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顶安全帽承载着良心与责任

2019/4/26 11:05:44

作者:记者忻意 编辑:宋昕泽

      近日,一条“红黄安全帽相碰撞”的视频引发社会热议,安全帽脆如蛋壳,如何保证安全生产?时值第98届中国劳动保护用品交易会在沪召开,记者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的会场,与国内三家安全帽生产标杆企业的总经理共话安全帽质量问题,随之也揭开了一些行业内幕。安全帽的成本几何?全国有多少家具备资质的安全帽生产企业?在激烈的价格竞争下,生产企业又要顶住怎样的诱惑?

      被央视抽中当“正面教材”

      在橙色调的背景下,一只硕大的安全帽出现在画面正中央,握着它的是一只带着工作手套的手,底下的文字是第98届中国劳动保护用品交易会的主题———砥砺前行爱相随。这幅宣传画是老早就定下来的,而“安全帽”却是这些天各大媒体的热门话题。在4月20-22日第98届中国劳保会召开期间,众多海内外知名品牌如约而至,主打头眼面部防护的E1馆也成为众人参观的热门场馆。

      说到网上热传的“安全帽相撞测试”,为自家产品站台的浙江耐特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蒋旭日立即提起了精神。他点亮手机屏幕,给记者发来一个视频,“中央电视台CCTV-13《新闻1+1》节目,主持人徐卓阳案上摆放着两顶安全帽,其中一顶是我们耐特科技为霍尼韦尔OEM制作的。”

      在电视新闻里,实验者将从市场上买来的两顶黄色安全帽进行对撞,两次碰撞后,劣质的8元的安全帽应声而碎,而59元安全帽则完好无损。“怎么看出来新闻里用的是你家生产的安全帽呢?”面对记者的提问,蒋旭日解释道:“一是看外观,我们代工的安全帽顶部有标志性的‘川’字,二是价格,59元正好是我们产品的市场零售价。”他还强调,这顶安全帽并非企业主动提供给节目组的,而是央视记者随机在市场买来做实验的。

      被当成“正面教材”的还有北京慧缘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安全帽。在央视《东方时空》节目中,央视女记者带着5顶不同颜色的安全帽到检测中心做更为专业的碰撞实验:一个装置顶部悬着5千克的钢锤,距安全帽1米高度做自由落体。在测试中,一顶黄色的帽子顶部已经砸出了一个窟窿,而一顶红色和白色的安全帽则经受住了冲击测试,帽壳没有破碎,也没有碎片脱落。慧缘公司的总经理项海涛说:“红色安全帽的前额处有TISCO的标记,那是我们为太原钢铁独家定制的安全帽,另一顶白色的其实也是我们的产品。”

      安全帽的质量不仅仅是帽壳

      如蛋壳般一敲就碎的安全帽肯定是极其劣质的产品,但两顶安全帽撞击后不破,并不意味着就是合格的产品,国家对于安全帽的检测标准颇为严格。蒋旭日告诉记者,根据国家标准规定,安全帽要符合GB2811-2007要求,测试的安全帽分别经高温50℃、低温-10℃、浸水泡以及紫外线照射后,再做冲击和穿刺测试。

      “比如5千克的钢锤从1米高自由落体,砸在安全帽上外壳不能破裂,传递到头模上的力要小于4900牛顿。如果受力大于4900牛顿,人的颈椎会受到严重伤害,轻者瘫痪,重者有生命危险。”耐特公司的蒋旭日介绍道,现行的安全国家标准还规定了普通安全帽质量不超过430g,对帽檐长度、帽壳内部尺寸、佩戴高度、垂直间距、水平间距、突出物和透气孔等也都明确了标准。他还强调,一旦经受过撞击、穿刺测试的安全帽,哪怕没有破裂,也不可以投入使用了,应予报废。

      慧缘公司的项海涛则表示,除了安全帽的帽壳需要具备抗裂和耐穿刺性能,内部的帽衬也起到吸收、分散冲击能量的作用。“帽衬需要用合格的材料制成,顶带的长度有几毫米的误差,就可能无法起到缓冲作用,导致产品不合格。此外,帽壳和帽衬之间的连接,也要非常牢固,绝对不能脱落。”他还提到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即下颏带断裂的力值应在一定区间内,假如佩戴安全帽时帽檐被勾住,当拉力大于250牛顿时,连接下颏带的一个塑料零件会被扯断,这样的设计是为了防止脖子被下颏带勒住而窒息。

      “正规的安全帽上,印着永久性标识,包括制造商名称、产品型号、生产年月、生产许可证编号、生产合格证等;合格证上还有明确的文字说明,如该安全帽不能用于防护运动和行车,应避免接触油漆、汽油等注意事项。”项海涛说,此外还有一些特殊性能安全帽,根据其性能的不同,还要测试电绝缘性能、阻燃性能、抗静电性能、耐低温性能等。鞍钢集团多年前工厂发生过钢水溅出的意外,所幸炉前工人佩戴了一种集防护面罩、安全帽和披肩一体化的防护用品,有效保护了工人的生命安全。

      做良心产品抵制诱惑

      作为国内最早生产玻璃钢安全帽的企业,太仓市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杨月飞也在中国劳保会上与记者进行一番交流。他的开场白十分严肃:“安全帽是工人最后的防线,一顶安全帽就是一条人命,生产企业一定要做良心的产品、卖合理的价格。”

      杨月飞透露,安全帽属于特种劳防用品,国内有制造安全帽资质的厂家仅245家,每年生产制造的安全帽约3000万顶,但他在一份产业报告中了解到,全国每年消耗的安全帽远超出这一数字,可见这个市场有待进一步监督管理。

      “逛一圈劳保市场,就可以找到各种低价位的安全帽,明显是三无产品。10元、8元甚至4、5元的都有,别看这种安全帽质量不怎么样,可是它们偏偏卖得最好,是爆款。”杨月飞说,在建筑行业,往往层层转包,落到小企业、小包工队口袋的利润已经不多了,为了降低成本,就购买劣质安全帽充数。许多一线工人也缺乏安全意识,哪怕发给他30元买安全帽,他也照样会买10元的用,省下两包烟钱也好。遇到安全月检查,一些小企业还会特地到专业厂家购买50顶合格的安全帽,附上全套资质证书、检验报告供安监部门检查。

      正因为有“低价”的市场需求,有些不法生产厂家也竭尽所能地降低生产成本,比如大量回收使用过的废旧塑料,打成塑料粒子重新做成安全帽,就算卖七八元仍有赚头。杨月飞说:“如果使用合格的原料,一顶PE塑料安全帽的原料成本也要10-12元,加上人工、仓储、营销、税费等各类成本,零售价不会低于20元。”他表示,这属于合理定价,事实上,欧美国家同等质量的劳防用品要比国内的售价高出一大截。

      飞鸿公司曾接过一个1万多顶安全帽的订单,客户又要求再加做3万顶“低配版”安全帽,希望价格低一些,但杨月飞拒绝道:“我要对一线工人负责,有所为有所不为。”无独有偶,耐特公司也遇到过一家企业客户要求定制便宜的安全帽,材料可以薄一点,抗冲击力少一点也没关系,蒋旭日也是坚决回掉了这份订单:“不容许企业生产不符合国标的产品,因为生命是无价的。”

      生产企业向行业发出倡议

      “安全帽事件”的持续发酵,也给行业带来了新契机。据悉,一些安全帽使用企业在自查时,有的发现安全帽质量偏差,有的发现安全帽生产企业无合法资质,还有的发现安全帽超过了使用期限。事件经媒体报道后,采购人员不再“唯价格论”,而是在同等质量的情况下比价。慧缘公司的项海涛表示,公司最近的订单忙得做不过来,一些央企、国企在自查中,怀疑之前购买的安全帽是不合格产品,于是重新采购,“最近的待发货都有几万顶,厂里都赶不及生产”。

      飞鸿公司的杨月飞也透露,上周工业品采购平台“京东工业品”下发通知,对平台内的安全帽产品进行“专项治理”,要求各供应商对经营商品进行自查,限期上传有效的质量检测合格报告,如资质不全或抽检发现质量不符合现行标准的,将对产品进行下架处理。“这当然是好事,当劣质安全帽没了市场,那些生产企业也不会偷工减料,不会挖空心思在价格方面恶性竞争了。”

      上海劳动保护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朱文斌认为,小小一顶安全帽,涉及多方监管的问题。无论是安全帽的生产厂商、销售商、质检部门,还是负责采购的企业、施工队,都应严格把控、保障一线工人的作业安全。“当下存在一些监管职责错位的问题,尽管有资质的生产企业查得很严,但仍有大量没有经过国家监管的产品流入市场。安监部门应该加强对使用单位的抽检,直接到工地抽查一线工人的安全帽。”

      针对安全帽的热点问题,4月20日,太仓市飞鸿塑钢制品有限公司、浙江耐特科技有限公司、无锡市华信安全设备有限公司、无锡市安达安全设备有限公司、上海海棠头盔厂、北京慧缘有限责任公司这6家生产安全帽的标杆企业,以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安全健康防护用品委员会的名义向行业发出倡议:

      以捍卫劳动者职业安全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确保产品质量必须遵守国家标准或高于国家标准,不断提升企业产品质量水平;坚守企业诚信意识与品牌意识,弘扬匠人精神,全面把控产品生产流程,严守产品质量检测大关,杜绝任何不达标不合格产品流入市场;坚持改革创新,不断优化产品设计、理念渗入、生产流程,稳步提升产品整体水平;定期公开产品质量检测报告,发布产品质量信用报告,营造公平、公正、公开的行业竞争环境,推动行业的良性发展。同时呼吁流通企业,坚决不销售假冒伪劣安全帽产品,让假冒伪劣产品无处遁形,切实保护劳动者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