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揭示家政员真实生活

2018/2/5 21:56:08

作者:张弘 编辑:劳动报

      上班越来越忙,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孩子操心事越来越多……家政服务不仅正在成为上海市民的刚性需求,而且作为最融入家庭生活的工作,市民对其要求也越来越高:家政员就得像电影《超能陆战队》里的照护者大白一般,既能烧得一手好菜,又懂得营养的搭配;收拾房子利落无比,陪伴小孩时又有无限的耐心;添购日常必需品时精打细算,对雇主家人的情绪起伏却能圆融地理解。

      但希望和现实往往有落差,大白毕竟是完美程式定义的机器人,也没有自己的家人和愿望要照顾。一位家政员表示:雇主不喜欢她愁眉苦脸,因此每当心中有烦恼牵挂时,她就对着镜子练习着,硬撑出一个笑脸。练久了也就不难挂着笑容了,但心中的苦楚难以言喻。是的,作为最融入我们生活的劳动者,作为雇主的我们,是否了解家政员微笑背后的甜酸苦辣呢?

      半数阿姨来自安徽 东北女性成新鲜血液

    WDCM上传图片

      在我们调查样本中,上海的家政员来自全国各地,其中,安徽籍占54%,河南籍占16.6%,江苏籍占14.25%,黑龙江籍占4.05%,陕西籍占4%,江西籍占2.65%,浙江籍占2.55%,湖北籍占1.3%,不愿透露籍贯的人占0.6%。

      在调查中笔者发现,家政员来源相对集中,主要原因有三个:

      一是不少家政员是老乡介绍来上海打工的,往往一个人在上海立足后,带来一批老乡;二是家政员的原籍往往相对贫穷落后,如江苏籍中没有人来自相对富裕的苏南地区;

      三是这两年,来自辽宁、黑龙江等东北地区的女性成为“新鲜血液”,这些区域经历产业转型,一批具有一定学历的中年妇女下岗后,涌入上海,寻找职业生涯的第二春。

      月入万元不是梦 一人工作全家脱贫

      说起家政员,不少工薪阶层的雇主真是又爱又恨,其中有的人发现自己大学毕业,在OFFICE做白领,结果还没家里阿姨赚得多,心态难免有些失衡。

    WDCM上传图片

      干家政这一行,确实是个低门槛且收入还过得去的工作,在调查中我们发现,5.35%的人每月收入超过10000元,11.7%的人收入在8000元至10000元之间,44.75%的人月收入在5000元至8000元之间,还有36.45%的人收入在3000元至5000元之间,仅有1.75%的人收入低于3000元。

      这其中,作为家政员里的高收入者,月嫂的收入更是让人羡慕。一家家政公司把月嫂按星级分三档,每月薪水逐级升高:初级3年以上经验,万元起步;中级6年以上经验,13000元;高级9年以上经验,18000元—20000元,而这在上海的家政公司中是普遍情况。

      经深入调查证实,家政员的入职门槛并不高,文化程度低,超过一半人只读过初中,还有一部分人仅读过小学,而且年龄也偏大,堪称是就业市场上最不待见的40、50群体。

      家政员们在受访中也普遍反映,她们原本的生活不尽如人意,主要以农民、下岗职工为主,有62.1%的受访者表示因为原来的生活压力大,到上海做家政员赚钱养家,还有18.6%人觉得上海机会多,希望从家政员干起,以谋求更好发展。

      在一对一调查中,许多人透露当初来上海前,甚至连孩子学费或者亲属医药费也无力缴纳,来上海后,她们一般只需要工作1年,就可以获得不低于上海平均工资的收入,实现脱贫。

      大部分家政员对自己的收入满意,即便部分收入较低的被调查者也表示,她们收入相对其他人低,是因为入职时间短,只要做家政员时间超过1年,收入就会有明显上升。还有个别人表示,她们收入低于其他人是受家庭拖累,需要照顾家人,工作时间少。

      大多独自在沪打拼 近9成亲情缺失

      家政员们表面看起来有着可观的收入,但并不能说明这项工作有多少光鲜,家政员们用自己的经历来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轻轻松松的成功。

      首先是家庭亲情的缺失,虽然被调查者全部都是已婚者,但大部分人是独自在沪打拼。能与家人一起居住的仅占11.2%,48%的人住在雇主家里,和朋友老乡合租的22.75%,11.85%人住在集体宿舍,自己一人居住的4.9%。调查中,不少受访者反映因为常年离家,亲情缺失,但是为了孩子和家庭,她们仍独自打拼,默默接济家庭。

    WDCM上传图片

      其次是劳动强度大。大部分被调查的家政员普遍觉得工作辛苦,休息时间少,有32.4%的人每月休息一天,有9.1%的人每月休息2天,44.45%的人每月休息4天,还有部分人表示没有休息时间。

      在工作时间里,大家也觉得劳动强度比较大,比如钟点工、住家保姆都表示,工作时根本无法休息片刻,月嫂更是日夜连班,只能抽空打盹,很多人睡眠不好,感叹是“用生命在挣钱”。因此,月嫂的职业生涯相对较短,很多人干了五六年就干不动,转行做育儿嫂或钟点工了。

      此外,除了身体上的劳累,要想获得高收入,还需要不断接受新知识。

      在调查中,一些家政服务公司表示,这两年,大家对家政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有些要求进步的家政员,拥有一定的文化水平,看到技能提升对薪资水平的正向拉动,主动要求学习。

      80%与雇主关系融洽 最不能忍受社会偏见

    WDCM上传图片

      因为特殊的工作环境,大部分家政员认为和雇主关系非常重要,45.7%人认为选择工作最重要的是看雇主是否待人和善,远高于其他选项。剩余被调查者中,26.2%人认为报酬是选择工作的第一选项,19.2%人选择工作环境,5.8%人选择有无休假,3.8%人选择工作劳累度,1.7%人选择是否包午餐或晚餐。

    WDCM上传图片

      同时,42.3%人表示自己和雇主关系非常融洽,有38.95%人表示比较好,16.85%人表示一般,仅有1.35%人表示比较差,0.55%人表示非常糟糕。

    WDCM上传图片

      虽然大部分家政员在调查中表示自己和雇主关系良好,但在座谈交流中,一部分家政员透露,情况并不像她们写得那么好,不少人曾受到雇主歧视。在调查中,让她们最无法忍受的分别为:50.1%人选择社会对家政员的偏见,15.2%人选雇主挑剔,15.0%人选雇主性格古怪,不好沟通,7.7%人选雇主对自己歧视,5.6%人选工资待遇太低,5.3%人认为雇主对自己不信任,0.6%人选择没有休息日或休息日少,0.3%人选雇主让自己睡阳台客厅,和雇主生活习惯不合,和雇主家庭成员语言不通各有一人。

    WDCM上传图片

      在谈及雇主不信任经历自己时,家政员选择的具体事项为:28.4%人反感雇主总是跟进跟出,10.2%人因为被怀疑拿雇主东西而不满,还有9.7%人不满雇主装摄像头监视自己,4%人不满雇主私自翻她的私人物品。在被调查是否在工作中受到伤害时,有37%人抱怨不能保障休息时间,19.7%人反映雇主经常让自己从事合同约定之外的额外工作,14.7%人被雇主谩骂,7.9%人被拖欠工资,3.5%人认为自己人格受到侮辱,吃不饱饭、受到雇主殴打、被借故扣工资各占0.4%。

附件:C2018-02-06美食周刊二子版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