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云涌话往昔

2017/5/19 10:08:54

作者:王劲

      百年沧桑,世事流转。

      在这片崭新的黄浦江畔背后,深深镌刻着的是上海日新月异、蓬勃发展的百年变迁史。这里,是中国红色革命的热土。

      青年毛泽东送别蔡和森赴法,寻求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星火之路从此开始。

      这里,也是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上海开埠以后,外商纷纷集中于此开工办厂,让曾经的小渔村一步跃升为远东最繁荣的港口和经济城市。

      这里,更孕育出了一群无私奉献的产业工人:曾经的他们创造了浦江两岸的辉煌,如今的他们为了城市的发展,甘愿转身离去,悄无声息,只留下一抹城市记忆。

    WDCM上传图片

      黄浦江上的“摆渡人”

      今年以来,为了确保年底45公里滨江岸线的贯通开放,市轮渡公司对黄浦江沿岸全部34处轮渡码头中的17处进行贯通施工,共涉及10条航线。

      “老上海宁”有个俗称:“从十六铺上来的人”。作为上海的水上门户,十六铺曾是远东最大的码头聚集地,过去内地来上海的人,大都是从这里上岸的。而对于上海市民来说,最难忘却的是这里的轮渡码头。在过去,乘“大班轮”抵达十六铺,是浦东去浦西的必经之道。

      上海轮渡作为联系黄浦江两岸的交通工具,创建于1911年,如今已逾百年的市轮渡见证了黄浦江两岸的沧桑巨变,曾是上海职工必不可少的出行工具。“当年大家往返浦西与浦东都是走轮渡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一艘轮渡船上人多到甚至有的人需要攀在船舱外部,这场面现在很难想象。”轮渡老职工李彭卫说道。

      52岁的李彭卫,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市轮渡公司,一直被安排在歇宁线(歇浦路渡口———宁国路渡口)工作。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轮渡之于上海的重要性就如同现在的地铁。今年以来,为了确保年底45公里滨江岸线的贯通开放,市轮渡公司对黄浦江沿岸全部34处轮渡码头中的17处进行贯通施工,共涉及10条航线。2017年1月21日,为了配合滨江建设,宁国路渡口正式进入到了实质性的停航施工阶段,“歇宁线”暂时停航。市轮渡公司总经办主任倪荣春表示,宁国路渡口是今年第一个启动贯通施工的轮渡码头,接下来秦皇岛路渡口、其昌栈渡口也将相继进入贯通施工阶段。

      渡口贯通施工,原航线的职工必然受到影响,“歇宁线”的30多位职工被重新安置工作。市轮渡公司定海桥运营分公司经理谢月卿介绍,除了6名职工留在原处值班,9名职工分流到其他分公司之外,剩下的约17名职工则转到了定海桥分公司下属航线“民丹线”。“说实在的,其实‘跳航线’这事儿在我们业内是比较少的。”李彭卫说,“但为了配合滨江建设,我们原‘歇宁线’的职工都表示理解支持。即使是平常工作中的那些‘刺头’,也没有一句抱怨的。”

      为了保障滨江建设过渡阶段市民的出行便利,市轮渡公司还不断调整着各航线的班次:提前了距离原“歇宁线”最近的“民丹线”的头渡时间,将头渡地点从浦东改为了浦西,并在早高峰增设“快班”。倪荣春表示:“我们轮渡人,对黄浦江有感情。此次滨江建设,我们每位职工用行动表明了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我们也确保在贯通施工期间内市民出行的平稳顺畅。”

      如今,大桥、隧道、地铁,使黄浦江天堑变成了“通途”。曾经的十六铺老码头群,如今只剩下浦江轮渡码头,仍作为沪上市民过江的重要交通方式而被保留下来,轮渡职工为浦江两岸市民的出行依旧默默奉献着。

      流淌于此的“血色浪漫”

      青年毛泽东从武汉绕道上海,正是在这里与赴法留学的蔡和森、向警予等人挥手道别,从而开启了一段寻找马克思主义革命真理之路。

      45公里滨江,不仅是上海市民往返浦东与浦西的必经之道,也是中国的红色热土之一。多少仁人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在这片土地上浴血奋战;又有多少志士为了新时代的诞生,从这里迈出国门,为祖国带回“民主”与“科学”的大旗。

      杨树浦路2800号,曾经远东第一大发电厂———杨树浦发电厂就坐落于此。为了配合杨浦滨江开发,2010年12月18日,杨树浦发电厂正式关停转型。原杨树浦发电厂职工陈建国表示:“我在杨树浦发电厂干了一辈子,在我们老职工眼里,它有着一个与众不同的特质,那就是‘红色堡垒’。”

      踏进这有着百年历史的厂区,你会立刻被历史的厚重感包围。抬眼望去,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厂区中央的偌大雕塑———王孝和雕像。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我们仿佛能回到他所处的红色年代。

      1948年2月,上海申新九厂爆发工人大罢工,遭到国民党当局的血腥镇压。“申九惨案”发生后,王孝和代表上电工会参加“申九惨案后援会”,在厂里发动工人缠黑纱、捐款,抗议国民党当局的血腥暴行,最终遭到国民党特务逮捕。陈建国说:“当时国民党特务曾对王孝和轮番施以各种酷刑,但王孝和始终面无惧色。”同年9月,王孝和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刑场上慷慨就义。

      与杨树浦发电厂一样,位于滨江的“八埭头”也同样有着红色印迹:1919年12月26日,青年毛泽东从武汉绕道上海,正是在这里与赴法留学的蔡和森、向警予等人挥手道别,从而开启了一段寻找马克思主义革命真理之路。据史料显示,在1919年、1920年两年间,毛泽东曾先后4次来到上海,送别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作为毛泽东挚友的萧三曾回忆当时场景:“只见穿着浅蓝布大褂的毛泽东,向船上的人招招手,不等船开便折身上坡,投到叫闹拥挤、万头攒动的人海中去了。”

      上海是中国红色革命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沿着45公里的浦江岸线,也许你在不经意间,看到绿叶掩映下的某个红砖青瓦,可能当年某个轰轰烈烈的革命事件就发生在那里。

    WDCM上传图片

      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

      “如果杨浦滨江代表着过去,浦东滨江代表着现在,那么虹口滨江就代表着未来。”

      在中国近现代历史舞台上,上海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经济重镇之一。1843年11月上海开埠以后,近代上海迅速成为远东最繁荣的港口和经济城市。外商纷纷在黄浦江沿岸开工办厂,黄浦江沿线也成为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

      如今在滨江45公里岸线上,仍然遍布着众多的近代工业遗存。如在徐汇滨江西岸文化走廊上,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星美术馆等一批艺术场馆,就是通过“活化”曾经的龙华机场、北票码头、上海水泥厂等工业基地的老厂房而落户其中。而对于曾经工厂林立的杨浦滨江来说,这里更是几度辉煌。杨浦滨江带,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称为“世界上仅存的工业锈带”。而与之一江之隔的浦东新区则成了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

      “如果杨浦滨江代表着过去,浦东滨江代表着现在,那么虹口滨江就代表着未来。”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开发有限公司客货运业务部经理周伟明说道。

      位于北外滩的虹口滨江段,过去曾是上海的“大码头”,上海外轮出海均在此出发。2008年,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建成。曾经“大码头”时代的“国际客运”功能被保留了下来。标志性建筑“一滴水”,目前已成为北外滩的新地标。

      “北外滩历史上都是上海航运业的发源地,曾是上海港的重要装卸区之一。”周伟明说。今年即将退休的周伟明,在虹口北外滩工作了30余年。他说:“也许很多人已经淡忘,在国客中心之前,这里曾是虹口最老的码头———高阳路码头。”高阳路码头前身是英商东印度公司在虹口首建的两座驳船码头:公和祥码头和顺泰码头。新中国成立后这两座英商码头收归国有,改称为“高阳路码头”。新中国成立后至本世纪初,高阳路码头和黄浦江沿岸其他港区一样,以外贸进出口为主,并且运输地主要集中香港。“老上海人可能对高阳路码头还有印象,当时不少人也称它为上港五区(上海港第五装卸区)。”

      2004年11月17日,随着高阳港务公司办公大楼的爆破,这也意味着这座已有140年历史的装卸码头就此转身。据周伟明介绍,2002年,上海市委、市政府宣布黄浦江两岸综合开发正式启动,要求对黄浦江沿线老港区码头重新进行功能布局,使其从原来的交通运输、仓储码头、工厂企业为主,转换到以金融贸易、旅游文化、生态居住为主上来。

      “为了浦江两岸开发建设,很多老港区的职工确实付出了很多。”周伟明感慨地说,“当时两桥(杨浦大桥、南浦大桥)沿岸的港区码头,现在除了我们北外滩的外虹桥国际客运码头保留之外,其余的全部搬迁。”为了能妥善安置职工,当时的高阳港务公司除了根据国家政策进行买断、转岗分流之外,还将下岗职工组织起来,以集体签约的形式,与第三方公司签约劳动合同,帮助职工再就业。

      现在随着虹口滨江的贯通在即,国客中心又将迎来新一次的转型机遇。周伟民表示:“如今对面的白玉兰广场快要建好,周围配套的交通设施也越来越完善。这对经历过高阳路码头转型的国客中心来说,虹口滨江真正贯通的那一天,将会是我们下一个高速发展阶段。”上海依港而兴,未来也仍旧依港而盛。未来的上海,将立足于国际航运中心的定位,走出具有新时代特征、上海特色的开放之路,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添上浓墨重彩的亮色。

      产业工人在这里孕育

      “劳模,作为产业工人的代表,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和影响。”上海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也同样孕育了一大批优秀的产业工人。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在各个工厂有组织、有计划地开设业余识字班、互助学习小组,提高产业工人的知识文化水平和政治觉悟。在党的培养下,广大产业工人队伍里有了这样一群人:他们始终走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最前线,以忘我的献身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劳动者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而拼搏。

      “劳模,作为产业工人的代表,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和影响。在上海船厂的历史上,不能不提的典型劳模有3位:劳模姚国祥、老厂长冷大章,以及全国劳模傅克明。”上海船厂船舶有限公司副总经济师葛臖告诉笔者。

      最早位于浦东陆家嘴地区的上海船厂,是中国近代早期的船厂之一,也是上海近代机器工人的诞生地。在横跨3个世纪的历程中,上海船厂一代代工人用智慧和热血创下了中国第一艘800吨举力浮船坞、中国第一台2000匹马力低速柴油机、中国第一座半潜式钻井平台“勘探三号”等众多“第一”的同时,也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产业工人。据介绍,上海船厂历史上共有30人获得部、国家级“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待遇,市级劳模百余人。

      “在我的工作记忆中,要说船厂里最有人格魅力的人,那毫无疑问是傅克明。你可以问船厂里任何一名职工。说起他来只有一个字‘服’。”葛臖说道。1983年,傅克明26岁进厂当钳工,虽然学技术的起步年龄比其他人晚,但凭借锲而不舍的精神,一步步从钳工成长为造船事业部副部长兼工程部主任,成为造船这一领域首屈一指的技术骨干。凭借高度的责任心和高超的业务水平,他赢得了广大职工的尊重,被工友们誉为“船厂的儿子”。傅克明先后12次被评为厂先进生产(工作)者,4次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1次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与上海船厂不同的是,位于杨浦滨江的上海第十七棉纺织总厂并没有“背井离乡”,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在上世纪80年代,“十七棉”拥有职工万余名,曾被称为“万人厂”。

      上棉十七厂出过不少劳模,最为出名的莫过于黄宝妹。从13岁进厂到55岁退休,黄宝妹从没离开过这里。1953年至1959年期间,黄宝妹年年被评为上海市劳模,两次被评为全国劳模,当选为上海市第一届至第四届人大代表,先后8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领导人接见。黄宝妹不仅是当时全国闻名的劳模,更是当时引领时代潮流的时尚偶像,她曾多次代表新中国出访苏联、罗马尼亚和奥地利等,成为当时中国的一张时尚名片。

      一座城市,引领一段风云;一群人,引领一个时代。在上海的历史上,各行各业都涌现过成千上万的先进模范人物,成为当之无愧的时代领跑者。也许很多人已经离去,但他们的劳模精神、工匠精神仍将照耀着上海的产业工人,在未来的道路上不断开拓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