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匠之师墨子与工匠之书《墨子》

2018/5/14 10:41:08

作者:汤成 编辑:劳动报

      本文为作者关于墨子及其著作的研究心得。作者在熟读《墨子》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古代科技史的研究及其自身的车、钳、铣等基本技艺,钩沉史实,探微寻幽,通过对墨子生平和著述的解读,很好地再现了这位中国工匠之师的工匠精神。

      墨子的时代背景

      历史学家认为:我国历史,“春秋”启自周平王元年(公元前770年),迄于周敬王44年(公元前476年)。于公元前475年,周元王元年始,进入“战国时期。”

      关于墨子的生、死年代,各家之说有:孙诒让《墨子间诂·墨子年表》:墨子生于“定王元年(公元前468年)迄安王二十六年(公元前376年)凡九十有三年。”

      梁启超《墨子学案》:“墨子生于周定王元年至十年之间;西纪前四六八至前四五九。约当孔子卒后十余年。孔子卒于前四七九。墨子卒于周安王十二年至二十年之间,西纪前三九W至前三八二。约当孟子生前十余年。孟子生于前三七二。”

      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墨子大概生在周敬王二十年与三十年之间(西历纪元前五WW至前四九W年),死在周威烈王元年与十年之间(西历纪元前四二五至前四一六年)。墨子生时约当孔子五十岁六十岁之间(孔子生于西历纪元前五五一年)。”

      钱穆《先秦诸子系年·附·诸子生卒年世约数》:“墨子四八W———三九W”。

      任继愈《墨子与墨家》:“墨子约生于公元前480年,死于公元前420年。”

      张知寒《墨子志·墨子年表》:“公元前470年,周敬王四十一年,鲁哀公十六年,孔子卒,是年73岁。公元前470年,周元王六年,鲁哀公廿五年,墨子约生于次年,出生年代上下误差为十余年。公元前390年,周安王五十二年,孟子生于次年前后。”

      综上诸家考证,墨子生于战国时期,于孔子之后、孟子之前,已为共识。

      一般认为,我国继上古“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至夏、商为“青铜时代”。

      在墨子研究中,岑仲勉《墨子城守各篇简注》提出:“郭(郭沫若)氏言:‘铁的最初出现必然还远在春秋以前’”;又说:“如果把用铁迟放在春秋、战国之交,显然压缩我国文化的进展了。”

      关于春秋、战国时期已进入“铁器时代”,郭沫若《青铜时代》有大量论述。但心存疑虑,时有反复。

      在1982年由“郭沫若全集编辑出版委员会编”的《郭沫若全集·历史卷(第一卷)》的编者附注中,以新出土文物,对郭沫若“铁的最初出现必然还远在春秋以前”的论点,予以肯定。

      窃以为出土文物固然是断代重要依据,然也要从文献记载予以考证。文物与文献的互证,是断定一个时代存在的充分和必要的条件。

      考古学往往一个字就能断定文物存在的时代。而时代的进化,也可以从一个字见到其存在。

      窃以为有新石器时代进至青铜时代,其关键字是“铸”。而青铜时代进至铁器时代,其关键字是“锻”。

      “铸”者,铸造也,浇铸也。就是把金属(青铜)冶炀成液(金属液体),浇铸到模子(范)里,造成金属器。即所谓“翻砂”。“铸”使用的金属,可以是“青铜”,浇铸出来的是“青铜器”。也可以是“铁”,浇铸出来的是“铁器”。但这种“铁器”是“生铁铁器”,脆弱易锈蚀,不如青铜器。故《管子》把“铜”称为“美金”,把“铁”称为“恶金”。铁要打。熟铁是生铁打成的。“锻”字在古籍中就是“打铁”的意思。

      “锻”字在《周礼·考工记》作“段”。古时“段”“锻”通用。而正是这个“段(锻)”字,虽有众多注、释、疏、解,由于对“百工”缺乏如实了解,都没有正确说对。

      《周礼·考工记》的“百工”中有“段氏”。然正巧,别的工匠(氏)在《考工记》都有详叙,恰恰“段氏原文已阙”。但,“锻氏”为“攻金之工”是肯定的。“段氏”的职责就是“打铁”。

      青铜器是以“浇铸工艺”浇铸出来的。而铁器的制造工艺则是“锻打工艺”。

      《墨子》中记载墨子守城用了许多铁制兵器。公输般也用铁制兵器,“钩钜”是其中的一种。要把“顺流而退”的兵船钩过来钩住,这个“钩”必定是铁钩,是有相当强度的铁钩。说明那个时代的铁器,那个时代的铁器制造工艺已相当进步。不仅是进步,而且是有了新工艺。这一新工艺就是“锻”,锻打工艺。

      由“铸”入“锻”,从“浇铸工艺”发展、创新了“锻打工艺”,于是,“青铜时代”进入了新的“铁器时代”。

      3.根据以上充分和必要的条件,有理由认为:墨子生活于战国时期、铁器时代。

      墨子的初期经历

      一个人的初期经历是一个人的人生起跑线。影响及于一生。

      墨子的初期经历,于史可稽的,由以下几点:(1)他是目夷族后裔;(2)“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鲁惠公使宰让请郊庙之礼于天子,恒王使史角往,惠公止之,其后在于鲁,墨子学矣”;(3)“盖墨翟,宋之大夫,善守御,为节用。”

      1.墨子有手工业技艺据墨子与墨学研究者的考证,墨子的出生地在今滕州境内木石镇(目夷),是目夷的后裔。

      目夷在春秋时期为“鲁之小邾国”。“邾娄百工之乡。”农业、手工业发达。墨子生于此地、“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长居于此地,应受此地习俗之影响。

      墨子在青少年时期,学到一些农业、手工业的技艺;2.墨子学“儒”。后成一派(1)《论语》:“吾十有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鲁班仙师源流》:“(师)甫七岁,嬉戏不学,父母深以为忧。迨十五岁,忽幡然。从由于子夏之门人端木起……”

      “孟子之少也,嬉游为墓间之事,踊跃筑埋。孟母曰:“此非吾所以居处子也。”乃去。舍市傍,其嬉戏为贾人炫卖之事。孟母又曰:“此非吾所以处吾子也。”复徙居学宫之傍。其嬉游乃设俎豆,揖让进退。孟母曰:“真可以处居子矣。”遂居。及孟子长,学六艺……”墨子应如同孔子、鲁班、孟子,在15岁左右、青少年时期开始学文化。

      (2)墨子学儒者之业。战国初期,还未有诸子百家,“私学”只有“孔氏之学”———“儒业”。以近代而言,上世纪四十年代以前,青少年启蒙教育也是传统思想、传统文化。即使在现时,“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仍被视为启蒙读物。而“三、百、千”是“儒家”的启蒙课本。

      再说鲁班和孟子,学的也是“儒业”。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使墨子成为有文化之人。故在此后,能著书立说。

      (3)老师是史角。向史角学儒,学的“儒业”是———六艺。

      (4)孔子‘三十而立’,创立“儒学”鲁班:“愤诸侯僭称王号,……偶出而遇鲍老辈,促膝宴谭,竟收其业。”;孟子:“卒成大儒”墨子:“以为其礼烦扰而不说(悦),……故背周道而用夏政。”

      (4)战国“稷下之学”,形成天下学术争鸣局,而学后各有所悟,各自成家、成派;

      (5)墨子学有所成,而后自成一家。

      3.墨子曾任宋大夫(1)墨子祖先目夷在宋襄公时是随军主将,是贵族之后;(2)有学“儒”的“学历”,“学而优则仕”,在官府任职是顺理成章;(3)按墨子以上资历,墨子出任“大夫”完全有可能。《史记》的记载是可信的;(4)墨子有手工技艺基础;(5)“大夫”是通称。具体职务多种多样。例如,孔子的职务是“司寇(公安部长)”;(6)按齐国的官书《考工记》,“国有六职,百工与居一焉”,而“作而行之,谓之士大夫”

      墨子所任“大夫”的职务应是《周礼》中“富邦国,养万民,生百物”的“冬官·司空”。

      墨家是“兵工家”

      1.墨家起于百工“墨”,成为一“家”,其经历应不同于孔子的“儒家”。孔子收了许多“学生”,学生把孔子的学说传播而成“儒家”。墨子收工匠为土而教育之,成为一“家”。

      2.墨子做了收其属下“百工”为“徒”,(“禽滑厘子事墨子三年”;“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其徒传墨子的手艺及墨子的各种知识和管理能力;

      3.墨子技巧过人。能须臾“賙三寸之木,”制成“任五十石之重”的“车辖”。“车是古代国家机械工艺水平的集中代表”,“车辖”相当于现在的“轴承”,所以,墨子的技术(动手能力)是相当高的;

      4.墨子的手艺不同于鲁班的手艺。墨子既有木工的手艺还有铁工的手艺;

      5.墨子有铁工的手艺,有以下几点为证:(1)墨子及其徒工的脸色:《墨子·贵义》“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墨子·备梯》“禽滑厘……手足胼胝,面目黝黑……”

      禽滑厘是在干铁工活。铁工和木工的不同之处是:木工干活要远离火种,而铁工必须在炉火边干活。因此,木工干完活,脸色灰蒙,铁工干完活,脸色红黑。铁工平时的脸色比常人黑;由于战国时期尚处于铁器时代的初期,铁工较为少见,铁工工匠脸黑的特征,为人所奇;(2)墨子铁工手艺所做的产品在《墨子·城守各篇》中都有叙述。其中多数是兵器———铁兵。

      6.墨子和禽滑厘是铁兵工匠,墨子是铁兵工匠的师傅。

      墨“经”

      在考古学中,出土文物有自命(自名)的器物不多。在古籍文献中,自命为“经”的,除《墨子》《经上》、《经下》以外,只有《礼记》有一篇《经解》。

      细察《礼记》的《经解》还不是“经”,是“解经”。基本同于《墨子》之《经说》。现时所谓四书五经之“经”,是汉时加的,《十三经》是科举时定的。

      简言之,古籍中的“经”,只有《墨子》中的《经上》、《经下》二篇。

      考证下来,“经”的定义应是“授徒的课本”。《书经》《诗经》《易经》是“儒家”用来教书(上古史)、诗、易的课本。

      雷一东教授说得好:《墨子》中的《墨经》,“是全体墨家成员必读的课本。”考虑到墨家成员主要是一群工匠,文化水平一般不高,为了帮助他们背诵、记忆,就把这些准则写得尽可能短小精悍,易于上口。这就是“经”文。”

      木匠的教本《鲁班经》“经文”也有朗朗上口的特点。

      由此可见,通常带有“经”字的各种《经》,都是让其徒诵读的课读本。

      《墨子》中的《经》,是墨子教导他的徒弟,应知的科学知识和思维方式的“基础教材”教本。《经说》就是应知的专业基础知识的“辅导教材”,《城守各篇》是“专业进修读本”。其他各篇则是工匠应知的“社会学知识”。

      《经》是墨子从自身经验、经历得出的科学知识和思维方法。《经说》对这些知识加以说明。墨学研究者把它分为数学、力学、物理学等自然科学和逻辑学两个部分,分析研究,取得很大成绩。

      应知部分的社会学知识首先是“工匠守则”。是墨子教导学徒为己、为人、为社会的各方面的行为准则。包括工匠修养、工匠道德修养、职业规范、组织原则以及墨家核心思想等等。

      《城守各篇》则是工匠所从事岗位的应会的具体内容。按此意义上说,《墨子》是墨子教育徒工工匠的教材、课本。

      简短小结

      墨子时代是萌发以新的生产技术、创造出效能猛进的新产品,由此改变社会面貌、进而促进思想解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战国时期。

      墨子是其中勇于创新的工匠和社会活动家。对于墨子精神和《墨子》经典文献的时代意义,虽然已有很多研究成果,但也不乏肤浅甚至误解。有待后学,深入研讨。

      (初草于2018年海军节;由柳祖恩、郑荣江改定于劳动节。)附注:“徒工”不是“工徒”。“徒工”是拜师学艺的工匠,是(而)“工徒”是做工的“黔首”。前者是“自由民”,后者是“刑徒”罪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