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稳职工立场勇于“亮剑”维权

2018/5/15 22:42:00

作者:劳动报记者李轶捷 编辑:马思华

      维权是第一要务,维稳是第一责任。作为党领导下的群团组织,上海工会时刻谨记,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是国家法律赋予工会的基本职责,也是工会组织赢得职工信任与尊重的根本途径。

      为了扛起维护职工权益的责任,也为了兑现给予职工更多获得感的承诺,上海工会历经五年磨砺,站稳职工立场。从源头上积极参与,推动劳动法律法规的修订完善,参与最低工资标准等民生保障政策、措施的制定和修订;完善制度建设,着力构建法律援助、法律监督、集体协商和民主管理“四位一体”的工会维权体系;强化矛盾调处,建立完善群体性劳资纠纷履职通报“亮灯”等制度,工会法律援助站点实现全市区域全盖……

      调研谈判

      为职工权益科学发声

      随着上海市“十三五”规划全面实施,战略结构布局、产业结构调整和国资国企改革、非公经济转型升级等力度逐步加大。劳动关系领域出现了新变化、新问题。上海工会通过推动《上海市集体合同条例》、《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等地方性法规的修订完善,主动参与《劳动合同法》、《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等劳动法律法规、制度及最低工资标准、养老、医疗、工伤、生育、失业、住房等民生保障政策、措施的制定和修订,提出工会的主张和建议,从源头上维护职工劳动经济权益。

      在2016年2月召开的上海工会职工权益保障工作会议上,源头参与作为核心要务,被列为当年的工会重点工作之一。随之,依托“职工家庭收支状况调查网”、“职工家庭消费价格指数监测网”等网络,市总工会全面开启了数据搜集的“调研模式”。“这两年职工收入涨没涨、消费品价格变化几何、医药费支出对职工家庭基本生活的影响和企业经营状况对职工收入变化的影响……”一份份详实而有力的数据调查为工会参与收入分配和相关民生保障政策制定和调整提供了依据。而这些依据在去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三方协商中也很好地发挥了作用。

      最低工资对职工来说,意味着维持基本生活及温饱的最低保障。政府每年在调整最低工资时都会听取两方面的意见:第一个是听取总工会等代表就业人员的意见;另外听取企业联合会、工商联等代表企业经营方的意见,最后找到大家可以共同接受的数字。作为上海市劳动关系三方委员会中唯一的职工代表方,市总工会在前期调研数据的基础上,还专门组织了采价员队伍。他们每周穿梭于菜场、超市、卖场,记录与低收入职工家庭息息相关的消费品价格。譬如洋鸡蛋500克4.52元、鳊鱼500克12.01元等。除了指定菜场的主副食品价格外,物价采集还包括各类生活用品的采价。汇总各方面的意见和实际生活成本之后,市总工会强调,每年最低工资增长要守住的底线包括:把物价增长水平覆盖掉,确保实际生活水平不下降;使劳动者能分享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为提高职工最低工资标准合理科学地“发声”。2015年10月1日,新修改的《上海市集体合同条例》正式实施。这部《条例》从开始修订到最终出台,市总工会的工会干部们也同样全程参与其中,代表职工利益提出主张和建议。新《条例》出台后,市总工会又马不停蹄地制定培训计划,培训近10万人次。

      开出“两书”

      倒逼企业建立工会

      群体性劳资纠纷一直是工会维权工作的重点和难点。在2016年3月,市总工会召开的上海工会劳动关系工作暨预防化解群体性劳资纠纷推进会上,下发的《关于突出维护职能加强工会协调劳动关系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明确,着力构建法律援助、法律监督、集体协商和民主管理“四位一体”的工会维权体系,同时下达了每年在职工法律援助受理案件中选择5%左右严重侵犯职工权益的企业,开展工会劳动法律监督,对发生群体性劳资纠纷的企业实施100%的工会劳动法律监督“双向指标”。

      去年,松江区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家外资电子配件公司发生了涉及100多名员工的群体性劳资纠纷。松江区总工会及开发区总工会动用情、理、法多项“武器”化解了这起事件,并开出了自建立群体性劳资纠纷“亮灯”机制以来的第一份整改意见书,成功督促该企业建起了工会。

      事件缘起于一次工资调整的决定。根据公司意见,原本每个月全勤奖将改为季度奖。但员工认为季度奖取代全勤奖的设置不能接受,并提出了涉及加班工资、高温补贴等多方面的书面要求。在迟迟没有得到公司回复的情况下,去年5月,100多名员工集聚到公司门口,企业的正常生产也一度受到影响。

      得知此事后,松江区总工会及开发区总工会一方面安抚员工,一方面多次与公司行政方谈话,要求公司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执行,对于员工提出的要求给予重视。其实,早在此次事件发生前两年,松江区总工会就多次派人来到该企业要求建立工会,开发区总工会的工作人员更是月月都上门了解情况。虽然企业方面对于建会采取了推诿的态度,但对工会的工作却不陌生。通过工会与公司的沟通,在事件发生的三天后,事情便化解了,该企业生产秩序恢复正常。

      然而,解决了一次突发事件并不能治本,如何能够在企业中建立工会、建立职代会机制,从而更好地维护职工权益,预防此类事件才是重中之重。

      事件发生后,松江区及开发区的工会工作人员加大了推进工会组建工作的力度。开发区总工会告知企业,通过建立工会可以搭建劳资双方沟通的平台,可以从源头上预防此类纠纷。而且今后有了职代会、工资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很多涉及职工权益的问题都有了依据,有了依据即使出现问题也容易解决。企业方详细了解这方面的情况后,以往的抗拒态度终于有所改变。

      纠纷发生6个月后,由于这家电子配件公司依然没有成立工会,对区总工会和开发区总工会每个月多次的询问也闪烁其词。松江区总工会依据《上海市职工代表大会条例》的规定,向该电子配件公司发出了监督检查的整改意见书,这也是松江区建立群体性劳资纠纷“亮灯”机制以来所发出的第一份整改意见书。该电子配件公司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了工会组建工作。

      除松江以外,各基层工会也在建立预防化解群体性劳资纠纷履职通报“亮灯”制度上积极作为,先后督促1100多家涉事单位整改问题、化解劳资纠纷;对58家企业开出“两书”、对309家企业实施劳动法律监督。

      应援尽援

      劳动权益“零门槛”维护

      最近,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朱雪芹收到了不少职工送来的锦旗,以感谢市总工会的援助律师在他们最不知所措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

      2016年7月下旬,以朱雪芹的名字命名的“朱雪芹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室”挂牌成立。与此同时,“雪芹法援工作室”也同步在申工社App上线。市总工会劳动关系工作部会同市职工援助服务中心共同组建了专业服务团队,为工作室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专业队伍支持。

      朱雪芹的名气吸引了不少有法律援助需求的人士前来咨询、寻求帮助。每一次咨询和援助,工作室都尽心尽力,提供专业化的意见及服务。截至2018年4月底,共受理法律援助案件648起。

      2017年,来沪军嫂黄女士因所在养老院老板口头通知解除劳动关系一事走进了法律援助工作室。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工作室人员认为,老板的做法太无理,军嫂的权益一定要帮到底。2017年7月,工作室援助律师帮助黄女士向黄浦区仲裁院递交了仲裁申请。

      庭审期间经历了很多波折,黄女士所工作的养老院地处虹口,但该养老院当时还没有完成工商登记,且招聘录用和社保缴纳却是黄浦的另一家养老院,双方没有签订过劳动合同,工资也以现金形式发放,劳动关系的归属是最大的问题。援助律师并不因此气馁,坚持维权,并最终争取到官司大获全胜。

      黄女士从未想过不用花钱还能有这么敬业、专业的律师提供服务,也不曾想过自己不属于特困人员,竟然能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享受到来自工会系统的关爱和无私援助。事实上,上海工会近年来以维护职工合法权益为主业主责,以维权服务“零门槛”为服务口号,不断推进职工法律援助服务工作,不仅维权效果日益显著,覆盖面也日渐扩大。

      自2016年3月,上海市总工会出台《加强上海工会职工法律援助工作实施方案》,确立了法律援助“零门槛”。向职工承诺:工会对会员合法劳动权益实行“零门槛”法律援助服务以来,建成300多家工会援助服务站点,援助案件达42692件。有力地维护了职工的合法权益,使职工感受到工会维权的温暖。

      在此基础上,全市各地区工会还结合自身实际,把进一步打造具有工会特色的维权品牌纳入法律援助体系中。如黄浦区总工会“阿林工作室”、静安区总工会“贾洪祥工作室”等工会维权品牌逐步形成,服务职工更加全面。

      畅通渠道

      让劳资双方距离更近

      运用中国模式的管理手段,很多来到中国进行合资的国外企业不得不承认中国工会推行的“民主管理”,是他们在中国获得成功的一个法宝。职代会制度、集体协商,使既具有共同利益又存在利益矛盾的劳动关系的双方得以坐在一起,通过共同设计未来利益分配和成本分担,互谅互让,最终达成一致。

      在保力马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每周一都能看到这样情景:从公司总经理到一线职工,每周都会有不同的代表站在公司门口,向早班上班和晚班下班的员工问候,逢年过节更是如此。这一源自2008年的“传统”,原本是公司为了在经济困难时期激励员工共渡难关,表明公司不会裁员、与员工共进退决心的一项举措,而如今这份传统成了让公司从上到下实现“零距离”的新举措。与这份“特殊”的问候一样,保力马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工会通过多种形式了解职工诉求,形成良好的沟通渠道,以职代会、厂务公开等工会工作,让劳资双方的距离更近一步。

      除此之外,该公司工会仍然保留着与行政每年进行两次集体协商会晤,签订一次集体合同的传统。在协商中,工会坚持“四个必须”,即:协商标的必须高于法律,协商原则必须平等,协商内容必须公正合理,协商结果必须契约化。多年来,不仅员工福利待遇等方面取得了多项突破:午餐标准翻了几番;员工带薪休假额外得到休假津贴;教育培训费显著提高等。诸如公司职工住房基金遗留余款等一些被员工戏称为“烫山芋”的问题,也依靠工会与行政的协商机制化解,“烫山芋”不再烫手了。

      曼胡默尔滤清器(上海)有限公司自2009年搬至嘉定工业区,一年两次的职代会已经形成制度。工会搭台,行政支持,员工受益,在外商独资的曼胡默尔,职代会成了职工建言献策的“主场”。不仅各类提案件件有回复,绝大部分提案都会尽快落实,职工的幸福指数也随之水涨船高。

      每年的两次职代会,曼胡默尔选择放在年中和年末。每次开会,“亮家底”已成为保留节目,公司行政向职工代表详细介绍企业的形势、目标和愿景,既报喜也报忧,行政方会将企业面临的困难与经营中的难题一并提出,期待全体职工能与公司同舟共济,克服困难。

      职代会给曼胡默尔职工带来的改变,涉及工作生活各方面。这其中,职工在职代会上的提案是许多改变的来源。在2012年的职代会中,就有职工提出希望能将身边的劳务工吸纳为合同工,实现同工同酬。提案受到了行政和工会的重视,没过多久,一份关于劳务工转为合同工的试行办法就与大家见了面。每年公司将会选择表现优秀的20余名劳务工,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转为企业的合同工。从2012年至今,已有近百位劳务工因这项提案受益。

      职工的民主管理权是宪法赋予劳动者的基本权利之一。如何维护包括这项权利在内的各类职工权益,上海工会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探新之路。

附件:B2018-05-16工会新闻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