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逢改革开放大时代

2018/6/8 10:37:03

作者:瞿依贤 编辑:黄公羽(实习)

      这是上海金融文化促进中心《岁月人生思考》刊物的编辑会议,与会成员多数是华东政法大学(以下简称“华政”)的校友和学生。上海爱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范永进,也是上海金融文化促进中心理事长,多年前发起成立了编辑部。作为一个生于60年代初、职业生涯与改革开放同行的人,他有着比一般人更为丰富的经历:亲历了改革开放中很多重要事件的决策与实施;亲眼见证了出国浪潮,股市兴起,全民经商,浦东开发,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很多改变个人命运和转变国运的大事、要事、好事。他感到有必要抢救史料、传承事业,所以聚集了一批以母校华政校友为主、志趣相投的年轻人,共同读书、编书、写书,采访改革开放中的一些重要人和事,走出去、请进来交流。谈论有鸿儒,往来皆志者,分享的是在这个大时代,如何书写历史、传承精神。

      范永进:与改革开放同行的多彩人生

      “大时代”是范永进对这几十年变化和经历的人生感悟和总结,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他在《用大思维来把握大时代》一文中总结了“大时代”有“四个大”的特点。共产党领导下的改革开放彻底改变了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中国融入全球化,也在促进全球化,世界格局正在呈现“大分化”;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一系列事件加剧全球“大动荡”;人们的思想观念、价值取向及生活生产方式呈现“大颠覆”;进入新的大国竞争时代,全球范围面临“大转变”。他认为,“大时代”的另一个特点是“四个化”,即全球化、市场化、信息化、浓缩化。时空压缩在中国体现得尤为明显,中国人用40年的时间走过了其他国家200多年走过的路。

      范永进说:“40年来,我们这代人是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见证者,也是丰硕成果的受益者,更是整个进程的参与者。所以我希望把自己对时代、对人物、对事件的感触与感悟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范永进出身于革命军人家庭,从小就怀有强烈的历史使命感、社会责任感,1979年招飞入伍后分别在保定空军二预校、石家庄空军四航校学习和训练,与“神舟”五号航天员杨利伟是校友。转业后,他先在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系统下的瑞金宾馆工作,于1982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华政国际法系。

      大学毕业后,范永进分配进上海市外经贸委系统的上海国际经济贸易研究所,为自己的从政生涯打开了一扇大门。1988年到2012年这二十多年,是范永进从政生涯中的一段重要时期,他先后在上海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外资委”)、上海市证券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证管办”)、上海上市公司资产重组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重组办”)和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以下简称“金融办”)工作,这四个部门当时都是上海市政府新设的经济、金融综合管理部门。多部门、多岗位的工作经历让他见证、参与、感受了上海改革开放以来从停滞到腾飞、从封闭到开放、从后卫到前锋的历程。

      外资委时期1988年4月,朱镕基当选为上海市市长。

      为了改善上海的投资环境,引进外资发展经济,他雷厉风行地创建了“一个图章”机构———上海市外资委,并亲自兼任主任。

      当时上海作为全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仍然受到计划经济的延续影响,经济发展速度和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的南方省市相比差距明显。一边是外商急于来沪投资,一边却是审批手续繁琐、缓慢,政府部门之间公文旅行,重重“关卡”。有时一个项目审批要经5个委办、20个局,盖40多个图章,多则要盖126个图章。外商逐门奔走,不胜其烦。市外资委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建立的一个权威、高效的外商投资管理机构,为外商提供“一站式”服务,是上海改善投资环境的重要举措。

      范永进到外资委后主要负责法规、文件的起草工作,同时做一些引进外资方面的研究工作。因为要立法,所以需要掌握各方面情况,范永进也因此有机会列席外资委主任会议,与各个单位打交道,见到许多领导和专家。

      在外资委工作期间,范永进作为具有法律专业知识,又有社会实践经历的大学生,很快成为骨干,并担当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当时,静安希尔顿酒店、波特曼商城和花园饭店都处于在建状态,法律专业出身的范永进和老同志一起去调研,看看合同中有什么对中方不利、外方为什么这样做,进行调研以后形成调研报告供领导和上海利用外资工作参考。1991年,范永进参与见证了中国第一支人民币特种股票———电真空B股的发行,并因此结识了独具个性特点的企业改革大家薛文海。

      从调研到外资立法实践,范永进个人伴随着单位一起成长,见证着“一个图章”机构巨大而又显著的作用。1988年前,上海总计吸收外资项目91个,实际利用外资1.18亿美元;而到了1991年,仅一年就有365个外资项目,平均每天一个。值得一提的是,因为一个图章机构能干事、干成事,它的实际职能还不仅仅局限于引进外资,当时市政府把很多工作都放到了外资委,比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的创设、对外土地批租的推进、南浦大桥建设资金的筹措、浦东开发开放的前期准备,以及提出重建上海金融中心、企业发行B股组建中外合资股份公司审批等等,这些都是在外资委成功落地或酝酿起步的。

      正是当年市长朱镕基独创的“一个图章”机构将上海推到了对外开放利用外资的快速发展轨道上。这一举措和其他措施相配合,对加快上海经济建设步伐和增强经济中心城市功能,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并且,上海的发展与振兴,其示范效应和辐射功能也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改革开放与经济建设的进程。

      证管办时期上海市证管办是1993年3月成立的。此前,1990年12月19日,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开业典礼在浦江饭店隆重举行。巧合的是,大约在41年前,1949年6月10日,范永进父亲范玉高所在的华东野战军警察总队受命查封了位于汉口路上当时远东最大的上海证券交易所,这是上海解放初期实施的人民币金融保卫战。1990年上证所开业时的范永进,可能还没有想到将与证券业结下数十年的不解之缘,也没有想到,父子两代党员干部,会以自己的人生经历分别参与并见证:中国共产党有能力管好远东第一大都市,也有能力把上海重新建成国际金融中心。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这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也是中国股市奠基和跃进的重要年份。这一年,上海和深圳的证券交易所已经成立两年。8月10日,深圳在发售新股认购抽签表的过程中,造成秩序混乱,史称"8·10事件"。1992年10月26日,中国证监会成立。

      为了响应邓小平南方谈话,促进上海股市大发展,上海成立了市证管办,作为地方政府探索证券监管和推动股市发展的重要管理部门。范永进作为前期已参与上海股市工作的相关人员,于1993年4月调到证管办工作,对于地方政府下大力气搞好股市促进经济发展的工作,他深有体会。

      范永进到证管办后,先是负责法律工作。不久,他就被安排从法规相关工作转到企业管理方面,成为上市公司这一块的业务负责人。新成立的证管办主动发挥作用,刚成立就做了重要工作,范永进回忆道:"1993年,我们在1992年发行了50多只股票的基础上又推进了30多家企业改制上市。"1993年11月,范永进和万国证券公司相关人员一行,为耀华皮尔金顿发行B股出国路演,期间深刻感受到了英美等国的发达程度和金融中心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特殊作用。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中央首次紧急召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原属地方管辖的证管办均收归中央。1999年7月1日,上海市证管办则正式归属中国证监会,更名为"上海证券监管办公室",作为中国证监会的派出机构。证管办存在了6年,范永进也在证管办工作了6年,这期间,地方的证管办主动做好市场管理和服务方面的工作,也为推动上海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作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例如,当时为抬高买卖股票的门槛,都是需要先买认购证的,一张认购证30元钱,上海仅在这方面就收入了十几个亿。后来,这些经费都划拨到各市政、民生等项目中,也用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环境建设。

      重组办时期1999年3月,为了继续做好推动地方上市公司发展,监管指导上海本地证券市场的工作,上海重组办正式成立,独立对外办公。范永进调任重组办任主任一职,开启了3年多上海重组办的职业生涯。期间,他参与见证了风起云涌的上海上市公司资产重组历程。

      自1996年起,一部分上市公司尤其是上海本土的早期上市公司出现效益不佳、业绩较差、盈利水平和发展潜力明显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的情况,资产重组成为上海上市公司寻求再发展的重要途径。

      范永进担任上海重组办主任的时期,也是上海上市公司资产重组的全面开花的阶段,资产重组在上海数十家上市公司中展开。在1999年至2002年间,上海出台了《关于促进上市公司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关于推进本市上市公司国有股权优化配置的若干意见》《关于进一步规范本市上海公司国有控股股东若干行为的意见》等一系列具有突破创新意义的政策。上海上市公司重组的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形成了一系列具有推广作用的模式和范例,如脱胎换骨置换的"钢运模式",整体置换后增发新股的"龙头模式",吸收合并的"巴士模式",借壳上市的"强生模式",先托管、后收购的"金陵模式",股份回购的"申能模式",并壳让壳的"大众模式"等等,被全国各地的上市公司资产重组工作效仿,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

      此外,范永进还亲历了2001年PT水仙退市的重要事件,这是我国证券市场退市机制正式启动的首例。在重组办工作期间,范永进也见证了中央有关领导支持上海证券市场发展,为上海抓住机遇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回顾往事,范永进感到,上海以"重组办"推进上市公司重组再发展,在全国范围内是首创且独创的,这一做法起到了推动证券市场发展的重要作用,促进了证券市场的资源优化配置和优胜劣汰的机制,并且对全国范围内的上市公司重组而言,也具有良好的示范意义。金融办时期2000年,上海明确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方案,设定了三步走计划,即"五年打基础、十年建框架、二十年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按照这个计划,上海应在2020年基本完成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

      2002年,上海市成立了金融服务办公室,原重组办整体并入市金融办,范永进担任金融办副主任,继续负责上市公司重组和证券市场的工作,还参与负责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许多相关工作。

      范永进在金融办一干就是10年,在这期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工作进入了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很多大事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解决了历史遗留的特殊问题,为中国证券市场,乃至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打下坚实基础;2007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听取股市汇报,热切关注上海证券市场的发展,范永进在会场聆听;2009年见证国务院关于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19号文的落地实施;2011年参与陪同俞正声书记出访欧洲四国考察金融市场……

      金融办的工作让范永进完整地了解、见证、参与了上市公司、资本市场以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事业,还创设了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等为中小企业、"三农"、地方经济服务的准金融机构;参与了上海金融业联合会、小额贷款公司协会、PE投资协会等的组建和联系等工作。

      回顾从政经历,范永进感到,自己躬逢盛事,赶上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好时代,身处上海这样一个改革开放排头兵、先行者的城市,又遇上了很多具有战略眼光和杰出胆略的大领导,才能抓住机遇参与、见证这些改革开放的大事。

      2012年5月,范永进担任了上海爱建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爱建是中国改革开放后首家民营企业,是在邓小平对原工商业者"钱要用起来,人要用起来"的号召下,以刘靖基为首的海内外1000多位工商界人士于1979年9月22日筹资创建的,是一家几乎与改革同龄、与改革同行的特殊公司。2016年7月,爱建按照市委要求基本完成重组转制,重新回归民营,范永进留任党委书记并担任副董事长。

      "老七班":在改革开放中感受绵长情怀

      回顾自己与改革开放同行的这段历史,范永进感到通过高考抓住上大学的机会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启航站。高考恢复之初的几届大学生被称作"天之骄子",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后来成为改革开放的中坚力量,其优秀者在各个领域里担重任、挑大梁,同时,也获得了与同龄人天壤之别的人生际遇。

      2017年11月,由范永进和他的同班同学们所编的《1982华政情缘》一书被当作华东政法大学建校65周年礼物,在庆典活动上向领导嘉宾赠阅。这本书以师生们对考大学和大学生活的回忆,毕业后各自人生轨迹的发展,以及学校领导、老师、学友的共鸣和感悟为主要内容,从一个班---"老七班"的扬帆远航来折射改革开放大时代的多彩故事。

      创建于1952年的华东政法学院,曾经历坎坷曲折的三起两落办学历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华政于1979年2月再度复校。全院教职员工齐心协力,克服重重困难,在原址(圣约翰大学旧址)很快完成了复校任务,当年暑期就开始招收本科生。1982年,华政录取复校后的第四届新生403名,来自华东地区六省一市的学生被编为八个班级,入学时未分专业,范永进分在七班并担任第一任班长。大三时,学校按照学生的兴趣和所长重新分成法理班、刑法班和民法班等专业班级,范永进分到国际法班,"老七班"是指分班前的七班,共50名同学。

      师生之情"老七班"是一个大家庭,结伴而行,互帮互助,几年的相处在同学之间催生出家人一般的亲情。班里有不少同学来自农村,当时学校按月给每位同学供应28斤粮票,有的男同学不够吃,家里也没条件贴补伙食费,有些女生就把自己多出来的粮票送给吃不饱的男同学。女同学吃不完的粮票统一交给班干部,然后再分配给需要的男同学。

      1982级的班主任姚鸿源老师和范永进等班干部,对经济条件差的同学特别关照,不仅代为介绍勤工俭学的兼职,还为家中遭遇变故的同学组织捐款。作为曾与1982级四百多位同学朝夕相处的老师,如今已故去的姚鸿源亲历了从欢迎新生入学报到,到欢送同学毕业统配的过程,他曾表示与82级校友"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政治辅导员章家敏老师对"老七班"的学生在政治上、学习上、生活上都给予了充分的关心和关爱,找学生谈话从来没有居高临下,总是娓娓道来,实实在在。他的辅导员工作笔记密密麻麻记满了关于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点滴。

      还有一位现已104岁的章人英老师,在《1982华政情缘》中自述,以垂暮之年应聘至华政任教,在华政为研究生授课至82岁。他回忆起首次到华政报到,与校领导在简陋的帐篷中见面并交谈,他说,办公室设在帐篷,反映了当时的校领导在恢复旧貌、重筑新颜时的一番艰辛创业的华政精神。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在学生们的回忆文章中,这样的老师还有很多,正是这样一批德才兼备的老师们的教导,为"老七班"引领了良好的班风,为"老七班"学子们打下了坚实的功底。

      敬业风气作为复校初期的学生,"老七班"的同学亲历了华政那段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过程。用范永进的话说,"不仅仅是师资紧张,而且住房、物资也都是因陋就简"。当时整个华政只有十七八个正副教授,且教学楼和校舍都十分紧缺,学校党政领导决定先建图书馆与教学大楼,党政工团则让出办公室,在帐篷里办公。由此,华政留下了一段被沪上高校传为"帐篷精神"的佳话。

      复校后的首任院长徐盼秋、首任副院长曹漫之面临着师资队伍青黄不接的僵局,紧要关头,他们提出:"到社会上招聘人才!"华政的发展史印证了这是一个具有重大影响的决策,章人英、洪丕谟、江海潮等一大批专业人才就是那时应聘进来的。这在当时大大扩充了华政的教师队伍,师资匮乏问题得到缓解。

      受"帐篷精神"和学校老师敬业精神的感召,加上大环境积极向上的氛围影响,当时的华政学生学习异常刻苦,"甚至可以说是玩命的"。范永进在读大学之前有过当兵和工作经历,初尝甘苦的他更加珍惜进大学的机会。在范永进的印象中,当时法律专业有法学基础理论、宪法、法古文、中国法制史、外国法制史和罗马法等课程,虽然艰深,但勤奋学习的他门门功课都是优。同窗友谊除开学习,大学生活对范永进人生的重大影响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同窗之谊,他和"老七班"、国际法班以及班里班外的同学、校友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八个人住一间寝室,一些大课是七班和八班一起上的,全年级400个人还经常一起参加各种活动,所以全年级同学之间都十分熟悉。"范永进回忆说。

      乔秀良也是"老七班"的一员,他回忆起与范永进初次见面时,"身着绿军装上衣,英姿勃发、气宇轩昂"的范永进笑意盈盈来到他的寝室。范永进的随和让他印象不错,他急忙拉开帆布大提包,将自己长途跋涉从家里带来的莱阳梨拿出来跟大家分享。

      现任职于上海市工商管理局的朱兵是范永进同寝室的室友,他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在他四年华政校园生活的日记中,1982年9月7日那天的日记写道:"现在八个床位已经满了。我在7号下铺,很满意。其他的同学来自华东六省,除了2号床铺的范永进。特别提一下他,他是上海人,自学考上的,当过解放军(空军)。"当时开学才两天,这以后,朱兵、范永进和同学们一同作息,一同起居,一同学习,也一同成长。

      曾任最高人民法院庭长的孔祥俊也是"老七班"的一员,曾编撰出版了《法官如何裁判》《法律解释与适用方法》《司法哲学》《知识产权保护新思维》等多部专著的他说自己的大学生活"更多的是默默读书学习","虽然平凡,也很难忘"。华政生活给他这位山东汉子留下了浓厚的江南情结,所以年过半百的他毅然由京赴沪工作。

      尽管条件艰苦,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华政校园却热闹不减。范永进在学生会工作时组织过当时流行的知识大奖赛,影响很大;还有毛笔字、钢笔字、演讲、朗诵等比赛,大家也积极参与;他还组织了书法、摄影等协会,在学生食堂里举行集体交谊舞活动,开展了英语角等兴趣活动。这些活动活跃了校园氛围,受到广泛欢迎。

      事业有成当年"老七班"的同学们如今在各自的岗位上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他们中有的在律界风生水起,有的在政界多有建树,有的在学界声誉鹊起,有的在商界叱咤风云,还有的走出国门去到海外发展。

      国浩律师(上海)事务所合伙人宣伟华,曾多次在《法学》杂志、《法制日报》《上海证券报》上发表文章,从没有忘记自己是法律出身的责任,如今已是名扬全国的代表小股东利益的大律师;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晓带领团队,依托锦天城大平台,为浦东新区的标志性开发区域---上海金桥经济技术开发区、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经济开发活动提供了大量法律专业服务,为上海前滩国际商务区的城市综合体建设提供总法律服务,亲历了一个个数亿元乃至数十、上百亿元的重大商业项目谈判、落地、建成;日本大江桥律师事务所律师纪群取得了日本的外国法执业律师执照,作为一名中国律师以及在日本的外国法律师,在中日经贸和投资合作中发挥了定纷止争和中日友好桥梁的作用,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提供了法律服务。

      乔秀良是山东省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庭长,孔祥俊是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讲席教授,李进才是江苏百年英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正良是浙江国傲律师事务所主任,钱立刚是安徽长江人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新云是福建升恒律师事务所主任,赵翔是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

      当年老七班的同学到现在感情依然不减,常常小聚。笑说当年艰苦又灿烂的校园时光,也交流彼此的工作和生活近况,同窗之谊历久弥新。

      华政人:在改革开放大潮中的使命担当

      八十年代初考入大学的人,多数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他们是一个被深深打上时代印记的群体。他们经历了中国社会由一元到多元、由禁锢到开放、由停滞到发展的巨大变迁。见证这段历史的不只是范永进一人,也不止"老七班"这一批,他们是整整一代人,华政法律人就是这滚滚洪流中的一股。

      苏州河、华政桥、大草坪,韬奋楼、东风楼、交谊楼,让多少华政学子魂牵梦绕、无法忘怀,那一代华政人的人生旅程也在此起航。一大批与范永进同时代的华政人都赶上了好时代,经历改革开放,在各个领域做出了骄人成绩。例如:"高大上"戈峻,苹果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华政人"国际化"的标杆;"高富帅"周传有,中金集团董事长,华政校友财富排行榜第一名,为富且仁,华政人"创业人"的榜样;"接地气"周惠珍,南京西路街道党工委书记,战斗在为老百姓服务的最基层,华政人"实干家"的典范。此外,还有毕业于北大的"尽使命"邹碧华,在华政兼职任研究生导师,生前系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因公殉职后,习近平总书记为他题词:"新时期公正为民好法官、敢于担当的好干部",理应成为华政人"理想者"的楷模。

      华政优秀学生华政依照现代教育理念,培养了一大批富有献身精神和具有现代法律意识、为法治社会所需要的优秀法律人才,1984级的吕红兵是其中之一。他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国浩律师事务所首席执行合伙人,2015年9月15日,他以校友身份在华政2015级研究生开学典礼上发言:"华政的厚重与时尚、笃志与立行、睿智与谦和、大气与进取,足以构建滋养与培育我们人生观与 价值观的丰润基础。"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李志强是华政1986级的校友,他是首位在国际大律师组织---环太平洋律师协会任职的中国副会长,2012年党的十八大闭幕当天,他以全票获评一级正高律师。在《中国法律》《法学》《中国律师》《中国司法》《亚太论坛》《中国证券报》《金融市场研究》等中英文境内外专业报刊上发表论文百余篇的他,出版了专著《跨国并购的法律实务》等4部,主编《项目融资法律实务》《资本市场律师实务》等20多部,专著《律师的舞台---李志强执业手记》获上海市律师协会律师专著评选一等奖。

      像吕红兵、李志强这样活跃在律界的华政人还有很多……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曹建明是华政1979级复校第一年的学生,后来留校任教,从1997到1999年期间担任院长。

      曹建明用睿智和坚韧蕴育出了一串串丰硕的果实:主编、参编了30余部著作、辞书;在国内外报纸杂志上发表论文300余篇。其中《国际产品责任法概论》和从法律角度论述关贸总协定的《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均为我国第一部有关专著。由他任第一主编、长达150万字的三卷本《国际经济新法论》填补了我国国际产品责任法、国际反倾销和反补贴法、国际反垄断法、国际经济组织法、国际环境法等六大法学的空白,荣获了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1986-1994年)著作一等奖,是上海法学界8年来唯一的一个一等奖。

      每一个华政人的境遇、理想可能不同,但他们对于历史所承担的责任是共同的。曾任华政党委副书记、副院长,现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市总工会主席的莫负春与华政校友在《我们应该为历史留下什么》一文里写道:"当年圣约翰的创始人独步上海西区的一块荒蛮之地,心中是一种何等的景象。当年的华东政法学院的老领导们身在潮湿、闷热的帐篷,心中又是何等的境界。"

      山东省烟台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邵汝卿从事检察工作近30年,始终坚持平等原则,即坚持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他说,在未来道路上,他将继续践行"笃行致知,明德崇法"的校训和苦干实干的"帐篷"精神,用自己的努力诠释华政精神,以实际行动为国家法治建设贡献力量。 周传有曾在本科母校华东政法大学任教,后至珠海建设银行任职。1995年,周传有成立中金投资。中金集团自成立以来,立足上海,面向全国,走出了一条风险低、见效快、回报稳、可持续的现代企业发展之路,现已拥有二十余家成员企业,资产总规模数十亿元。作为华东政法大学85届校友,为回报母校、激励促进师弟师妹们学成栋梁,2008年5月,周传有所领导的中金集团投资公司决定捐资,在母校设立"缘法而行"奖学金。

      戈峻是华政1982级的学生,他为《1982华政情缘》一书写的文章---《生命中永远的华政》里写道:"当时学校刚复校三年,苏州河上还飘散着异味,校园桥是新建的,河东的宿舍楼和学生食堂也是全新的,大操场的位置还被果品公司的棚户挤占着……一切百废待兴。" 然而,"不完善"的校园却成了他日后法律生涯的"圣地",并让他为之着迷和全心付出。后来,戈峻离开祖国,踏上了美国那片陌生土地,再后来又加入了英特尔公司。他刚加入英特尔的时候,英特尔在中国只有一个小小的办事处,人员不过百人,在中国的营业额只有三千万美元。他参与了英特尔在中国乃至亚太区从小变大的历程,参与了英特尔在中国近五十亿美元的重大投资项目的决策和执行,以及一系列重大产业合作项目。身为英特尔中国区的董事总经理,他经历过惊心动魄、夜不成眠、山穷水尽,最终看到柳暗花明。

      如戈峻所说,有正确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知识丰富、志向高远、拥有独特的技能、勇于创新又能吃苦耐劳的华政人一定会拥有光明的未来。

      华政现任党委书记曹文泽在上海圣约翰大学第十一届世界校友联谊会上致辞:"而今,有每一位华政人以及众多受益高校的师生励精图治、激情奉献,以自己的风采传承着优良办学传统。我想说,这座菁菁校园永远是所有约大校友的精神家园。"华政现任校长叶青是华政1981级的同学,他在某次博士、硕士学位授予仪式上说道:"作为华政人,作为法治建设的同行者,希望你们常怀感恩之心、常念家国情怀,把个人价值寄托在对国家、对人民的大爱和奋斗中,以坚定的信念、过硬的本领,挑起这幅责任的担子。"

      1983级的刘晓红在担任华政副校长期间曾对媒体说:"在逆境中追求卓越,是华政人的品格,不变的品格。"的确,那一代华政人无论从事法律工作还是其他工作,始终都有着法律人的气节与气宇,凛然正义,"富贵不淫、威武不屈";也有着法科生的气质与气度,书卷般儒雅,"腹有诗书气自华";还有着华政人的气势与气场,敏感、敏锐、敏捷,"纵横四海"、"游刃有余"。 从稚嫩的学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教师,华政副教授李琴在讲台上一站就是32年。她不仅超负荷完成专科、本科、硕士研究生的教学工作,还在课余时间承担编写教材、撰写学术论文等科研任务,不仅被评为学校首届优秀主讲教师,两次获得华政三八红旗手称号,还被同行们推选为中国法学会法律文书研究会常务理事。

      江苏警察学院副教授赵石麟,山东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所长、研究员李海峰等也依然坚守在学界,从事有关法律的研究工作。

      这一代人该有人来记录。因而,范永进和其他编辑部成员一起读书、编书、写书,在记录改革开放大时代的同时,也努力留下这些人的足迹,记录这代人的历史。

      结束语

      为了留下改革开放大时代的历史故事,弘扬传承改革开放大时代的勇气和精神,范永进提出了以"分享人生、回报社会,留下足迹、记录历史、培育新人、传承事业"作为《岁月》刊物的宗旨。自2007年创立至今,他们走过了整整11个年头,聚焦的主题大致经历了"股市回响"、"往事回望"、"岁月人生"和"金融文化"四个阶段。

      十年功夫,成果累累。刊物已经编写出版了20余本书籍、42期《岁月人生思考》杂志、8期《我们》小报,并且制作了3部文献纪录片。像《中国股市早年岁月(1984-1992)》、《见证中国股市》等书籍已成为研究股市历史的经典之作;《"一个图章"机构的往事---上海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初创纪实(1988-1992)》、《上海金融改革往事》等书籍是反映改革开放时代精神和风云人物的重要资料;《父亲范玉高的足迹---兼记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参军革命到上海的那一代人》等书籍是反映一代革命者的人生轨迹,也兼带出从革命到改革的薪火传承;《岁月人生思考》杂志则是兼具思想性、史料性、可读性于一刊,受到广泛的欢迎和认同…… 十年磨剑,人才辈出。他们的成员在读书、编书、写书中成长,上述提到的《见证中国股市》执行编辑魏华文和王蕾、《"一个图章"机构的往事》执行编辑沈霞和何单、《上海金融改革往事》编辑罗羽琪和荣华等都是"80后"、华政毕业生。他们在书刊杂志编写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得到历练,成长为编辑部的中坚力量;他们的师弟师妹们丁晏絰、李佳、郝丁丁等也在编辑工作的实践和交流活动中锻炼了能力,成为编辑部里的重要成员;在老成员带领下,新生力量"90后"梁博杰、阎云迪、危钊强、张汝钦、杨怡红等也积极参与到了杂志书刊的编辑工作中来。

      在范永进带领下,他们基本每周日下午都要聚集在一起,或讨论工作,或交流体会,或走访座谈,春夏秋冬,几无中断。编委陈岱松是一名"70后"、华政教授,他表示:"我们现在所做的,不管是出书还是访谈、座谈,包括《岁月人生思考》这本杂志在内,都是非职业也是非营利的。但是我们全心投入,希望能够全面系统地对历史、军事、金融、文化等进行记载。"一番话,道出了一批华政人"生逢改革开放大时代,记录改革开放大时代"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