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天下厕所皆有纸

2019/2/11 10:43:38

作者:陈茂生 编辑:唐一泓

      应文友邀,金陵半日游。匆匆上海站上车,少倾便听广播“前方到达南京南站”。出高铁进地铁,一路逶迤至中华门站下。瞥得时间尚富裕,思忖不妨信步石头城,看看数十年前的记忆能否“断点再续”。由应天大街高架笃步至张府园,眼见处有高楼气宇轩昂,也有朔料布幔遮挡旧房动迁。除地铁车票与申城迥异,无此身已在几百公里外之感。只遗憾时光那一端的模糊印象与现实无从“对接”,听说“美龄宫”面积扩大,每日游客甚多,只能以后择时再去。

      唯有一处“管窥”印象深刻。

      人有三急,尤其旅人。毕竟未及卯时起床,不思进食饮水不少,一下地铁就有坠腹感。出地铁站应天大街左拐300米处临街有间公厕,一如城市中其他公厕那般风格,在一排简屋簇拥下还有点鹤立鸡群的模样。溽热天,气压低,临近时空气中飘散些许硫化氢味;入内方便,一切如常。抬眼欣见洗手处墙上竟置有卷筒擦手纸,任人随意取用,且地上无一片废纸。恍然中以为误入某星级酒店或某度假胜地的卫生间?出门定睛,四下地面略有不平;小五金店、小杂货铺和小饮食档环伺。

      是清扫作业勤勉,使地上无浊水也无弃纸;抑或如厕人自觉,主动将擦手纸丢入垃圾桶或揣入袋中带走,让环境保持基本的体面?无论哪个角度都是城市文明的象征。想起前不久上海电视台有报道:有人抱怨路上垃圾箱少了,环卫部门解释说此举为提倡“揣着废物行走”到指定地点投放;在这里似乎已有成功的实践。恕寡闻,申城不少路边公厕无擦手纸,而厕位旁会安装有厕纸架,大概率情况是空空如野,也呈现满满的诗情画意:不论有还是没有纸,我都在这里,不离不弃。

      更让人难堪的是,洗手处通常会有一条告知:请勿把水滴洒在地上,造成湿滑。如果没带纸巾又不能水洒地面,最标准的操作是……只消看看匆匆从厕所里出来的人们后裤兜、也就是屁股后隐约的水渍,就知道了。

      如厕与纸,关系紧密;且是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所以一生中唯厕纸不能省,不仅关系卫生文明;而且污了衣物对环境影响更甚;故“便后无纸”被列为人生最尴尬事,没有之一。到文友家,席间忍不住与众人说起厕所见闻,反应如此平淡:这有啥奇怪的?是的,如厕后洗手,洗手后有擦手纸,擦完后投入垃圾箱或带走;构成一个自然环节。现代都市人回家先将包里垃圾放入自家垃圾袋,只是如此小事,真不敢以“容易”二字就打发了。

      如今路边公厕没纸似成定律。以阴暗心理揣测:或是将公厕里的擦手纸拿回自家茅坑者多,就像超市里有不少扯塑料包装袋“多多益善”的人,令管理成本不堪负担;或忧公厕有水又有纸,若随手丢弃者众,人来人往都踏上一脚,地上就废纸萋萋、黑水流觞。干脆定位“有水无纸”,需要者掏钱或“要出门必自带”;至少比无水无纸进步了不是一眼眼了。个中缘由,非业内人士不敢赘言。

      反正与文友握别时说:现在知道了,中华门地铁站下,经过有擦手纸的厕所坐二站公交车就到了。文友打趣:若那时厕所皆有纸,会不会迷路?的确如此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