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文昊用“小牙齿”做“大文章”

2019/4/12 10:08:27

作者:记者陈琳 编辑:宋昕泽

      3月28日,徐汇区牙防所所长钱文昊自上海市人社局领导手中接过了由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站在镜头前合影留念,手捧鲜花展示证书的钱文昊表情之中仍带着一贯的严肃。但了解他的同事和由他诊治过的口腔疾病患者都知道,这位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钱所长,处处为患者着想,这份荣誉实至名归。

      和牙齿打交道20多年,钱文昊用其精湛的显微根管诊疗技术为患者保住了5000多颗有疑难杂症、被“判死刑”的天然牙。有人估算过,如果他选择将这些病牙拔除,全部换上假牙,至少可以给牙防所多创收七千万元。显然,这是一种对牙医来说既轻松又赚钱的治疗方案。然而,一心为患者着想的钱文昊却对此不以为然。“医疗的本质是治病救人,对患者而言,天然牙的舒适度和功能性都是假牙无法替代的,明明可以用更经济的现代医学治疗手法治疗病牙,为什么要选择更昂贵的方案?”近些年,过度医疗现象普遍存在于口腔医疗行业,钱文昊对此抱持批判态度:“医学生誓言之中已经把医生入行的初衷写得很清楚了,一旦医疗行为过度商业化,那就背离了医学本质。”

      不只是医术精湛,钱文昊的高尚医德更是赢得了领导、同行和患者的认可。他先后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上海工匠”、上海市先进工作者、市职工职业道德建设十佳标兵、世博会工作优秀个人等三十多项荣誉称号。

      记者约访钱所长,是在周四上午9点半,此时,钱文昊刚刚完成了一个手术,走进会议室时他步履匆匆,慕名而来的患者还排着队在候诊室外等候。实际上,作为徐汇牙防所所长,钱文昊完全可以不用再亲自问诊,然而,来自全国、辗转各大医院后登门求医的患者仍络绎不绝。因为不忍心让患者白跑一趟,忍着牙痛,带着失望的表情走出医院大门,为病患加班加点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能在“小牙齿”上做出“大文章”,把徐汇牙防所这样的基层牙防单位打造成口腔医疗行业的“金字招牌”,钱文昊究竟是“何方神圣”?

      其实,自称业余生活简单到乏味的他一点也不简单。

      “虎劲”破解毫厘之间的难题

      钱文昊属虎,戴着银丝边眼镜、总是以白大褂形象示人的他面相温和,骨子里却有着一股较真的“虎劲”。20多年前,国内对口腔治疗和保健的重视程度远不如当下。因此,和其他科室相比,做口腔科医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选择,不仅又苦又累,在很多人眼中技术含量还不怎么高。但钱文昊却看得很清楚,牙病给患者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和痛苦,严重的还会影响进食甚至是日常交流。从医学院口腔科专业毕业、正式成为口腔科医生的那一刻起,他凭着一股不服输的“虎劲”,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口腔医生的岗位上做出名堂,让患者不再饱受牙病折磨之苦。

      然而,和很多新人一样,初出茅庐的钱文昊却在他的职业生涯之初遭遇了迷茫。因为从医学院毕业不久,面对现实中的患者,钱文昊严格遵照教科书上的标准来处理,但他发现很多病例按照教科书方案根本无法治愈。“不能把患者治好,手术失败,医生往往要比病人更郁闷、更痛苦。”全心全意的治疗,却不能得到满意的结果,这种难以为外人道的迷茫和痛苦让钱文昊辗转反侧,如鲠在喉。

      书上没有标准答案,需要他自己在实践中想办法,剖析病因,对症治疗。“用什么措施能提升治疗效果?”“怎么样才能减少病患的痛楚?”“这种病牙应该用什么方法保住?”“以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牙齿美观一些?”入行伊始,钱文昊每天都在脑海中琢磨这些问题。为病人着想,急患者之所急,促使他在八小时工作之外,依然潜心钻研,埋首于医学专著,去学术网站上寻找原版资料,写论文、写报告、写讲稿,寻找治疗新招……原本不用加班、不用急诊的口腔科医生被他干成了“超长版”。

      日复一日的刻苦钻研,让钱文昊成为了牙防所的业务骨干。2006年,已经在牙医岗位上坚守十年的他被卫生局选派送往美国学习深造。对钱文昊来说,这是一个能直接接触、学习世界先进口腔治疗医术的宝贵机会。从2002年开始,钱文昊就在查阅英文原版资料时,接触到了国外的口腔显微根管治疗技术。他发现国内研究、应用显微根管治疗技术的专家寥寥,只听说北京某教授有所涉猎。而这项技术对于解决口腔疑难病例极为有效。因此,在美国钱文昊果断选择了这个方向进行深入研究。

      但是在深造的过程中,钱文昊发现:如果照搬美国的显微根管治疗技术,直接用来治疗国内的口腔病患并不完全合适。“因为人种不同,国外患者的牙齿相对比较大,根管比较粗,而国内患者的牙齿比较小,根管比较细。同时饮食习惯也不同,西方人喜欢吃牛奶、牛排,而中国人偏好咬、嚼偏硬的食物,最终造成的牙齿损伤和疾病种类也是有区别的。”回国之后,钱文昊针对国内患者口腔环境的实际情况,调整了治疗仪器、操作手法,改进了治疗技术。他在根管峡部处理等方面进行了4项技术创新,并创立了上海市第一个显微根管诊疗室,使根尖手术的成功率由72%上升到95.2%。

      72%上升到95.2%的数字背后,是钱文昊和他的团队辛勤的探索。曾经有一位慕名而来的美籍华人,下前牙肿痛,严重影响正常进食。她在美国看了多位专家,得到的结论均是必须拔牙之后再做种植修复。而拔除牙齿之后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进行种植修复,这位患者的女儿即将举行婚礼,她不能缺着门牙参加女儿的婚礼。

      在出国前,这位患者一直在徐汇牙防所治疗,并且取得的效果都令她感到满意。当陷入两难时,她想到或许可以回国试一试。当这位患者求助于钱文昊时,离她女儿的婚礼只剩两周,时间相当紧迫。钱文昊在了解这位病患的具体情况后,当天就采用显微根尖手术一次完成了治疗。这次手术不仅当时让这位美籍华人保住了四颗患牙,回诊时检查,术后愈合良好,炎症也完全消失了。

      在完成手术的一个多月后,这位患者再度买机票飞回上海,专门为钱文昊送来了锦旗和喜糖。除了对钱医生表示感谢,她也十分感慨:“我一直以为美国医疗水平世界第一,但却是你让我带着自己的牙齿参加了女儿的婚礼,没有因缺牙而抱憾终身!”然而,钱文昊的研究并没有止步于此。他还在思索,为什么当初这位患者的牙齿一开始在其他地方治疗得不错,但还是会发炎,他一定要找出病因。钱文昊把患者牙根截下的部分进行了细菌培养和电镜扫描,发现上面覆盖了一层细菌膜,原来这就是导致其病情经久不愈的根源。之后,钱文昊和他的团队又对细菌进行了分型,发现这其中有的是杆菌,有的是球菌,当杆菌超过一定的比例,常规的治疗就起不到效果,必须采用根尖手术。

      发现了这重奥秘,钱文昊团队的根尖手术成功率由此上升到了92%,但是92%还是没能令钱文昊满意。“92%怎么行?还是有8%的失败。”于是,他继续研究,发现每颗牙解剖形态不同,根尖也存在峡区。“这个峡区也是容易积累细菌的,而我们医生的清理通常只能到根管,所以我们在做根尖手术时一定要把峡区清理干净。”在抽丝剥茧,发现这一重奥秘后,钱文昊团队的根尖手术成功率由92%提升到了如今的95.2%。

      “自找麻烦”的仁心仁术

      直到现在,钱文昊仍然保持着“超长”时间的工作习惯。他不仅联合中科院有机所及生命科学院共同研究解决了疑难根管及牙周治疗中的显微超声结合载药关键技术,并以第一完成人身份获得2016年市科技进步二等奖、上海市优秀发明选拔赛金奖、上海市医学科技三等奖等。近五年来,他发表的SCI论文多达11篇,还有十余篇核心论文,并主编了3本专著。专刊编辑部接收他的论文邮件,大抵是在半夜,而同事们也常常发现,他发来的发展设想、管理文件的落款时间是在深夜时分。因此,熟悉他的人戏称钱所长天天都在“第二次上班”。除了夜以继日地钻研医术和做好医院的管理工作外,他对解决患者的难题从不含糊,甚至处处以“自找麻烦”的方式,旨在找寻对患者而言最经济实惠、对生活影响最小、痛楚最少的治疗方案。

      曾有一位知名院士,左下磨牙化脓发炎,瘘管长年不愈,在某三甲医院口腔科治疗长达一年多,却没有明显起色。钱文昊接手后,为他进行了根尖手术,仅两次,这位院士的瘘管和发炎症状就消失了,根尖阴影也在几个月内消失,至今情况良好。另一位参与过神州6号设计的院士,也在钱文昊的精心治疗下解决了久患的牙疾,感动之余写信给中央组织部表扬钱文昊的医术与医风。

      钱文昊还曾为上海一位知名滑稽戏艺术家进行诊治。年过八旬的老艺术家满口牙齿全部松动,对医生来说,最简单省力的方法就是把天然牙全部拔除之后进行种植修复。然而,钱文昊却偏要“自找麻烦”。在经过反复推敲后,他制定了个性化诊疗方案,通过显微根管治疗为八旬老艺术家一一保住了患牙,保证了其正常交流和饮食功能,延续了老人的艺术生涯。螺蛳壳里做道场,小牙齿里有大文章,凭借出色的医术和为患者着想的理念,钱文昊被徐汇区组织部选为专家服务团成员,连续十多年为区属院士及高层次人才服务达600次,并多次获得院士的联名表扬和锦旗。

      其实,在日常工作中,钱文昊所接诊的大部分是普通人。他曾为牙体所剩无几的患者在不拔除牙根的情况下施治并安装烤瓷牙套,最大限度保留了患者的天然牙;有患者在治疗结束后仍反复发炎疼痛,钱文昊为其进行详细检查后,发现其牙根尖存在着一个囊肿病灶,单纯根管治疗不能解决问题,经过耐心解释,患者理解了医生的善意,并接受了显微根尖囊肿手术。术后,该患者症状全消,在表达满意和感激之后还介绍亲戚、同事到徐汇牙防所就诊。钱文昊和他的团队还曾为一名癌症患者进行治疗。这名患者牙痛严重影响进食,她在全国各大医院口腔科求诊过,但因为患有癌症,放疗以后身体比较虚弱,牙齿又有很多残根残冠,口腔手术存在风险,医生都告知她无法修复。无奈之时,她找到上海电视台《大家来帮忙》节目求助。节目组便介绍她前往徐汇区牙病防治所试一试。果然,徐汇牙防所没让这位癌症患者失望。钱文昊在全面了解患者的实际情况后,带领着各科室精英组成的治疗团队,放弃多个休息日,制定了详细周密的治疗计划,采用显微超声根管治疗技术为其进行了治疗。“和普通患者能躺下一两个小时来配合手术不一样,这位患者身体情况特殊,一次治疗只能坚持几十分钟,不到一个小时,就必须休息调整。”花了整整十个月,用滴水穿石的耐心,在钱文昊的不懈努力下,这位患者终于再度拥有了一副既美观又有良好咀嚼功能的牙齿。

      很多时候,钱文昊花上一个半天,就是为尽最大努力保住患者的一颗天然牙。一天时间里,钱文昊通常要接诊三十多位口腔病患。治疗病牙,是一场在毫厘之间的“战役”,每一次的手术,他都必须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头脑、眼睛、双手默契配合。为了多诊治患者,他在工作时尽量少喝水,减少去洗手间的次数。虽然身为医生,钱文昊深知水对健康的重要性,但把患者放在第一位的他却说:“也许一次上洗手间的时间,就能多诊治一位病患。而且徐汇牙防所里,这么做的不只我一个,很多医生都是这么挤时间的。”

      健康微笑的“守护者”

      在毫厘之间展现工匠精神,钱文昊可谓妙手仁心。更为难能可贵的是,面对外界的各种诱惑,他一直抱持着一颗公益心,在人心浮躁的当下,这一点弥足珍贵。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牙齿健康日益关注,牙齿保健意识逐步与国际接轨,由原先牙齿只需无痛、好用,进而转变为对牙齿美观的追求。随之而来的是牙医由当初“又苦又累”的职业变成了人们眼中的“金饭碗”。

      和外科医生需要整支团队配合不同,口腔科医生通常只需一台椅位和常规的口腔治疗器械就能完成绝大部分的治疗工作,是个独立性比较强的职业。因此,不少有技术、有能力的牙医,被高薪挖角去了私立口腔医疗机构,或者自立门户,开起了诊所。

      向钱文昊发来重金邀请的医疗机构也不在少数,然而,面对不菲的薪资和不俗的待遇,钱文昊无一例外地统统婉拒。在徐汇牙防所,一个显微根管诊疗手术可能会持续一个上午,收费只有几百元。前文提到的那位美籍华人患者,美国医生手术费用报价约20000美元。在徐汇牙防所经钱文昊医生成功治愈,总共花费不到人民币2000元。如果将钱文昊挽救的5000多颗差点被判“死刑”的天然牙全部换成种植牙,收入至少提高7000万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把赚钱放在第一位,金钱不是人生的唯一目标。”谈起自己的坚守和选择钱文昊相当坦然,“在公立医院工作,收入肯定不比私立医疗机构高。但趋利行医,既不是我入行的初衷,也不是我想要的。普通的工作一样能体现自身的价值。”

      钱文昊常常告诫患者的一句话是:“预防永远是最好的治疗。”这也是钱文昊多年行医的切身体会。因为医生和患者之间信息不对等,有些患者口腔保健知识较为欠缺,要么矫枉过正,要么对一些小的口腔疾病视而不见,最终吃了苦头。“很多让我们费尽心思才能治愈的疑难病例,在早期可能只需要简单的治疗或采取合适的预防措施就可以解决。”钱文昊说道。同时,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也亲力亲为,尽力抽出时间做科普工作,做公益讲座,参加各种义诊活动。“一方面,我们需要借助媒体多多宣传,向公众普及基础的牙防知识,比如我们牙防所的微信公众号就在发挥科普作用。另一方面,我建议每个人每半年做一次口腔检查,及时发现及时治疗,能起到防微杜渐的作用。”

      在众多患者的心中,钱文昊已经成为了他们健康笑容的守护者。实际上对钱文昊来说,做医生最开心的时候,一个是在原来的知识体系范外找到了疾病的根源,并在此基础上找到了更好的方法治愈了病人,使自己的医术得到了提升;另一个就是根除了患者的病痛,令他们发自内心地展露笑容。2017年,被评为“上海工匠”的钱文昊这样诠释他对工匠精神的理解:“病人满意的微笑,就是我最高的奖项;患者的肯定,就是我最大的荣誉;用一流的治疗技术解除病患的痛苦,就是我永远的追求。”

      为年轻后辈“引路导航”

      接过徐汇牙防所所长的重任之后,钱文昊不但要精研医术,同时,他也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带团队,处理行政工作,规划牙防所的未来。近几年,牙防所有不少年轻医生入职。经过多年筹备,牙防所的新院预计今年年底投入使用。届时,牙防所将升级为一家综合性口腔医院,除口腔内科、口腔外科、口腔修复、口腔正畸等常规门诊外,还将设立显微根管治疗、微创美学、种植修复、咬合重建等特色专科,进一步提升口腔医学服务能力,口腔医院的建成有望缓解目前牙防所门诊供不应求的局面,吸引了很多优秀的口腔医疗人才能来应聘。“口腔行业发展是非常快的,每年都会有很多新设备和新技术出现,钱所长特别注重年轻医生的业务学习。专业上该做什么?科研上又该做什么?他会帮助年轻医生找到自身定位。”一位入职不久的年轻医生这样说道。除了临床门诊、科研和行政工作外,钱文昊每周五雷打不动地主持医务人员业务讲课。

      最初,钱文昊请专家来讲课,但他发现单纯开展讲座,针对性不强,效果不佳,有些医生在讲座中打瞌睡、看手机。于是,他果断更换了业务讲课形式,要求所内医生轮流把自己工作中遇到的疑难病例,甚至是失败病例拿出来和同事分享交流。人都有不服输的天性,之后的业务讲课俨然变成了比拼业务水平的擂台。医生们群策群力,新点子、新思维层出不穷,整个团队在提高了业务知识的同时,团队的凝聚力也大大增强。这些业务讲课的内容每年都会汇编成册,至今已成厚厚的8大本。

      其实,徐汇牙防所也面临过人才流失的问题,但在钱文昊的言传身教下,单位也很快形成了良好的人才培养氛围。经过几年的培养,牙防所团队成功解决了不少大医院的专业科室都没能治愈的疾病案例。近两年来,徐汇牙防所离职人数仅两人,离职率为0.54%。

      另一方面,作为医院的管理者,钱文昊在年轻人才的选拔培养上非常注重三观和品行的培养。那位年轻的医生坦言:“我们这儿日常所做的大部分工作还是口腔健康维护、补牙、洁牙、智齿拔除等基础口腔医疗。但是钱所要求所里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需要把这份工作当成事业来做。”

      用钱文昊的话来说,凡是进入徐汇牙防所的年轻医生,都应该摒弃浮躁、静心沉淀,要争取把普通的牙病治疗做出一番事业来。医者的本职是治病救人,在医改大潮中,摒弃医疗商业化,致力于切实解决群众最根本的看病需求,这才是医者应该有的“初心”。

      正因为把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医疗事业中,钱文昊称工作之外,自己的业余生活很是“乏味”。“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是这样,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因为兴趣和爱好都放在了工作和专业上,哪里有别的时间啊。”他坦言自己在假期里最大的乐趣就是好好休息,蒙头大睡,让身心彻底放松。

      业余生活的“单调乏味”,更让人对像钱文昊这样全身心投入医疗事业的医者多了一份敬意。正是因为他们的坚守,才换来了牙病患者重新绽放的健康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