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管理手段引发抗议

2019/5/15 10:18:52

作者:宗禾

      当人类对AI(人工智能)创造美好生活存有想象与向往时,AI有可能背离将人类从机械式工作中解放的初衷,加重劳工阶层的“悲惨命运”。如今,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员工的头上。在AI高科技的监督下,亚马逊的员工莫说偷懒开小车,连正常饮水与上厕所都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因为这会影响其对工作的专注程度和自己的工作效率。

      新闻

      AI在线监督并开除员工

      美国媒体报道指出,亚马逊代表律师在去年签名的一份信函中表示,超过900位员工因“效率低下”被亚马逊解雇。其中一个运营中心仅一年就解雇了约300名员工,超过该中心员工总数的10%。

      为提高效率而裁员并不鲜见,但真正令人惊愕的是,促使亚马逊做出决定的,是只会根据数据衡量员工工作、不带丝毫情感的AI监控系统。文件表明,该AI系统可以自动化地全程跟踪每一位员工的工作过程,统计员工的“偷懒”的时间,判定其工作效率,并根据相关数据自动发出相关警告或解雇信息。

      这套不会疲劳、不需休息、全时间无死角的监控系统简直就是欧洲资本原始积累阶段“血汗工厂”监工的升级版。在过去,工人们或许还能趁监工不在或目力有限“偷个懒”,但这在AI监工的监控下将绝无可能。亚马逊的AI监工系统可以实现深度自动化的跟踪过程。如果员工的工作速度变慢,或者长时间没有接触包裹(如上厕所、喝水等情况),该系统会将这些情况视作偷懒,算在“摸鱼”时间内。

      更可怕的是,如果生产率指标数次不达标,AI系统会自动生成警告,并且最终在线生成解雇员工的指令,这个过程不需要主管的意见,这意味着,亚马逊的基层员工可以因为AI的判断而自动被开除。

      在被公开的文件中,亚马逊代表律师承认,该公司在2017年8月至2018年9月期间因未能达到生产率指标而解雇了巴尔的摩仓库中心至少300名员工。

      很多亚马逊员工坦言,由于害怕“摸鱼”时间超过限制,他们甚至不敢在工作时间上厕所。有英国仓库工人怕厕所距离太远来回时间太长,只好在过道或者车间格子里用塑料瓶解决排泄问题。今年2月,肯塔基州一位罹患慢性膀胱炎症的前员工愤怒地将亚马逊告上法庭,认为亚马逊克扣他正常上厕所的时间,因此索赔300万美元。英国一家劳工保护组织的问卷调查还显示,55%的受访亚马逊工人表示在亚马逊工作期间患有抑郁症。超过80%的员工表示他们未来不会再申请亚马逊的工作。

      背景

      始终存在侵犯隐私的风险

      以亚马逊发货仓库的拣货员工们为例,AI监工可以全程监视记录他们从货架上挑选和包装物品的速度,判定他们是否达到了严格规定的时间和目标。据悉,亚马逊最初对员工的要求是每小时包装80件商品,后来这个要求就迅速提高到每小时120件。

      报道称,在该AI系统的监控下,很多员工在高KPI(关键绩效指标)和AI监工的双重压力下,工作时不敢喝水,也不敢上厕所,因为这些时间都浪费不起。从这个角度讲,这一工厂模式颇有机器当家作主、将人变为奴工的科幻色彩。对此,亚马逊发言人说:“我们的AI系统是为了辅助员工改进效率,并提供额外的培训,我们绝不会解雇员工。”但事实上,仅一个运营中心便在一年时间内解雇了不止10%的员工,而亚马逊在全美有75个这样的仓库。亚马逊公司辩称,这些员工的上司也可以推翻AI监工的决定。公司还设立了一个申诉程序,使员工有机会挽回他们的工作。但是,这种说辞回避了另一个关键问题,即这种对员工全流程、无死角、并健康权利的监视是否侵犯了员工的隐私与自由。

      实际上,这并非亚马逊第一次曝出涉嫌不当获取个人数据的丑闻。2014年亚马逊推出了个人智能语音助手音箱Alexa。通过该音箱集成的上万项功能,人们在家庭智能生活上取得了相当的进步,如原先需要动手播放或费时查询的一首歌曲,只需向Alexa下命令播放即可。但近日却曝出,Alexa在给人们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在不断替亚马逊搜集着人们的隐私数据。亚马逊在全世界范围内雇佣了员工来评测Alexa的服务,但这个巨大的团队并不负责技术改进,而是负责收集用户对Alexa发出的指令,并做出相应的反馈。这些海量的数据在许多用户尚不知情的情况下,都被亚马逊公司纳入囊中。据悉,这些员工每天要分析上千条录音,而且这些大量的音频难免包含非常隐私的声音。有两名知情人甚至表示,他们确信自己通过Alexa听到了性侵事件。但当他们向亚马逊寻求指导意见时,却求助无门。对于爆料,亚马逊表示客户的隐私数据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而搜集这些数据是为了更好地训练Alexa的语言识别系统和自然语言处理系统,以便于改善用户体验。

      声音

      该如何合理运用高科技?

      随着AI技术的发展,其越来越多地走进人们工作与生活或许不可避免。亚马逊使用AI监控、开除员工的消息不仅在美国国内招致激烈的谴责和批评,在很多国家也引发了人们对技术控制人类的激烈讨论,也让不少人反思科技、人工智能、机器与人类的关系。各界人士纷纷表示,智能设备对个人数据的采集绝非只是事关人类的隐私权利,还关系到人类劳动的尊严与身心的健康。公司是否有权如此监视员工?这些科技巨头又是否有权滥用采集自个人的数据?很多网友直斥亚马逊资本家嗜血、剥削的本性。“技术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当资本家用高科技武装了自己,工人阶级就被压榨到无以复加。”“人工智能使用的伦理边界,仍然需要人类去划清。”

      也有经营者分析,站在企业经营的角度,亚马逊想提高员工工作效率,提升投入产出比,本也是管理的应有之义。但亚马逊选错了方法。90多年前,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梅奥在芝加哥郊外的西方电器公司霍桑工厂主持进行了照明、福利、访谈、群体等一系列实验,实验结果早就告诉我们,社会心理因素才是决定人工作积极性的第一因素,要想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提升士气就要提高他们的满足度。冷冰冰的数据可以反映局部的事实,但还不能代表全部。劳动要产出高效率,除了满勤足时之外,更重要的是让劳动者对工作有高度认同感,并且全情投入。认识不到这一点,AI监工就只会让大多数员工战战兢兢,连厕所都不敢去。

      从这一角度看,亚马逊被曝光的做法如果属实,已经偏离了人工智能为人类服务的初衷,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滥用。它没有“解救”和造福人类,反而成为了限制甚至是绑架人类的工具。

      人工智能领域深度学习大师约书亚·本吉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有些公司拟人化了AI系统,仿佛AI系统是与人类相当的智慧实体,但其实目前还没有出现与人类智慧相当的实体,“只是软件做有用的事情,并不比烤面包机有更多的自我意识。”显然,问题并不是出在人工智能技术本身,而是利用它的人身上。对AI使用场景的选择应该遵循什么样的道德准则?AI提升效率的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传统工作、学习、社交方式,如何弥补随之产生的情感、伦理需求等社会“真空”?在这些问题没有得到清晰的答案以前,一味放大人工智能的广泛适用性而不考虑其可能存在的负面效应,如同孩童操作飞机,风险显而易见,由此产生的各种安全、伦理问题其实也已经有所凸显,亚马逊的这一丑闻只是最新的一个例证。

      也有学者建议,更好的方法是让人与机器共同参与管理,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情味,一声询问,可以化解误会;一句问候,可以温暖人心。对现代社会的大部分劳动者来说,工作不仅是养家糊口的需求,更是自我实现的需要。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理应成为人们完善工作的好帮手,而不是屈辱、压迫的新镣铐。人类对超级技术和机器愈发推崇的同时,人性化管理亦不可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