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加剧了机会不平等吗?

2018/12/5 19:42:03

作者:南方周末

      一切算法最终都将服务于商业利益。什么信息利益最大?——最能消耗用户时间、最能诱导用户消费的信息。

      网友总结、测试后发现了微博抽奖的真相:抽奖系统常年歧视男性和中老年人。中奖者一边倒,几乎全是年轻女性(20-30岁)。这些线索都指向同一个源头:消费主义。年轻女性被认为消费意愿更强。电商界有个形象的排序:少女>小孩>老人>狗>男人。把资源更多地向年轻女性倾斜,讨好、留住、发展壮大她们,可提升平台商业价值。

      微博高管回应称:年轻女性更频繁地发布原创内容,属于活跃用户,因此被增加权重——言下之意:不爱发帖的网友不配中奖。站在平台方的立场,网友发越多原创内容,就能帮助平台方占用越多用户时间,并可按配比在信息流中插入越多广告。网友多发帖=平台多赚钱,利益逻辑明晰。

      传统线下抽奖不存在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肉眼可见、可验证的流程设置,保障参与者机会平等,确保抽奖的随机性。从这个角度看,互联网抽奖是种倒退。

      这就引出一个大问题:互联网到底推动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抑或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

      当今互联网业界,无论是内容类APP、搜索引擎,还是电商平台、浏览器等工具,产品逻辑几乎清一色是“算法”。算法更多时候被视为技术进步的代名词。

      以前,我们人找信息,千人一面;现在,信息找人,千人千面。系统提取每则信息的关键词,画出“内容画像”;又根据点击行为,给每名用户贴标签,画出“用户画像”。把信息推给喜欢它、需要它的人,这套逻辑便是“算法”。

      算法最常被人诟病的问题是“信息茧房”和“时间黑洞”。一个男青年,只因看了一场网红直播,算法就没完没了地给他推网红视频,满足他、诱导他深陷其中,进而沉迷,废寝忘食。

      在前算法时代,信息以整体性示人。一份主流报纸,从本地新闻到国际新闻,从财经新闻到科技新闻,从评论到副刊,虽然千人一面,却丰富全面。大量“文章画像”并不匹配具体个人的“用户画像”,却给受众的兴趣冷启动提供了尽量多的可能性。而算法蓄意营造的信息茧房,消灭了这些可能性。算法的操控者们对此不以为然,他们宣称:算法没有价值观。

      算法的逻辑是,根据受众过去的行为决定现在的信息供给,再根据他现在的行为决定未来的信息供给。因为他过去看过网红直播,就引导他现在继续看;因为他现在继续看了,未来继续引导他继续看。

      这套想当然的逻辑冲击了传统的知识构建体系,并从知识结构这一源头上,固化和加剧了人与人之间的机会不平等。

      教育界重视通识教育,一个受教育者被置于完备的学科体系中,博采各个学科的养分。他被训练主动搜集、处理信息,并从中发现自己的热爱、专长和机会,进而锁定未来的人生航道。

      而在算法逻辑下,终点差距源于起跑线差距。一个资源占优的城市青年,因为从小有条件接触前沿科技,算法将强化对他的科技信息定向供给。

      一个小镇青年,从小接触面狭窄,他为打发无聊看了场电竞直播,算法将不断强化、固化他的这种选择,即便他看电竞直播纯属偶然,哪怕他是个科研天才。

      小镇青年就此陷入机会不平等的陷阱。正如微博抽奖的算法逻辑,一切算法最终都将服务于商业利益。什么信息利益最大?——最能消耗用户时间、最能诱导用户消费的信息。算法不是没有价值观,它的价值观就是利益最大化。

      理论上,算法可以通过推送增量信息,不断修正用户画像,破除信息茧房,但利益法则告诉我们,千万别高估这种技术上的可行性,算法只会无限放大人性的弱点,固化最有利可图的用户画像,千方百计使其不偏离既定轨道。

      1994年,有个教英语、做翻译的普通男青年,偶然听说有一种叫互联网的东西,一见倾情,后来,他创办了一家改变中国人生活方式的网站。他叫马云。马云获知互联网,来自千人一面的传统媒体渠道,如果晚出生20年,他可能会被算法根据用户画像,轰炸式推送“英语培训优惠”“教育产业趋势”“美国移民攻略”“最新热映美剧”之类信息。互联网的春雷有可能被算法屏蔽,马云很可能沿着原有的人生轨道,度过平凡甚至失败的一生。

      手机信息流的中英混搭名称是“feed流”,feed的意思是喂养、饲料。这个词实在太贴切,在算法逻辑下,我们都是动物,主人给我们喂什么,我们就吃什么。我们吃饱喝足,心满意足,忘了诗和远方,浑然不知被收割的命运即将降临。(作者:魏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