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莉·桑德伯格:做头脑清醒的乐观主义者

2018/7/4 11:02:21

作者:思客

      Facebook首席运营官(COO)雪莉·桑德伯格在2018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典礼上,分享了自己对毕业生的寄语。以下为精彩演讲实录:

      尊敬的老师们、自豪的父母们、亲爱的朋友们、局促不安的学弟学妹们,尤其是2018届的毕业生们:恭喜你们成功了!

      四年,一路走下来实属不易。四年里,你们处理了各种棘手难题。今天,你们成为了全球最受尊敬的技术机构的毕业生。

      大胆拥抱不确定性

      当年我大学毕业时,所记得的一件事情是,当时就有一种“转弯儿”的感觉,根本无法看清在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对像我这样的人来说,在学期的第一天就开始为期末考试而烦恼,令人不安。然而,毕业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没有明确规划下一步该怎么走的一段时期。我记得当时那种感觉,除了激动,另外感觉还有各种可能情况发生,还夹杂着一点点的不确定性。

      总有一些人有着自己明确的职业目标,这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我没有。我不知道哪里最适合自己,或者说自己在哪里能够做最大的贡献。我只知道一件事:我不想从事商业,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从事科技行业。

      我想这也是一个警告:不确定性是年轻人最大的特权之一。事情不会总是像你想象的那样匆匆结束,但你会在人生的不确定道路上获得宝贵的经验。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在印度从事麻风病治疗项目。从远古时代以来,麻风病患者通常就会被排斥在社区之外,以防止疾病的传播。

      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关于麻风病技术上的挑战已经被解决。医生可以很容易地诊断出出现在你胸部皮肤上的麻风病,药物可以很容易地治疗这种疾病。但跟这种疾病相关的耻辱感仍然存在,所以病人们通常会隐藏他们的疾病。

      真正的突破不是来自技术人员或医生,而是来自当地社区的领导。他们知道,必须为这种疾病正名,才能消除这种疾病,因而他们用当地语言写出了剧本和歌曲,并在社区开展宣传活动,鼓励人们无所畏惧地走上前来诊治疾病。

      他们明白,我们所面临的最大困难问题和最大的机会,并非技术方面上的,而是人类自身。

      换句话说,这不仅仅是技术方面的问题,而是关于人的问题。

      这是你们在麻省理工学院学到的一课,你们知道,是人们发明了技术,人们使用技术,目的是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能够接受教育,获得医疗保健。

      做清醒的乐观主义者

      今天,任何能够使用互联网的人,都可以用一句话或一张图片来激励数百万人。这赋予了那些使用互联网做好事的人非凡的权利,但是互联网同样也赋予那些寻求做坏事的人以权利。

      当每个人都可以发声时,有些人会以仇恨的方式表达;当每个人都可以分享的时候,有些人会分享谎言;当每个人都能被组织起来的时候,有些人会组织起来反对我们最看重的东西。

      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挑战并不是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放松节奏去处理它们。就像我们的前辈一样,我们必须解决技术所带来的问题。

      我认为有三种方法可以应对这些挑战:我们可以在恐惧中退缩;我们可以一意孤行地相信我们的技术;或者,我们可以极尽全力地去做我们能做的所有的好事。

      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建设的东西将被人们所利用,人类能够用它创建伟大繁荣,也可以制造巨大灾难。

      我鼓励你们选择第三种选项:做清醒的乐观主义者,认识到要想创造有利于平等民主、推动真理与善良的技术,就必须统筹兼顾,为仇恨、暴力及欺骗的出现设置一切可能的障碍。

      当你错过某件事时、犯了某种错误时,你会感到很痛苦。不过,你会认为你看到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当你能够知道你会让别人失望的时候,这是很不容易的。

      在我最艰难的时刻之一,海军学院前院长迈克尔·米勒亲切地伸出了援手,他提醒我,平静的大海决不能造就出优秀的水手。

      他说得很对。在我的生活中,给我带来收获最多的事情,肯定是最难的事情。这是你了解自己最多的时候。你几乎能感觉到自己在成长,你能够感觉到成长的痛苦。当你承认自己的错误时,你可以更加努力地改正它们,甚至更努力地防止下一次再犯错误。

      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并非轻而易举,也不会立竿见影,但会挺过去的。

      然而,更大的挑战是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科技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正在增长,这意味着我们与科技的关系正在改变。

      我们也必须改变。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全部的责任,仅仅靠技术专家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确保技术为人类服务。仅仅想保持中立还不够,甚至是不可能的。工具是由制造工具的思想和使用工具的手所塑造的。

      仅仅有一个好主意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知道什么时候去阻止一个坏主意。这很困难,因为技术的变化比社会发展快。在我上大学的时候,还没有人使用手机,今天全球的手机数量比地球上的总人口还要多。

      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刻之一,你不仅要经历它,还要塑造它。

      确保技术成为一种善的力量

      你们中的许多人将致力于改变世界技术。你们将把世界其他地方连接起来,创造新的就业机会,颠覆旧的就业机会,给机器新的思考能力,给我们以从未想过的方式作为交流手段。

      我们不是这些变化的被动观察者,我们不能成为被动观察者。趋势不会偶尔发生,它们是人们做出选择的结果。

      我们不是冷漠的创造者,我们有义务去关注,即使是出于好意也可能误入歧途,就像我们很多人一样,你有责任去纠正它。

      我们对使用我们所创建产品的人负责,对我们的同事负责,对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价值观负责。

      所以,如果你想加入一个团队、一个非政府组织、一家初创企业或者一家公司,问问他们是否为世界做了善事。

      一项研究表明,当问“我们可以吗”时我们会更有创造力,当问“我们应该这样做吗”时我们会变得更有道德。

      所以,两个问题都要问自己。

      要知道,你有不回避做正确事情的义务,因为确保科技被用于善意目的的斗争永远不会结束。为了确保技术能够反映和维护正确的价值观,我们必须以最好的方式,让更多拥有不同声音、持不同观点的人知晓这些观点。

      当谈到多样性的价值时,仍然有人持怀疑态度。他们认为这是为了让我们感觉更好,但不是真正的更好。除非我们拥有并利用多样性来创造技术,否则我们不可能建立平等和民主的技术。

      但我们的行业在麻省理工学院仍然落后。即使是最新的技术,也能包含最古老的偏见,而我们在多样性上的偏见,正是一些我们未能看到和未能预防事情的根源。

      因此,继续以你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样子生活。继续与你所学学科之外的人、异性以及不同种族的人交往。和那些与你在不同地方长大、信仰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人交谈。倾听他们的意见,获取他们的观点,就像你在这里所做的那样,鼓励他们也与科技合作。

      对于今天在场的教育者,或未来能够成为教育者的诸位,让我们对教育系统进行改革,从而给每个人学习编程的机会。这是一种基本的语言,需要在我们所有的学校里教授,让更多的人有选择的机会。当一些孩子学会了,而另一些没有学会时,就会使人们在步入职场之前营造出一个不平等的竞争环境。

      对于科技领域的未来领导者来说,有机会要改正错误,而不是去强化它们。

      科技机构可能是推动职场进步的最有力声音之一,但我们总是能做得更好。建立一个人人都能够受到尊重的工作场所。我想让你们知道,当进入职场的那一天起,你们就能影响工作场所。

      2018届的毕业生们,并不是你所发明的技术能够去定义你,能够定义你的,是你建立的团队和人们如何使用你的技术。我们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需要技术来解决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当我坐在你们今天的位置上时,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在技术领域工作,但在这一不确定的道路上,我学到了新的东西,并成为了一名技术专家。技术专家一直都是乐观主义者,因为我们必须做乐观主义者。

      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是,要做一个头脑清醒的乐观主义者,或者像肯尼迪总统那样,做一个不抱任何幻想的乐观主义者。创建技术从而改善生活,为那些防止滥用技术但往往一无所有的人发声,创建出能够反映世界充满多样性和复杂性的团队。

      如果我们成功了,不,我们将会取得成功,我们将创造出更好地服务,不仅仅是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而且将服务于我们所有的人。

      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和前教员,戴维·巴尔的摩研究病毒与细胞遗传物质的相互作用而获得诺贝尔奖。但在此之前,他曾帮助生物学家、律师和医生一起讨论过新的基因编辑技术。他们担心这项研究所带来的后果可能会带来弊大于利,但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项研究取得进展的机会太大了,因此他们制定了自愿的伦理准则,并继续进行研究。正是这一决定,导致了基因科学和医学获得了重大进步。

      它还为我们作为技术人员设定了可以遵循的标准:向不同视角的人寻求建议,深入研究新技术带来的风险和好处,如果这些风险能够得到管理,即使面对不确定性,也要坚持下去。

      2018届毕业生,你们现在是地球上最具前瞻性思维的毕业生。

      你们将有巨大的机会,你们将被高度关注。你们将用在这里学到的知识来解决一些最关键的问题。

      我希望你们能发挥影响力,确保技术成为世界上一种善的力量。技术需要人来创建,希望你们所带来的技术,能够给我们带来欢乐,让我们聚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

      未来掌握在你们手中。恭喜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