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我想为独生子女父母说说话”

2019/3/15 9:43:06

作者:特派记者李蓓

      “70多岁的老人一个人住院,护工忙不过来,吊盐水的时候只能自己盯着管子,几个小时不敢合眼。”这是全国人大代表朱国萍在社区亲眼目睹的一个真实故事。这一次,这位一直致力于为老百姓讲话的代表递交了一份书面建议,呼吁为独生子女的父母提供更多养老服务托底保障。

      曾长期担任“小巷总理”的朱国萍代表,在人大有着“最会讲故事”代表的美名,每次两会她都带着一线群众最真切的烦恼、最深切的期盼来开会。今年,虽然朱代表已经从居委会书记的岗位上退了下来,但她仍然放不下那些为柴米油盐、生活奔波的“一地鸡毛”。

      “这次我想为独生子女的父母说说话。”朱代表说,我国第一批独生子女已经进入中年,他们的父母也大多超过70岁,开始面临养老的困惑。

      在朱国萍曾经工作的社区,有一对八旬老人,他们的独子目前在澳大利亚生活。这对老人祸不单行,老先生突发脑梗卧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太太被查出肺癌。让朱国萍意外的是,两位老人居然向孩子隐瞒了病情。“一个人去医院化疗,开了刀只能请护工照顾,护工一个人要忙几个病人,根本管不上来。”

      老人有病为何不能让孩子回家照顾?原来,他们的儿子在澳大利亚生育了三个孩子,工作生活压力非常大,有着类似近期热播电视剧《都挺好》中“苏明哲式”的生存危机。老人担心,如果孩子请假回家照顾,很可能就会失业。

      “这是独生子女家庭典型的困境,随着这一代父母年岁渐高,将来类似矛盾会越来越多。”朱国萍代表说。目前,这对老人获得了社区居家养老上门服务,每天只有1个小时。“根据规定,一个家庭一天只能享受1小时服务,如果两位老人都患病的话,1个小时是远远不够的。”

      事实上,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还有着更严格的限制:70岁以上、卧床不起,必须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才能获得每天1小时托底服务。

      “这一代独生子女父母,如今确实面临着养老的实际困难。”朱国萍代表说,除了像上述这对老人的经历,社区里更多独生子女老人虽然没有独居,但是唯一的孩子现在也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既要忙工作又要带娃,生活殊为不易。“一旦碰到生病住院,真的是心力交瘁。”

      她建议,放宽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门槛,给予70岁以上独生子女父母提前享受居家养老政策,无论是否卧床,都给予每天1小时上门服务。另外,建设独生子女父母家庭式养老院,让这些独居老人能以较低价格入住保障型养老机构,结伴养老。同时,针对失能失智的独生子女父母,实施优先长期照顾的社会保障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