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侄文稿》,为何珍贵?

2019/1/17 13:48:02

作者:瞭望

      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颜真卿《祭侄文稿》将赴日本展出,因书画作品在文物保护方面特有的脆弱性,这一消息近日引发热议。《祭侄文稿》何以珍贵?

      《祭侄文稿》全称《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文稿》,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唐代名臣、书法家颜真卿写于公元758年,即安史之乱第3年。

      “天下行书第二”

      《祭侄文稿》是文物界公认的传世墨迹中,颜真卿最为巅峰、最为可靠之作,被元代书法家鲜于枢称为继王羲之《兰亭序》之后的“天下行书第二”。

      因为《兰亭集序》被书法界鉴定为后世摹写,并非王羲之真迹,所以也有人称颜真卿的这幅作品实属“天下行书第一”。

      圈划涂改,何以胜任“第二行书”?

      《祭侄文稿》全文共234字,却有30余处涂抹。而涂涂画画的原因,就是作书之时,颜真卿早已被满心的痛苦所淹没,全然少了平日的淡然谨慎。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当时颜真卿守平原(山东陵县),他的堂兄颜杲卿守在第一线的常山(河北正定县西南)。颜杲卿孤城被围,阻挡了叛军南下,也舒缓了大唐整军备战的时间。及后常山城破,颜杲卿父子被俘,不屈殉节,结果同遭杀害,一门三十余口被灭。

      两年后颜真卿反攻,常山收复,命人寻访,仅得杲卿一足、侄季明头颅,乃挥泪写下这篇祭文。

      开卷先交代时间,“维乾元元年,岁次戊戌,九月庚午朔,三日壬申”,并叙述自己当时的身份,“第十三叔,银青光禄(大)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阳县开国侯真卿”。

      作品首六行的行笔平淡而清婉,缓述写作主题是叔父祭悼往生的侄子季明,“以清酌庶羞,祭于亡侄,赠赞善大夫季明之灵”。颜真卿在极度悲恸中,尽力控制自己情感,线条此时平铺直叙,仿佛是感伤的回忆,并储蓄待发的力量,继而述说事件的缘由。

      在颜真卿眼中,侄子季明是宗庙中的重器,是庭院中的香草和仙树,“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琏,阶庭兰玉,每慰人心”。可回到现实,这正处风华正茂的孩子,却怀着未完成的抱负,永远辞别了人世。

      “方期戬谷,何图逆贼闲衅,称兵犯顺,尔父竭诚,常山作郡。余时受命,亦在平原。仁兄爱我,俾尔传言,尔既归止,爰开土门。””戬谷“一词出自诗经之《小雅·天保》,多有福禄之意,寓意正要效力国家之时,却遇逆贼伺隙,犯上作乱。

      颜真卿行文至此处时,仿佛从刚才美好回忆中的沉溺突然苏醒过来,心不甘情不愿地面对眼前现实,悲愤填膺。由“尔父竭诚,常山作郡”开始,往昔的回忆顿时破灭,书法的线条重回沉重,举手间尽是迟缓的节奏,堕入那痛苦压抑之中。

      及后,随着颜真卿的情绪进入极度愤慨,行文若如咬牙切齿,“土门既开,凶威大蹙……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颜真卿对小人误国痛恨再三,无奈却苦无倾诉的对象,惟有诉诸笔墨。

      全文用墨最重的“父陷子死”,笔法上以圆笔中锋为主,藏锋出之。厚重而浑朴苍穆,杀笔狠重,戛然而止,可见至此时颜真卿已进入沉重的低徊,深邃的心情只能迸发最强的力度,对现实发出控诉,达至全篇高潮的巅峰。

      对颜季明年轻生命遭遇惨死,“天不悔祸”,作者充满了无尽的感伤,“携尔首榇,及兹同还”,如今只剩下以前经常抚摸的侄子首级,“抚念摧切,震悼心颜”,悲痛之情近乎崩溃。

      然而,颜真卿情绪中的最后纠结,却又出现在卷末,化作无限的思念与期许。

      在最后一段,笔触飞动起来,墨尽笔枯,苍劲流畅,显露其英风烈气,始于笔端,最后落于字里行间。此时的颜真卿已不再呐喊,他从一直压抑的愤怒中,转而仿佛祷告上苍,若“魂而有知”,则“无嗟久客”,叮嘱侄子的灵魂不要再在外面漂泊太久,结尾“呜呼哀哉”,尤以“呜”一字狂草之一泻千里之势,若如青烟一缕,随魂魄而去。

      墨法的艺术效果与颜真卿当时撕心裂肺的悲恸情感恰好达到了高度的和谐一致。笔墨间长短、粗细、收放之间的转换,几乎都是因情而起,为情所收,字里行间全然是情感的涌动与流露。千余年后,我们仍能从中真切地感受到颜真卿当时的哀愤之情。

      颜氏一门忠烈,不仅于此。784年,颜真卿被派去劝降李希烈,终被缢杀……

      “纸寿千年绢五百”,《祭侄文稿》距今已逾千年,能完好保存到现在,全赖一千多年来历代收藏家和博物馆悉心呵护才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