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应对养老金可持续发展的多重挑战

2019/4/18 10:41:41

作者:观点中国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报告指出,虽然目前我国养老金的当期收入呈现快速增加趋势,但在保留现在财政补贴机制情况下,到2028年养老金当期收支将出现缺口。而且随着时间推移,缺口还将逐渐放大。社保基金累计结余到2027年将到达顶点,但到2035年累计结余耗尽

      关于养老金是否可持续的话题,一直受到广大民众的高度关注。一方面,是因为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60岁以上人口是2.5亿,占总人口比重的17.9%。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约占届时亚洲老年人口的五分之二、全球老年人口的四分之一,比现在美、英、德三个国家人口总和还要多。

      另一方面,则是日益捉襟见肘的养老金问题。从表面上看,我国的养老金目前的收支状况并不差。根据人社部门的统计,截至2018年,基本养老保险覆盖人数已经达到9.4亿人。与此同时,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各项收入3.7万亿元,支出3.2万亿元,2018年底基金累积结余约4.8万亿元。此外,作为养老保险“后备军”的全国社保基金规模已经超过了2万亿元。短期来看,这总共加起来近7万亿元的积存应付养老金的支付,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短期总量上的充足并不意味着结构上合理。事实上,我国养老金收支状况地区之间的差异十分明显。如一边是广东、北京等地区的结余超过了千亿,另一边却是部分地区出现收不抵支。根据2016年数据显示,企业养老保险在青海、湖北、内蒙古、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这七个地区均是收不抵支,其中黑龙江最为严重。在2018年养老金上涨后,少数地区甚至已出现过养老金发放的延缓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当前的养老金处于收大于支的状态,但收支盈余的金额已经开始逐渐缩小,支出增长大于收入增长的格局已经形成。据统计,在收支差方面,2013-2016年全国养老金基本处于盈余状态,但收支差额逐年降低。其中,2016年收支盈余额3986.50亿元,环比下降6.6%,可以看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保险收支压力问题正在显现。

      不仅如此,为维持退休人员生活水平稳定甚至略有提高,也给我国的养老金带来压力。以用来衡量劳动者退休后的生活水平的养老金替代率(即某年度新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与该年度在职职工的平均工资收入的比值)这个指标看,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规定,如果养老金替代率低于 55%,意味着劳动者退休后的生活水平下降过于明显,替代率达到 70%,才能维持基本生活水平不下降。而我国的养老金替代率从全国范围来看,最近 10 年基本都在 50% 左右徘徊,甚至有些地方只有 40% 或更低。假如养老金替代率想要提高的话,势必会进一步增加养老金的支出。

      当前,为了减轻企业负担沉重的问题,包括养老保险在内的社会保障费率有了持续性地下调。根据近日国务院对外发布的《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包括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单位缴费比例高于16%的省份降至16%。该方案相较目前大多数省份20%或者19%的费率水平,本次费率一次性降低3-4个百分点,相当于降低1/5。为了防止未来养老金由于缴费率下调而可能出现的支付问题,国务院还同时出台了加大各级财政补助力度、提高中央调剂基金上解比例和压实省级政府的主体责任等三项配套措施。

      总的来看,我国的养老金制度既有近忧,但更要有远虑。面对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的挑战,养老金制度必须未雨绸缪,多管齐下,确保养老金收支基本平衡,保障水平不降低。

      一方面要进一步拓展养老金的收入来源,包括扩大征缴范围、提高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比例、增加养老金投资渠道等;另一方面还要加强财政对养老金的支持力度。

      从国际上来看,我国财政对养老金的支持尚有较大空间,除了中央政府外,各级地方政府也要千方百计增加对养老事业的投入;此外,不断提高中央调剂的能力和范围,更好地统筹全国养老金的使用,形成全国一盘棋。只有如此,养老金的可持续发展才能得到有效地保障,全体公民老有所养的目标才能顺利实现。(作者: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