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池边的小鸟

2019/4/8 10:50:09

作者:俞画屏

      很多年了,在我的记忆中,竟然一直有一只小鸟,盘旋于一片空茫的水面之上……

      那片水面,实际上只是一方泳池,在一家工厂的厂内。冬天封闭了不用,显得冷清而寂静。有风的日子,水面便漾起波纹,碎碎皱皱的一层。有闲情的人见了,不免要多瞥几眼,把心也撇得一漾一漾的。

      工厂培训部的教室就在水池边。中午时分,学员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一个教师,我,便生出几分幽情来,临窗而坐,目光散散地落在那一方水池及其周围。半个冬季和半个春季,一直这样。

      有一只小鸟,小得精致绝伦,羽毛是黑与白两色:从头顶到脊背到尾梢,一条弧线地黑;从下巴到脖子到腹部,呈Z字形地白。小鸟一直在水池边蹦蹦跳跳,像一枚灵巧的闪电。

      我每天都见到它,这个孤寂的精灵,一会儿飞起,一会儿落下,却从不去远,始终围绕着水池活动,忙忙碌碌地寻觅着什么。我猜它当然是找吃的东西。可是那一片灰色的水泥地上,又有些什么可以果腹呢?

      它的喙长长的,腿儿细细高高的,应该是以鱼类为食吧。可这池中永远不会有鱼的,它显然是被这一片水面给骗了吧。我曾怀疑过每天见到的并不是同一只鸟。因为没有人把它关在这里,它可以飞得略远一点。几十米外就是一条不算窄的河流,河流旁边还有几条湾汊,湾汊再过去就是长江,再往东就是大海,那儿才是它生存的天堂。但是,连着许多天的观察让我确信,它还是它。别的鸟儿从未飞来过,它也从未有飞走的意思。好几次我在讲课时都被它分了心———它竟飞到了教室的窗台上,好奇地向里面张望。缕缕阳光因了它而更加温馨明亮。

      它那么小,那么瘦弱,一直找不到吃的,会不会饿死?它的父母呢,为什么不来把它领走?我常常这样为它担忧。

      想起15岁那一年,我与父母怄气,闹独立,要离家出走。父母说,我们养你那么大,你欠了我们多少,能够说走就走?我说,等我挣了钱,成了富翁,会把欠你们的都还给你们。母亲说,你的玩具,你吃的饭,你穿的衣服,你上学的费用,很大的一笔钱,你还得起?我说,我会还的,会还得起。父亲说,我们付出的感情呢,值多少钱,你也还得起?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仍然在说,还得起,大不了让法院判一大笔数字,我终还给你们就是!母亲泪流满面,颤颤地问:那你的生命呢,该值多少?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三个月的培训任务完成了。离开工厂的那一天,我向小鸟告别。我真想把它带走,带它到它应该去的地方。蓦然间,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看见两只鸟儿,长着同样的黑白两色的羽毛,个头分明却大了好多。它们一路鸣叫着飞来水池边,直落到原先那只小鸟的身旁。三只鸟儿欢快地蹦跳着,啁啾着。很快地,它们一起腾飞而起,绕池一周,向着远方去了,从我的视线中消失。远方,是那条不算太宽的河流。

      多么相似的情景啊———那一年,在千辛万苦之后,父母终于找到流浪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