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能顶半边天

2019/3/8 11:13:31

作者:袁念琪

      “妇女能顶半边天”。六十多年来,毛泽东这一金句响彻大江南北,走向世界。

      据统计,1950年1月,上海女性人口为226.29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45.43%,其中女性就业人口为36.80万人,仅占全市就业总人口的17.82%,占女性总人口的16.26%。(《上海妇女志》)显然,妇女远未占半边天,不少职业仍是男性的一统天下。

      1950年5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颁布新中国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说的是婚姻,但《第一章原则》第一条中赫然写着“男女权利平等”。它为妇女实现男女平等提供了根本保证,让那些妇女从未涉足的岗位出现了英姿飒爽的身影。1949年成立的国营上海电影制片厂捷足先登,《女司机》在1950年跃上银幕。

      女人开火车,可谓破天荒。中国史上第一火车女司机,诞生于比上海早见解放区晴朗天的东北。上海只有女乘务员,在电影上映后的1951年1月20日,上海列车段成立第一个女列车乘务班;3月8日开出由33位女乘务员包乘的“三八”号列车。

      《女司机》故事情节不复杂,讲述新中国第一批火车女司机出炉。主演孙桂兰的是著名演员舒绣文,这是她第一次演工人。她令人难忘的银幕形象,莫过于《一江春水向东流》中的交际花王丽珍了。

      现实生活里,新中国第一批火车女司机有9人,平均年龄20岁,最高文化小学,还有几个没念过书。经8个月零20天的培训毕业,成绩最好的田桂英被任命为司机长。1950年3月8日,这个铁道部命名的“三八”号包车组启程,不到四个月就创下了安全行驶3万多公里的纪录。

      培养女火车司机的想法,出自大连机务段段长、苏联人李索夫。1949年的中国,女人工作极少,整个大连机务段也只有4个。但他想:苏联有,中国也可做到。影片里,也有个苏联专家谢道夫(强明饰)。“在恢复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中,只有苏联援助中国……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和经济制度仍然对我国具有重大的榜样作用。”(《中国共产党七十年》)

      破除几千年的封建观念和旧的传统势力需要时间,法律的男女平等到生活中的实现依然艰难。妇女走进男人世袭领地的题材,到1957年仍有表现,孙瑜和蒋君超执导的《乘风破浪》(江南厂出品)表现中国第一批女船员。影片中的赵船长(张翼饰)对女人学驾船还执偏见,此时女司机火车开得正欢。影片的主角是女性,由黄音饰梁璎、汪漪饰黄柳花、二林饰袁璞君;名气却不如男演员:中叔皇饰水手长马骏、程之饰牛博士、仲星火饰姜船长。影片风格有轻喜剧味。

      反映“妇女能顶半边天”的题材,延至上世纪60年代天马厂的《女理发师》(丁然导演,1962)。老题材有新开拓,视角从填补职业空白转至家庭,落脚于夫妻,这正是涤荡旧观念的一个重要所在。家庭妇女华家芳(王丹凤饰)瞒着丈夫贾主任(韩非饰)成了3号理发师,老赵耻于爱人(谢怡冰)当餐馆服务员,由此闹出一串笑话,成为一出较有影响的讽刺喜剧。《上海妇女志》的数据表明:“1949年底,上海女职工为19.2万人,占职工总数的19.2%;1955年底,全市女职工增加为30.423万人,占职工总数的22%,主要分布在轻工、纺织行业(约占2/3),以及教育、医务、商业、手工业等部门。1965年,全市女职工已达50多万人。”

      从1950年到1965年,上海出品的反映女劳动者电影,内容主要有两:一是反映入职行业的破冰,如《女司机》、《乘风破浪》等。二是聚焦已有女性从业的医务、教育和体育等,较有影响的是《女篮5号》(谢晋导演,天马厂1957年出品)和《护士日记》(陶金导演,江南厂1959年出品)等;前者为新中国第一部体育题材彩色故事片,后者的插曲《小燕子》传唱至今。到1966年初,上海故事片生产基本已停。从恢复的1973至1976年,共拍15部,其中女性唱主角的有《无影灯下颂银针》(桑弧导演,1974)和《春苗》(谢晋导演,1975)。“半边天”在1990年初具规模。当年全市就业总人口中,女性从1950年17.8%升为45.6%,20至50岁女性就业率95.1%。到1997年,全市女职工182.12万人,占全市职工41.84%,比全国平均比例高出3.2个百分点。从业领域扩展,就业层次提高,尤其在卫生、体育、教育、文化艺术、批发和零售贸易、餐饮业、金融保险业、新闻出版和广电业等,女职工比例高于或接近50%。

      改革开放的1978年后,女劳动者影片显现两大特点:一是题材多元化,紧扣社会现实。《留守女士》(胡雪杨导演,上影1991年出品)瞄准出国热,丈夫去美的留守女士乃青(修晶双饰)与妻子赴日的嘉东(孙淳饰)从陌路人到抱团取暖,最后走出留守去美寻夫。透视经济大潮冲击下女性的变化,展现物质生活富裕中的爱情、婚姻和价值拷问。

      二是主题深化获强烈社会反响,既反映传承中华女性忍辱负重、勤劳工作等传统美德,如《泉水叮咚》(石晓华导演,1982)和《烛光里的微笑》(吴天忍导演,1991);又有体现不抱怨被耽误的往日、没消沉不尽如人意的现状;而是不屈不挠、默默奋斗的优秀品格和民族精神。至今不忘《沙鸥》(张暖忻导演,青影出品,1981)的台词,“我爱荣誉胜过生命”。还有圆明园废墟的画外音“能烧的都烧了,就剩下这些石头了”。

      据谌容获第一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人到中年》,塑造了职业知识女性崭新形象。长影这部片的主角陆文婷,表演者是上海人潘虹。之前演过知识分子,在《苦恼人的笑》(导演杨延晋、邓逸民,1979)扮记者傅彬妻子。

      陆文婷、傅家杰夫妻是上海人讲的“双职工”,陆文婷是眼科医生,傅家杰(达式常饰)在冶金研究搞科研,俩人都是业务骨干。工作十八年的陆文婷仍是住院医生,按理早该是主任大夫,月工资只有五十六块半,一家四口挤12平方米,一张小桌要等儿子园园做完作业才轮到她;托儿所的女儿佳佳发烧,她要忙到下班后才接;儿子上学快到点却没吃上午饭,只好买烧饼。平时,她每天中午从医院赶回家,给父子俩做饭,然后回去上班。眼前出现陆文婷吃儿子买回烧饼的镜头,还有儿子用粉笔擦旧白球鞋的画面,她忙得一再忘记买新的……

      生活在传统中的职业女性,承受着家庭和事业的双重压力,忍受和牺牲,人到中年倍加艰辛。陆文婷说自己是个不称职的妻子和妈妈,但是个称职的医生。直到她再也支撑不住,心肌梗塞急性发作倒下。

      影片里,傅家杰数次读起裴多菲的诗《我愿意是激流》;愿意为之付出的爱人———不仅是他的妻子,还有忠贞的事业和深爱的祖国。有评论写道,“《人到中年》,通过一个普通的中年女医生在长期的超负荷运转中几乎失去生命的悲剧故事,大胆地揭示了当时的社会现实:知识分子的价值、贡献与不相称的社会待遇之间的矛盾,发出了尊重人才、尊重知识的强烈呼吁。”

      影片中另一女性也堪为经典,那就是“马列主义老太太”、焦副部长夫人秦波。

      【女劳动者电影】★《女司机》:上海电影片厂摄制,1950年上映。色别:黑白。

      编剧:葛琴。导演:冼群。摄影:罗及之。主演:舒绣文(饰孙桂兰)、叶小珠(饰小张)、赵抒音(饰冯小梅)、苏绘(饰陆师傅)、强明(饰谢道夫)、孙道临(饰周技师)。孙桂兰等参加了新中国第一批火车女司机的培训,教她们的陆师傅却认为女人开不了火车。组织上派小张帮助文化不多的孙桂兰,她战胜困难,取得很大进步。

      成绩好的冯小梅要在检查机车考试中,与孙桂兰比个高低。孙桂兰以集体利益为重,提出分组赛;最终孙桂兰获胜,冯小梅只顾个人利益拖累了全组。

      在一次独立驾驶考试中,面对骡车倒路轨的突发情况,冯小梅不知所措。关键时刻,孙桂兰冷静沉着,避免了事故。这件事使冯小梅认识到“个人主义”的错误,也让陆师傅对妇女刮目相看。在苏联专家谢道夫和周师傅帮助下,女学员们成为合格的女火车司机。

      ★《人到中年》:根据谌容同名小说改编。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1982年上映。色别:彩色。获第3届金鸡奖、第6届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1982年文化部优秀影片奖。

      导演:王启民、孙羽。摄影:王启民。主演:潘虹(饰陆文婷)、达式常(饰傅家杰)、浦克(饰焦成思)、赵奎娥(饰姜亚芬)、任秀艳(饰秦波)、郑毅(饰园园)、曹雪(饰佳佳)。

      积劳成疾的中年眼科医生陆文婷,心肌梗塞急性发作,倒在1979年的秋天里。这天上午,她连做三个手术:患者是焦成思副部长、张老汉和王小?。其中,副部长是一般的白内障摘除,但其夫人秦波对不是主任大夫、主治医生和党员的陆文婷不放心,之前多次打断她繁忙的门诊,问询部长的手术。

      眼科主任孙逸民看着陆文婷从一个大学生成为医术精湛、一心为患者的顶梁柱,也无奈望着她被工作和生活的重担压垮。抢救醒来的陆文婷,深责自己没尽到妻子和母亲的责任,令傅家杰泪流满面。

      姜亚芬是陆文婷的同学、同事和好友,夫妇俩割舍了心爱的事业,出国了。临行前,在家简单小聚,感慨人到中年的甘苦。

      在医院治疗护理下,陆文婷逐渐康复。发病时,傅家杰打电话给她工作的医院派车未遂,只能马路拦车,一位素不相识的卡车司机送陆文婷到医院。今天出院,医院派专车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