站最早的一批公共艺术品之一的“海之娱”,就很好地配合了上海马戏城站的主题,以小丑为主人公,用色轻快活泼。2009年,这幅壁画还特意被翻新,加上射灯照明,更便于观赏,加深了人们对上海马戏城的这个城市地标的印象。

      又比如,大木桥路站的“百舸争流”结合了这一区域的历史文脉。这一带曾经是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基地。正是基于这段历史记忆,艺术家设计了以江南制造总局为背景的壁画,配上码头、船舶等构件,以写意的手笔展现这里往昔的景象。

      再比如,根据东安路站一带的地区特色设定的“医药之光”主题壁画组,则综合了铜质、丝网印刷和烤漆等不同工艺,构成了由各种中医用药材的图像和历史名医的群组画像,加上古代医药典籍,如果乘客有机会仔细阅读,就会发现其中蕴藏的知识。

      而到了2013年之后,地铁作为公共艺术的平台和展示城市不同地区特色文化的窗口越发受到各方的重视。有着多年地铁公共艺术管理经验的何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世博会之后,地铁建设进入了新一轮的发展,对于地铁公共艺术的理解也到了一个新的层次,申通集团开始编制基于全网络的公共艺术发展规划,并在此指导下开展公共艺术建设,同时,集团成立了专门的公共艺术发展中心,并建立了配套的工作架构和相应机制。”按照他的话来解释,“以前车站公共艺术的形式基本上以墙体的平面壁画或浮雕艺术为主,而世博会后,公共艺术的形式越发多样化,参与创作的艺术家也越来越国际化。此外,艺术形式不仅有平面的,还包括了各种空间、装置和多媒体艺术,创作手法更具时代特征。”

      由此,人们看到了更多融入城市风情的艺术站台。无论是七宝站的古镇风韵,还是松江新城站的老建筑特写,区域的历史和文化以艺术化的手段融入站台景观。南京西路站“摩登俪影”的主题,运用孟德里安的设计元素,形成一组绚丽多彩的南京路繁华夜景长卷,墙面则打造成欧式窗台样式,呼应南京路上的繁花霓虹与交织人流,形成历史与现代的传承韵律。南京东路站用插画的形式还原了老上海人的生活图景,背景的实景照片和前景的人物剪影形成了强烈对比,将“时代空间”的“面”和“市民个体”的“点”这两个不同的维度进行融合。11号线交通大学站兼具历史内涵和艺术性,站台在与地面上的钱学森图书馆出入口相连的基础上,找来了钱学森留美期间研究风洞原理和风车发电时留下的公式手稿作为装饰设计元素。站内还设有钱学森图书馆公共文化展示区,反映钱学森科学精神和爱国情怀的经典语句、图书馆展厅精选图片、钱老不同时期的经典照片等内容分布于“钱学森画廊”和“钱学森通道”中。

      一些地铁换乘枢纽的走廊也被开发出来,并且根据时间节点更新艺术展览的展览内容。去年夏季正逢世界杯,一场世界球迷地铁油画展在徐家汇地铁站悄然拉开帷幕。“三幅油画,讲述世界球迷为世界杯而打破国界欢聚一堂,啤酒罐组成的各国加油标语也是别具一格。”上班途中要在徐家汇站转乘的职工袁希告诉记者,到了去年9月,他惊喜地发现,这里的展览内容已经更新为“人民科学家钱学森与上海航天”主题展览。70余张珍贵图片、20余组文献实物和视频,生动展现了中国航天事业奠基人、人民科学家钱学森一生成长、成才的成功之道,以及他对上海航天事业创建与发展所给予的关心、指导和帮助。袁希还联想到:“去年5月,我还在其他地铁站偶然瞥见有‘蒋英———中国欧洲古典艺术歌曲权威’的展览,正好是钱学森夫人的展览,两个展览一前一后彼此呼应,想来也是很有看点的。”

      而去年的17号线,以及最近的13号线二三期等新线路的开通更是将上海地铁的公共艺术水准推向了高潮。

      比如,在17号线的站点中,人们能看到水墨般的梦幻动感式水乡意境、中国民间剪纸手法、表现福泉山遗址文化的浮雕,不同站点根据周边地区不同特色,制定了不同的主题,艺术家和设计师为其量身定制的艺术装置融入了青浦的过去和未来、自然生态、人文艺术乃至民俗非遗等各种浓厚的地域特色。

      而13号线二三期的公共艺术也是包罗万象。既有“大城小爱”的微电影形式弘扬正能量,也有凭岸临风的白衣少侠的“家国情缘”,亦有回归自然的“心灵驿站”。其中,上海首个充满“三觉”(视觉、听觉、嗅觉)的文化艺术车站长清路站就颇为引人瞩目,头顶巨幅山水画,鼻尖香氛的氤氲萦绕,清澈乐声淙淙环绕耳畔,此情此景令人回味无穷。一位每天靠地铁通勤的职工的话道出了很多人的心声:“在上海,坐一次地铁,看一看地铁站的艺术装置,伴着地铁隆隆而过的声音,就仿佛在这里进行了一次愉快的精神穿越,为心灵做了一个精神SPA。”

      在地性造就心灵共鸣

      事实上,从1863年诞生之日起,地铁就成了各国设计师、艺术家们施展创造力和创意的巨大艺术舞台。他们充分发挥奇思妙想,让原本满是枯燥寂寞的出行变得生动有趣。这些艺术作品不仅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安抚出行者心神不安、因为拥挤而感到焦虑的心绪的作用,也让“旧时王谢堂前燕”的艺术走出传统美术馆,真正融入了大众的日常生活。

      全球各地不乏类似的例子。

      捉刀意大利那不勒斯市地铁艺术环线项目的建筑师奥斯卡·图斯凯兹·布兰卡根据当地建筑特色,打造出了梦幻般的托莱多地铁站,艺术效果着实令人惊叹。地铁站内部的墙面和地面覆盖了一层不同深浅的蓝色马赛克,让人们感觉仿佛置身于海底。天花板上凸出的区域,经过特殊亮化处理,加之墙壁色彩的反射,让地铁站拥有隧道一样的神秘感。包括威廉姆·肯特里奇、鲍勃·威尔逊和阿希尔·塞沃利在内的多位艺术家,从海洋生物身上发掘灵感,为该地铁站提供了切合梦幻主题的装置艺术作品。

      让人过目不忘的还有德国法兰克福的博肯海默瓦特峰地铁站。来到该站的入口,如果是初来乍到的旅行者,可能还真不敢走进去,站点入口俨然是“车祸现场”———“车”的一半已经“陷”入地下,周围地板遭受“重击”,粗暴地开裂。艺术家正是用强烈的视觉冲击和视错觉手法向人们诠释在当地仍然盛行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创作风格。

      而瑞典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站近年来也完成了一系列艺术化升级,变身为一个个“艺术走廊”。有的地铁站的天花板吊着一个巨大的灯塔,有的车站造型呈彩虹样式,配合鲜艳夺目的色彩,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为纪念古代雅典奥运会的T-Centralen站,以蓝白色调闻名,四处绘有橄榄叶。

      不过,这些地铁站之所以能让人津津乐道,成为当地浓墨重彩、不可或缺的风景,最关键并不是绚丽的造型,而是地铁车站的决策者、艺术作品的创作者们牢牢抓住了“在地性”这个要素,让地铁公共艺术成为激发当地文化活力的助推剂。

      何为“在地性”?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公共艺术研究领域资深专家汪大伟教授的话来说:“在地性就是不可复制性,‘非此地不可’,也就是说离开这个地方、背景,该作品就可能毫无意义了。”

      地铁公共艺术的在地性有多重要,能发挥多大的影响力?我们可以先看看国外的例子。定居印度的法国策展人伊芙·莱米斯尔向记者介绍了当地名为“裴妮亚地铁计划”的例子。裴妮亚是班加罗尔市一片快速发展的区域,而它的城市建筑面貌也因为工业及其他产业的发展,发生了急速的变化。“经济发展能切实改善人们的生活,但城市的文化多样性也应该被人们关照。在这个前提下应运而生的‘裴妮亚地铁计划’,就是希望以地铁空间作为载体,通过多种多样与当地历史文化有关的艺术作品,或明亮诙谐,或发人深省,来吸引当地的民众和地铁旅客。”

      据伊芙介绍,整个计划由印度班加罗尔乔杜里艺术学院的学生发起,与班加罗尔地铁有限公司展开合作,致力于通过艺术与装置的形式将作为都市基础设施的地铁空间转化为文化中心。“这个项目给予了班加罗尔居民更充分的公共空间使用权,在地铁系统中分享本地历史,激发人们思考与社区、身份有关的多重问题,以及什么样的艺术与设计可以让公共空间成为享受文化精神的场所。”

      其中,名为“裴妮亚的色彩”的装置颇为有趣,它被悬挂在楼梯侧面的墙上,不同颜色的圆筒密集排列,形成一块非常有当地特色的调色板。而“伟大的印度菜”则以探索性的方式抓住被人忽视的日常之物———很多市民每天都会携带一些当地出产的食材乘坐地铁,但似乎从来没人认真了解过这些食材的历史和收获背后的意义。而从当地废料场收集的管子组装而成的声音装置,则会陪伴旅客们候车。“人们候车的时候,或许脑海中偶然会灵光一闪,那些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是否真是废物呢?就比如那些因为城市发展而被遗忘的事物。”用伊芙的话来说,伴随班加罗尔城市景观的改变,团队所创作的那些将当地历史与当代都市风格相结合的作品已受到有关方面越来越多的关注,日积月累,引发了很多人的心灵共鸣。时至今日,“裴妮亚的色彩”在“地方重塑”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实际上,近年来,公共艺术一定要注重在地性,一定要有地域特征,正成为国内公共艺术创作者和决策者们的共识。近几年,上海地铁公共艺术越来越注重凸现区域文化特色。

      多次担任申城地铁公共艺术项目艺术总监的上海升麦环境艺术设计有限公司艺术总监奚耀艺,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要做好地铁的公共艺术,要对站点周边的环境、历史、人文都有深入的了解。”他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17号线的每一座站点都蕴藏着令人惊喜的新意,这不只是艺术家们集思广益,还有对路线所处的青浦地区有着极为深入了解的父母官的智慧。比如,在东方绿舟站,人们除了能看到契合集旅游、休闲娱乐、教育于一身的东方绿洲特色的“欢乐之旅”作品,还可以看到结合自然生态与历史寓意的作品《源》。“水是生命之源”,青浦依托淀山湖水域,形成多样自然的水网河道,水资源丰富,不仅在河运和农业上有着很重要作用,其形成的自然人文景观更是无形的财富。作品《源》将天然石材与水的形态结合,以浮雕及拟真平填等手法表现清河绿水、舟欢鱼乐之景,正是青浦区党委书记赵惠琴的创意。

      多元化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设计手法的运用,让申城的一座座地铁站成为人们走进上海、了解上海不同地区历史、文化等的一道道艺术窗口。

      地铁艺术简约不简单

      然而,除了捕捉地铁公共艺术在地性,引发乘客和旅客的心灵共鸣之外,项目的策划者和艺术设计创作者还必须考虑到方方面面的细节。尽管是以观赏为主,但上海地铁每天载客流量高达1000多万,公共艺术装置的任何细节上的不周到都会引发难以预计的后果。

      奚耀艺表示,实际上,对于公共艺术装置而言,安全是首当其冲的。“除了作品是否能满足管理方和出资方的要求之外,用什么材料能确保公共场所大型艺术装置的安全性,是一件需要反复考量的事情,非常讲究。”不仅如此,与之相应的还有后续的日常维护、保洁的问题,如果公共艺术装置虽然美观,实际却难以打理和维护,也是不适合的。

      很多细心的地铁乘客可能会发现,即便是宏大的叙事主题,地铁公共艺术装置的表现手法也通常是相对简洁、简约的。其原则就是安全、易打理、易维护。不过,要在艺术性和简洁、简约之间寻找平衡点却并非易事。

      比如,11号线的迪士尼站的米奇和米妮的中国剪纸化的造型,让很多乘客和游客感到十分亲切,再走近细看,人们还会惊喜地发现,里面还“藏”着许多卡通动物形象。但鲜为人知的是,奚耀艺他们为了设计制作米奇和米妮,煞费苦心。因为如果使用常规的制作工艺,制作这样的设计,会形成了很多易伤手的锐角,钢板切割后的边角打磨,必须保证裸手摸上去,都不会被这些尖尖角角的地方弄伤,而且结构的组装必须是肉眼看不到的拼缝和衔接工艺,油漆上色要求均匀光滑、无杂质,并必须在彻底的无尘室内进行喷漆,如此种种,这些制作工艺所要求的精致程度已经超过了对一般公共艺术装置的普通要求。

      不仅如此,米奇和米妮的形象还涉及知识产权问题,中方负责方案的深入细化。那段时间,他们和美方开了无数次的商讨会议,去修改和确认设计制作,以至于奚耀艺自己都忘记开会的次数。令他自豪的是,米奇和米妮艺术装置于在工厂组装完成后,一次就通过美方和申通地铁的验收。现在米奇和米妮装置稳稳地直立在地上,供游客赏玩,其工艺品质的要求可想而知。

      同时,作为地铁组成部分,艺术装置还要配合地铁站的整体风格。比如,17号线的诸光路站,其整体造型中蕴含青花元素。因此,在制作艺术装置时,奚耀艺特别让艺术家创作了用青花瓷与水印版画的木刻板造型组成喇叭状的艺术立柱,与本站建筑外立面的青花纹饰相呼应,让整个站点形成内、外统一的中国元素的艺术风格。

      用现代手法表现中国元素,也是地铁公共艺术创作中的重要命题。

      “这次地铁13号线二、三期的公共艺术设计,经过了近两年时间的方案讨论和磨合。”奚耀艺告诉记者,“作为建设方,13号线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尤旭东,提出了以弘扬中国文化精神为创作主题,我们设计团队就以此方向开展了设计创作。”比如,13号线的陈春路站的艺术创作从内容到形式就花了奚耀艺他们一番功夫,“虽然这个站的主题是中国传统文化,但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地铁站,还是需要有当代的艺术观念去呈现。”奚耀艺由此想到了启用玻璃艺术装置。“我们对元代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的画面进行了再设计、再创作。经过多次打样实验,我们把玻璃装置的主画面高度确定在了1.5米,并加上了人物,这样长条玻璃装置就呼应了中国绘画展开式展呈的长卷形式。”奚耀艺表示,在团队同仁的努力下,他们多次尝试,找到了多层玻璃表现的新形式。更值得乘客玩味的是细节部分。车站下层的厕所,其标识男女的文字以及图案也与整个车站风格吻合。厕所之外的座椅似两块磐石,座椅间的地砖还展现出溪流的图形,也应和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主题,但表达形式和功能却也结合了现代设计的语汇。

      此外,由于是公共艺术装置,所有的预算都需要经过多轮严格的审核。如果公共艺术装置过于奢华,在日常运行中消耗电能、水能过多,可能会引起群众的非议,适得其反,也是不可取的。“虽然我们已经积累了近10年的公共艺术装置打造经验,而且合作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法师’,但我们做这些作品仍要考虑得周密细致。”奚耀艺表示,地铁公共艺术装置作品通常都要经过数轮修改和多次论证。方案被推翻重来也是“家常便饭”。但所有辛苦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而且不能用金钱来估算,因为打造公共艺术装置作品,其社会价值远远大于经济价值。

      从最早的墙面雕塑到如今的墙面、吊顶、立柱及声光电的配合使用,在公共艺术装置的烘托之下,上海地铁车站不断带给人们耳目一新的感受和体验。看得见作品,听得到音乐,悟得到精神,学得到知识,感受得到文化氛围,上海地铁正积极与其他城市景观共同构建美学城市,共同形成上海这座“海纳百川”的城市新文脉,在全面打响上海“四大品牌”,建设全球卓越城市的进程中发挥出独特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