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枪炮声中守护储气罐 ---煤气工人迎接上海解放

2019/4/26 11:07:23

作者:徐鸣 编辑:宋昕泽

      上海是我国最早使用煤气的城市。煤气是一种易燃、易爆、易中毒的气体,在生产、储存、输配、供应各个环节均有严格的技术规范,容不得半点疏忽。所以当上海临近解放时刻,上海的650多名煤气工人,在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下,及时组建起护厂纠察队和抢修队,以防止垂死挣扎的敌人破坏工厂设备甚至煤气储存罐,确保东方大都市和广大市民生命安全;确保煤气正常生产和供应不中断,努力把上海煤气公司完整地交还给上海人民,演绎出紧张惊险的一幕幕。

      壮大党的队伍

      自1865年11月,位于苏州河南岸泥城浜(今西藏中路)的“英商上海自来火房(1934年3月停产仅储气)”开始向公共租界供气,至1949年5月上海解放前夕,仍有“英商上海煤气公司”下属的“杨树浦煤气厂(今杨树浦路隆昌路口)”和国民党政府公用局接管的原“大上海瓦斯会社”所属的“吴淞煤气厂(今张华浜北侧,1940年11月产气)”两家企业生产煤气。

      1949年元旦,毛泽东发表新年献词,发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总动员令,彻底敲响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丧钟。百万雄师过长江,上海解放指日可待。为了适应新的斗争形势需要,上海煤气公司地下党组织遵照中共上海市委关于“有组织有计划地保护工厂、交通、商店、学校、机关,切实保证人民生命财产,使整个上海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重要指示,积极行动起来。上级党组织新派来的联系人范富昌要求煤气公司的地下党员“立刻停止经济斗争,壮大党的力量,为迎接上海解放做准备”。为此,公司地下党组织首先从组织建设着手。本着党的积极慎重发展方针和成熟一个发展一个原则,加快培养和考察,将一些政治觉悟高,敢于斗争,一贯表现较好,能紧密团结在党员周围的进步工人,适时吸收入党。随着党员人数不断增多,经上级领导批准,中共上海煤气公司总支委员会于1949年2月成立。党总支由书记王章标、组织委员乐嘉钦、宣传委员张森构成。煤气公司党总支的建立,标志着发动和团结职工投入护厂行动有了坚强、正确的带头人。

      除了壮大党员队伍、巩固扩大核心领导,党总支还大力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工协”会员。建立党的外围组织历来是中共地下党组织密切联系群众、带领群众完成各项政治任务的有力措施。早在抗战时期,煤气公司的一些进步工人便由地下党员介绍加入了上海工人救亡协会(党的外围组织)。1949年初,地下党组织加快步伐,在积极分子中发展政治上可靠、群众中有威信,拥护共产党的进步工人为“工协”会员;再在工协会员中,挑选符合入党条件的积极分子发展为党员。

      1949年4月,在上海公用事业工人协会党团组织成立后,煤气公司也相应成立了“工协”支会。中共地下党组织则利用“工协”支会作掩护,公开以其名义统一部署和协调煤气公司的护厂行动。

      保护工厂就是保护饭碗

      煤气公司地下党组织在积极做好“壮大党的队伍”和“建立工协组织”的同时,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壮大护厂力量,减少护厂阻力。

      1949年2月,公司地下党组织按照上级部署,展开秘密寄发护厂信件活动,以鼓励积极分子;孤立少数反动分子;争取中间力量。第一次是寄发油印的《护厂信》。信的内容一是宣传解放军即将南下的胜利形势;二是要求广大职工认清保护工厂、保护设备,犹如保护自己“饭碗”的利害关系,并提出护厂任务;三是警告公司内部的反动分子,严令悬崖勒马、停止作恶,接受工人群众监督;四是号召工人群众提高警惕,注意坏人动向,防止坏人搞破坏。护厂信很快就在职工中产生了强烈反响,工人们相互奔走相告:“共产党快来了!上海快要解放了!保护工厂就是保饭碗”等等。而那些反动顽固分子接到护厂信后终日坐立不安惊恐万分。

      第二次是寄发铅印的《告公民书》,对象是本地区保甲长和国民党警察头目。信的内容是警告这些人不要存在幻想,再为反动派卖命,必须老老实实做人。否则严惩不贷。

      另外地下党组织从企业的实际情况出发,利用工会的合法身份,采纳合法形式,主动争取资方配合护厂行动。交涉时,工会说服资方明白护厂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并向资方建议:1.尽管工厂是工人生计饭碗,但做好护厂工作,对资方同样有利。为了保护工厂以及设备,防止坏人破坏,护厂工人需要吃在厂里、住在厂里。资方应给予方便和合作;2.在解放上海过程中,可能会有国民党散兵流窜进厂里捣乱。资方应当迅速在厂区树立醒目标语牌,标明“此处系英国人产业,未经许可不准入内”;3.资方应尽力解决护厂工人的吃饭问题。

      随着炮声离上海越来越近,资方本来就害怕工厂或设备遭战火破坏。如今听到工会打算发动工人护厂求之不得,完全同意工会所提的全部建议,且表示若还有什么其他问题,也请工会提出来,资方一定全力支持。由于资方积极配合,且很快落实,令护厂工人思想集中毫无后顾之忧,可以一心一意扑在护厂行动上,尽心尽力完成地下党组织交给的护厂任务。

      因为煤气的特殊性,所以煤气公司的职工是否严格执行各项生产环节的工艺操作规程、设备管理制度,实行安全生产,对胜利完成护厂任务关系极大。而这一切技术上的把关,都涉及公司三大部门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上级党组织综合了煤气公司职员的基本情况后,认为他们是一股重要力量。如何争取这批中间力量参加、支持和配合护厂行动,是地下党组织统战工作的重中之重。为了能在解放上海的过程中,保证全市煤气正常生产和不间断供应;有效掌握必要的技术、财务、业务档案资料,预备解放后全面接管,上级党组织指派长期潜伏在公司管理层、与许多职员有一定交往的地下党员程达肯去做思想工作。程达肯逐一分析了公司三大管理部门职员的家庭背景、政治表现、工作经历、职务地位和个性特点,有计划地各个击破。他利用交朋友方法,进行家访、串联,宣传党的政策、布置护厂任务。几个业务能力强、为人正直的公司高级职员,通过交心,充分信任共产党,分别向程达肯提供技术、财务资料,并保证保管好所有档案。负责生产技术的高级职员宓锡惠,还提供了杨树浦煤气厂生产要害部门及全市煤气输配管网图纸。程达肯经过宓锡惠介绍,亲自赶往杨树浦煤气厂技术人员王振华家中嘘寒问暖,要求他维护好厂里的设备、维持好生产。通过一系列深入、细致的工作,煤气公司三大部门中的一大批职员加入到护厂行列,从技术上、管理上增强了护厂力量。

      为解放军开辟通道

      不论是西藏路的煤气公司(包括储气站),还是杨树浦的煤气厂,广大煤气工人和职员听从中共地下党组织正确指挥:纠察队负责管辖区内巡逻检查,重点看护动力间、炭化炉、废热炉、储气罐、原煤仓库等,防止坏人捣乱破坏;抢修队则负责遭战火破坏的地下管网和输配设施抢修,确保制气设备24小时正常运转。

      1949年5月24日,住在厂里的护厂队员已经能够听到上海西面传来的枪炮声,解放军大部队逐渐逼近市区。煤气公司的地下党员和护厂纠察队员们心情既紧张又高兴。那天英国主管通知工人提早下班以防不测。而护厂纠察队员全部留下,护厂行动进入最后关头。

      地下党组织随即决定:按原定分工,厦门路以南的储气罐,由工协骨干周万喜负责巡逻防范;厦门路以北的储气罐由工协骨干徐祥泰负责巡逻防范。同时立即在3楼屋顶布置望点,随时观察附近敌人的动静。26日下午1点,解放军战士被驻守在西藏路桥南桥墩碉堡内国民党军火力压住,无法冲过苏州河。2点左右,碉堡内敌军北撤,但隐蔽在煤气公司对面鸿福里的解放军突击部队尚未察觉。经地下党员乐嘉钦同意,由徐祥泰争分夺秒抢时间从厦门路一侧翻墙出厂绕道跑进鸿福里,及时向解放军首长报告这一突发情况。解放军查看了徐祥泰的工作证并经鸿福里居民证实是煤气厂工人后,立即组织部队冲过桥去,为大部队开辟了通道。

      解放军战士冲过西藏路桥后,抢修队员周功振迅速爬上桥堍45米高的3号储气罐,临时应急将木塞堵住1个小时前被躲在苏州河北岸中国银行仓库大楼里的国民党士兵用机枪扫射打穿的水封铁板孔(第2天再由抢修队员岑洪发、邬岳瑞两人连续3小时修补完毕)。

      当解放军后续大部队经过煤气公司向西藏路桥北挺进时,护厂工人激动地冲出厂门,欢呼雀跃,热烈欢迎解放军。有的把事先写上“欢迎解放军”5个大字的大横幅高高举起;有的把欢迎标语张贴在墙上,表示对解放军的敬意。

      也有不少围观群众想跟着解放军部队冲过西藏路桥向北涌去。应解放军首长请求,煤气公司护厂纠察队出动30多名队员,在厂门前西藏路一带维持交通,劝阻群众过桥观战。同时,徐祥泰等10多名护厂纠察队员尾随解放军部队,去苏州河北地段打扫战场,收集散落在地上的子弹、手榴弹、麻袋包、木板等,上交人民保安队上级组织。当天夜间,护厂纠察队(后改为人民保安队)在厂区附近协助解放军进行巡逻,稳定社会治安。

      5月26日傍晚,解放军部队歼灭了苏州河北仓库大楼里的残敌。深夜又在北火车站附近与国民党残兵激战。战斗中,不断有运送伤员的车辆经过煤气公司门口。地下党员动员公司医务室的医生、护士,在公司门口设立临时救护站,为抢运下来必须立刻急救的伤员敷药包扎,然后再送医院,以减轻伤员的痛苦。护厂工人们还自发组织了担架队。医务室的王荣方积极主动与救护大队联系,认真做好救护工作。护士们更是日夜不停、通宵达旦照顾伤员。乐嘉钦、徐祥泰等护厂人员也都坚持值班一直到27日凌晨才休息。煤气公司临时救护站共接收了28个解放军伤兵。

      27日上午,整个上海市区仅剩下杨树浦一带还有国民党零星部队在负隅顽抗。为此地下党员王章林打电话给煤气厂“工协”会员柏庭山,要求提高警惕,随时注意敌军动态,防止敌人破坏生产,配合解放军解放煤气厂。当时,广播电台正在播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解放军优待俘虏政策。杨树浦隆昌路地段又不时传来“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喊声;浦东方向也不时传来枪声。驻煤气厂敌军已经陷入四面楚歌境地。厂大门口警卫岗哨溜的只留下一个士兵,且神不守舍心不在焉。柏庭山瞅准时机,果断夺下哨兵的枪支,并持枪奔到黄浦江边驻厂敌军营地前面高呼“解放军来了。快放下武器。缴枪不杀!”敌军头目自知大势已去,不得不命令士兵们放下武器,举手投降。待下午解放军部队开进厂时,“工协”会员吕宗润将缴获的枪支弹药一一登记上交。

      上海解放后不久,煤气公司全体职工在西藏路公司广场召开“纪念五卅”群众大会,庆祝护厂行动胜利,缅怀工运先驱顾正红,告慰革命先烈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