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代表柴闪闪:我得扛起责任履职!

2019/3/15 9:42:35

作者:特派记者李蓓

      一身绿色邮递员工作服的柴闪闪,在一群人大代表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我是农民工代表,我为全国三亿农民工代言,我为产业工人代言。”两会伊始,柴闪闪发给记者的自我介绍响亮干脆。今年3月6日,这位普通劳动者在人民大会堂面对中外记者发言,谈快递包裹的绿色减量。明天,随着全国人代会闭幕,他将返回工作岗位,回到他关心的全国数百万邮政和快递小哥群体中。

    WDCM上传图片

      我在老岗位干老本行

      2018年3月,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85后青年柴闪闪,随上海代表团赴京参加两会。“一群记者涌上来,问我有什么感想,带了什么建议议案,一句都说不出来。”尴尬、紧张、焦虑、手足无措,回想起一年前的事,柴闪闪笑了。

      但反应过后,柴闪闪立刻开始反省。“我已经不是那个15年前从湖北老家来上海打工的包裹转运员了,背后有那么多农民工,我得扛起责任,得履职!”闪闪告诉记者,这一年他辛苦并充实快乐着,马不停蹄地参加人大培训班、四处走访调研,同时本职工作一点不落下。“现在,我还是老岗位、老本行。”

      闪闪的工作,就是在上海火车站邮政点打包、转运邮件,每天经手的邮件多达1万余件。“当选人大代表后,你有没有机会换个岗位,譬如从事管理工作?”面对疑问,闪闪毫不犹豫地表示,“只要我还在履职,就一定会坚守这个岗位。”他说,现在工作的地方是上海新客站,普通列车多、高铁动车班次少,票价便宜,所以一般农民工兄弟进出上海会首选这里。“我呆在这里,大家就容易找得到我,想反映点什么问题、说点心里话,都方便。”柴闪闪告诉记者,自从当了代表后,他就在微信签名里公开了手机号码和邮箱,希望能让大家用最方便的办法找到他。

      “特别有成就感。”说起这一年的履职经历,闪闪的眼睛更闪亮了。有一次,一群建筑工地农民工找到他,说包工头可能想赖薪。闪闪给了他们自己的名片,让他们先主动和包工头谈判,自己则去为他们寻找法律咨询途径。没过几天,这群农民工就高兴地给他回了电,“他们一拿出我的名片,对方立刻把欠薪打了过去。”闪闪说,这说明社会各方对人大代表的高度认同。

      快递员生存状况让人牵挂

      目前全国快递企业一线快递员已突破300万人,外卖行业也拥有100多万名专兼职终端快递员。他们的生存现状一直让柴闪闪牵挂于心。最近一年,他利用调研机会跑了不少上海和外地的快递外卖企业,了解到的现状不容乐观。

      问题之一,劳动权益难以保障。在互联网经营新业态下,快递、外卖行业一般采用直营和加盟两种运营模式,这两种模式下服务末端快递员的待遇保障差别很大。“在加盟制运营模式下,快递员的权益难以保障。”闪闪说,譬如用工合同的签订,加盟网点作为承包方要自负盈亏,为了节约成本和规避风险,大多不签订劳动合同,往往以口头协议替代。“还有外卖平台,让快递员在网上注册,与平台不产生法律意义上的直接劳动关系。”

      他调查发现,在社会保险缴纳方面,加盟制比直营制的社保办理率要低很多,一般快递外卖公司的递送员少有“五险一金”保障。“快递员大部分工作时间在骑行,多数公司会为他们购买意外保险,但很少缴纳工伤保险,一旦发生重大工伤事故,意外保险一次性赔付了事,快递员将得不到工伤保险的有效保障。”

      问题之二,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闪闪调查发现,快递、外卖企业在工资发放上,多数是采用计件制,按派件量来计算薪酬,这就要求快递员只能通过多送货物来增加工资,因此有近一半快递员每天工作10至12小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学习和娱乐,导致没有有效提升本领和释放压力的时间。

      问题三,安全健康存在很大隐患。闪闪告诉记者,很多快递员急于在短时间内送件,违反交通法规,逆行、闯红灯、占用机动车道等成了家常便饭。还有些快递员为了“多拉快跑”,私自给电瓶车加装电池,以增加续航能力,电瓶车使用不当导致自燃爆炸的事件时有发生,这给他们自身及周边行人安全带来了很大隐患。

      让“小蜜蜂”更有安定感

      根据自己的调研结果,柴闪闪郑重地向人大提出建议,要加大对快递员劳动合同签订和“五险一金”缴纳的督察力度,“特别是要把工伤险纳入快递员必须参加的险种。”2018年,上海普陀区网约送餐行业工会联合会成立,这是全国首家网约送餐行业工会。柴闪闪建议,把这种模式进行推广,加快推进外卖行业工会组织的成立,用工会和企业集体协商的制度来更好地保障员工权益。

      他还建议,推动企业制定合理的工资标准,通过对快递员的工作强度进行合理评估,对接单量、配送量进行控制和优化,完善配送绩效奖励考核制度。建议加强新业态下的产业工人职业教育倾斜力度,针对这一群体需要提供个性化的培训,特别是鼓励企业向其中低学历的农民工提供大学生培养计划的途径,可以借鉴乡村“一村多名大学生”的人才培养经验,加快农民工融入城市的进度。

      “加盟网点和承包方不能一包了之。”闪闪建议,明确发包、加盟、承包、代理等环节的主体资格和对应的责任、义务,通过规范经营主体来规范劳动关系。“企业总部和劳务发包方要加强对加盟网点和承包方的管理,行业主管部门要加大对企业劳动用工情况的监管,对加盟网点要实地督查。行业协会要发挥积极作用,建立完善行业管理规范和标准,对企业实行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的奖惩措施。”

      “快递员违章,企业承担连带责任。”柴闪闪说,对快递外卖行业应该进行多部门联动监管,对快递外卖配送非机动车辆进行标准化管理,统一车辆外观、编号、标识等,推行准驾证制度,实行持证上岗。

      只有稳定的就业环境,才能增强“小蜜蜂”的职业安定感和荣誉感,使这一行业更好地为城市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柴闪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