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特稿· 1:2000 家庭医生疲于应对如何减负

代表建议:增强岗位吸引力“留住人”

2018/3/14 0:28:34

作者:特派记者包璐影 编辑:劳动报

      家庭医生也叫全科医生,他们已逐步走入居民家庭,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去年,上海的家庭医生制度已完成100%社区覆盖。这一举措在一定程度上补上了社区居民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看病难”这个短板。

      一片叫好声中,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发出呼吁:全科医生不是“全干”医生。“工作超负荷、疲于应对的家庭医生,谁来为他们减负?”而待遇低、编制少,也让全科医生的队伍培养遇到了瓶颈。

      居民说见面难———

      1个医生兼顾2000户家庭

      18个居委会,常住居民近8万人,配备了多少家庭医生?14名。“平均一个家庭医生兼顾近2000户家庭,很多居民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一次自己的家庭医生。”全国人大代表朱国萍以所在的虹桥街道为例,道出了居民签约家庭医生后的现状。

      既然是居民健康的“守门人”,为何会见不了自己签约的病人呢?据了解,大量的坐诊和文书工作,不仅压缩了他们“走访”病人的时间,更减少了他们接受培训的时间,“一直处于疲惫应对的状况,精力怎么够。”

      “社区医院全科医生除了有日常门诊服务外,还要承担公共卫生服务,这使得他们工作量超负荷,没足够精力再去做好家庭医生服务。”朱国萍说。

      医生叹压力大———

      日均最高接诊近200人

      29岁的小吴是黄浦区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她所在的辖区共有6.6万户居民,近30%已签约家庭医生。入职近两年,通过一周2天的门诊接诊、配发药,以及2天上门预约看病,小吴已经和辖区居民从陌生人变成了熟人。

      说起工作,小吴挺自豪的。在完成5年制的医科学习以及3年的全科基地培训后,她如愿成了社区家庭医生。因为年轻,一开始有些年纪大的居民会质疑她“行不行”,不过,小吴说:“信任感是相互的,相信你的人还是占多数。”

      尽管有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可每次轮到门诊接待,小吴还是感觉“压力特别大”。“一天8小时,常规接诊量是100多人,多的时候接近200人了。”小吴告诉记者,之前流感爆发或季节交替时,前来社区医院看门诊的病人“乌泱泱的”,“(我)中间要去上厕所,只能和病人打招呼,让他们理解一下。”“花在一个病人身上的时间最多10分钟。”小吴坦言,“有些病人年纪大了,总得多说几遍,才能理解。这样一来,后面的人就急了,时不时地打开门探头张望。”

      病人等得着急,医生看得也不定心。小吴常常想,如果社区全科医生再多些就好了。可她发现,同行中总有人最后放弃了这个岗位。原因有很多,但收入、编制、工作强度等原因占比非常大。

      “我们也有科研方面的要求,平时还要承担慢性病预防和调研的工作,加上走访患者,以及做台账这类琐事,真正休息的时间非常有限。”小吴说,家庭医生的收入与工作量直接挂钩,这就意味着,只有不停地接诊出诊,收入才会明显提高。如果不是怀着当医生的志向,月收入万元左右的这个岗位,对苦读八年的年轻人而言吸引力并不大。

      建议拓宽培养通道———

      家庭医生将迎真正春天

      “现在的社区医院硬件设施全面提升,对老百姓吸引力确实大大增加。”全国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副院长刘艳说:“不过,原来底子薄、全科医师培训周期长,短时期内要全科医生队伍迅速扩大还不太现实。”

      “目前,成为全科医生的途径只有3种。”刘艳介绍,“5年医学本科+3年规培基地培训”,全上海每年这样的科班全科医生总数不会超过三位数。另外两种分别是“二三级医院医生转岗至社区”、“在原社区医院医生基础上再培训”。刘艳希望,培养通道再拓宽一些。同时呼吁增强岗位吸引力,要留住人,防止全科医生人员流失。“现在的政策逐步开始向全科医生倾斜。”刘艳说,除了绩效工资改革以外,在评定职称方面也有了突破,专门为全科系打通了一条“晋升通道”,有力化解了全科医生与专科医生抢跑道的矛盾。

      刘艳表示,全科医生不是“全干”医生,还需要适当减负,避免指标签约、达标率签约、形式签约,“随着科班培训医生的逐年增加,家庭医生一定会迎来真正的春天。”

      ■劳动报3月13日北京电

附件:B2018-03-14国内新闻二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