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保慧眼识“宝”

2019/2/22 10:35:44

作者:记者忻意

      67岁的刘德保是沪上知名的收藏爱好者,他收藏的不是古玩字画,而是别人不要甚至打算销毁的“废物”:他从废品回收站回购大批学习资料,从造纸公司仓库买下成吨的老旧报纸,从边远地区运回整卡车的废弃电影胶片。而今,他收藏老报纸100多万份,电影胶片约4000部,宣传画、电影海报1万多份,并利用这些收藏举办展览演讲200多场次,可谓独具慧眼。

      退休后的他,收藏展览生活比过去工作时都要忙碌,但他乐在其中,过得充实而满足。

    WDCM上传图片

      50年来藏报百万份

      “您见过自己出生当天的原版报纸吗?本馆可提供1936年起至今的生日报……”在白云照相馆,出售年代久远的老报纸成为一桩生意,上世纪90年代的生日报128元,而上世纪30年代的生日报售价高达888元。你可知道,在这桩生意的背后,是一位拥有百万份报纸收藏量的民间收藏家———刘德保。

      刘德保原先是上海大隆机器厂的翻砂工人。自1968年走上工作岗位后,他每天在阅报栏前浏览报刊,还每月省吃俭用订阅《解放日报》《参考消息》《支部生活》3份报刊,最多时订了6份报纸。报纸看完他也舍不得丢弃,不是为了卖废品“资金回笼”,而是一张张按时间顺序整理起来,做成分类剪报,还与班组里的同事们一起分享。报纸丰富了他的业余生活,扩大了视野,丰富了阅历,使他成为厂里小有名气的“集报王”。

      尽管家里的住房还算宽敞,但日积月累的旧报纸还是泛滥成灾。好几次妻子把堆成山的报纸卖了,刘德保又追到回收站,再花钱买回来。“报纸是文化,精神层面的东西不能丢!”刘德保这样对家人说。但他也没有料到,自己经年累月收集的零散报纸,只是后来规模化收藏的一个零头。

      2000年,刘德保获知某图书馆要处理一批上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的报纸合订本,他想都没想全部买下,他深知这样的报纸销毁了就不会再有了。2002年,上海造纸公司有一批1950年到1999年完整的报纸,涵盖《解放日报》《文汇报》《劳动报》《青年报》等上海主流媒体报刊,本打算当废品处理。刘德保获得消息后,又一次花钱买下,并将报纸转移到租赁的仓库中,做好防霉防潮防鼠工作,妥善保存。

      几次回收“废品”,倒让刘德保成了真正的“报纸大户”。时至今日,他收藏了国内从中央到省级的各类报纸800余种,共计100多万份,最早可追溯到1934年长征时期,抗日战争时期的《救亡日报》《申报》也有收藏,具有纪念意义的“创刊号”、“停刊号”、“号外”、“丝绸报”,无一不是他的藏品。

      有了海量的老报纸库后,不仅开发出一种颇有意义的礼品———生日报,还让刘德保有了办展的底气。2002年,他在热闹的吴江路上举办“历年国庆专刊精品巡回展”,展出从1949年到2002年这53年间人民日报、解放日报10月1日的报纸原件,透过发黄的老报纸和历史事件,让市民体味每一个国庆节的火热。“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已经在为展览做准备了,打算用70张报纸、70张电影海报和70张宣传画,反映祖国70年的成就与巨变。”刘德保自信满满地说。

      千里抢救老电影胶片

      刘德保是个发烧级影迷。在他还是小学生时,每周会花8分钱看一场电影,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家里就有了电影放映机,他家招待客人的方式便是放电影。播放胶片电影,有着独特的怀旧韵味和仪式感,一块白色幕布,一台电影放映机,伴随着机器的马达声,幕布上出现了画面,传来了音乐与旁白,打开了尘封的老电影世界。随着胶片放映机逐步被数字放映机取代,胶片电影退出市场,就连农村的电影放映队也渐渐消失,大量电影胶片拷贝没了用处,被当作垃圾卖掉、销毁。但这却成了刘德保收藏的契机。

      2006年,得知广西地区的电影放映公司要处理一批老电影胶片,大约是要当废塑料和废铁皮卖,刘德保火速带上现金飞赴现场。这批电影胶片足足有1000多部,其中一半是故事片,另一半更为珍贵的是纪录片,令他大喜过望。几经洽谈周折后,他包了一辆25吨的卡车,将放映机和老电影胶片全部打包,冒着酷暑亲自押车,途径8个省份、2500公里,颠簸了三天三夜,终于安全运抵上海。他还请来8个工人,连同自己的6个员工,10多个人一连搬了4个小时才将车上的电影拷贝搬运完毕。还有一次,他从一位安徽的藏友手里收到400多部影片拷贝,那些片子是内蒙古电影公司淘汰下来的,多为上世纪80年代的经典电影,包括《小花》《火烧圆明园》《芙蓉镇》等。陆陆续续收藏至今,刘德保拥有的影片已达4000部,各式放映机也收藏了20台,成为电影发展史的珍贵记录。

      在他的电影藏品中,有许多珍贵的纪录片,有反映国内重大事件的《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第一颗卫星上天》《中国重返联合国》,也有反映上海历史文化的《百年上海》《上海老码头》,还有相当数量的《新闻简报》,记录下历史的点点滴滴。刘德保颇为自豪地说:“有些影像资料连电视台都没有,反倒是电视台的编导找我复制了好几次。”藏品中也有不少革命战争题材影片,如《永不消逝的电波》《战上海》《51号兵站》等。刘德保出生在革命家庭,母亲曾是铁道游击队儿童团团长,在《铁道游击队》《南征北战》等电影里,能看到母亲那代人积极投身革命工作的身影。“母亲也喜欢看电影,她拿出5万元积蓄,支持我搞老电影的收藏。”刘德保的言语中满是感激与怀念。

    WDCM上传图片

      拥有那么多影片,刘德保并没有将它们束之高阁,待价而沽,而是乐于同周围人分享他的收藏成果。“家庭聚餐、老战友过生日、老知青聚会,都会想到放老片子,大家一起回味青春。”他不仅放映给亲朋好友看,还时常背着小荧幕和放映机,到各个社区、居委、学校、老年活动中心免费放映。每次放映后,他总喜欢与观众互动交流,有时也会邀请演员来到现场。有一回放映的谢晋执导的纪录性故事片《黄宝妹》,当年在片中演自己的老劳模黄宝妹本人也来到现场,她还讲述了当年的拍摄趣闻与花絮。

      公益办展奉献社会

      刘德保还收藏了1万多份电影海报、宣传画、老照片等,其中有一部分“得来全不费工夫”,来自于他人的帮助和馈赠。

      电影海报尺寸通常有1开和2开的,早期海报由美工师绘制,再经出版公司印制发行,在电影上映前将电影海报派送到各个影院进行宣传。“在上世纪80年代,一位美工师听说我热爱电影海报收藏,便打电话给我,说仓库里有很多电影海报,可以免费送给我。”刘德保说,那些电影海报是簇新的,一点折痕都没有,数量还不少,这成为他收藏的重要来源。

    WDCM上传图片

      上世纪90年代起,电影海报身价飞涨,没人大捆大捆地送刘德保电影海报了,只能花钱收购。不过,还是会有好心人无偿相赠,去年,市北电影院就一次性送给刘德保几百张电影海报。有的好心人还会对刘德保说,这些东西留在家里作用不大,还是交给文化人收藏,进行公益展示,为大家服务,“给你我觉得很值”。

      这些电影海报像是一部中国电影的发展史,可以整理出历年来的经典佳片,有表现抗战及革命斗争的,有反映劳模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有歌颂青春和爱情的……他手里最珍贵的一张电影海报,大概要数谢晋导演1976年拍摄的电影《青春》了,主演是后来大红大紫的陈冲和张瑜,而这张海报则由已故画家陈逸飞创作,而且是他创作的唯一一张电影海报。另外,他还珍藏着新中国22位电影明星照,现在其中大多数已故,更显弥足珍贵。

      利用收藏的老报纸、老电影、老海报、老照片,刘德保已同社会各界合作,办过200多场次展览了,国庆节、党的生日、抗战胜利、学雷锋等纪念日,都是他办展的契机,以此展示文化,缅怀历史,弘扬精神。除了在沪办展,刘德保还受邀前往新疆、黑龙江、云南、陕西、江西、安徽等地,举办中国老电影公益展映活动,甚至还走出国门宣传。2006年,他应新加坡国家艺术节之邀,举办“老电影百年收藏展”;2010年,他在奥地利举办了为期两周的中国电影展映活动,播放了8部优秀电影,做了3次文化演讲,用自己的收藏促进了两国民间的文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