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艰苦而短暂的职业征途

2017/12/3 22:41:01

作者:劳动报首席记者叶赟

     电子竞技正变为下一个“吸金热土”。近日,一家线上电竞培训班在其网站宣称,开班一年多来就已招收学员过万,引起各方关注。劳动报记者调查发现,随着国内电竞大环境的改变,一些以培养专业选手为目的的电竞培训机构,正让大批怀揣着“电竞职业梦”的年轻人趋之若鹜。

      线上开班一年收入约千万

      从多年前不被主流评价认可,到国际奥委会认证电子竞技为正式体育项目,再到国内建设电竞小镇、高校开设电竞专业……电竞已成为一项被广泛关注的新产业。

      所谓电子竞技,是以网络游戏为基础而升华出来的体育项目,就像篮球比赛的器械是篮球、足球比赛的器械是篮球,电子竞技则是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

      近日,一家名为英雄训练营的机构在其网站称,其不仅为“全国首家电竞在线教学平台”,并有“顶尖导师团队”,已经累计辅导学员超过一万人。

      记者看到,目前该训练营推出的“英雄联盟”课程共分为五个分科进行教学,其中单科课程内容涵盖10次导师一对一指导,永久免费观看英雄视频课以及每日直播课等,课程价格为588元。此外,如果报名两门课程为888元,报名三门以上课程均为1288元。

      另外,除了英雄联盟以外,该训练营还开设了“王者荣耀”的课程,价格为180元,提供270分钟导师一对一指导。一家网游设计开发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电竞培训的兴起是网游产业发达的必然,“现在有一场热门游戏的比赛直播,其观看人数已经远远超过NBA当时在线观看的人数。既然有这样一个社会玩家群体存在,自然会带动围绕其商业化。”

      记者从该训练营微信平台显示的数据看到,目前已经有16696人参与了“英雄联盟钻石特训课程”,有672人参加了“王者荣耀的特训课程”。若数据属实,那么在前者仅按照588元计算的情况下,一年出头,这个训练营已有了至少993万元的收入。

      “电竞梦”背后是高额奖金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达504.6亿元,2017上半年产值已突破360亿元,同比增长43.2%。

      如果说线上训练营更偏向“小打小闹”,那么线下封闭式的专业培训机构,则吸引着另一群怀揣着“电竞职业梦”的年轻人。

      若不是初中开启的游戏生涯,17岁的王东(化名)此时应坐在高二课堂,而非在一处电竞培训基地,为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日夜练习。

      令他倾注大量时间的,是“英雄联盟”这款月度活跃玩家过亿的多人联机竞技游戏。

      韩国职业电竞选手faker是王东的偶像。21岁的faker已三夺世界冠军,是当下最出色的英雄联盟选手,仅个人累计奖金已达607万元。

      不断翻滚的电竞奖金,更是让不少人为之疯狂。2011年,王思聪杀入电竞市场,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并为队员开出人均过万的月薪。不少资本紧随其后,拉动了选手薪资普涨。圈里,年薪百万只能算是中等。

      2016年10月,中国战队Wings登顶TI6(DOTA2第六届国际邀请赛),夺下创电竞史纪录的6048万元奖金。

      中考之后,王东开始不顾父母反对,将更多时间倾注于游戏。随着排位飙升和在当地一系列比赛中斩获奖次,他开始向父母提出“打职业”的愿望。

      起初,父母坚决反对,但见儿子实在无心学习,加之捧回的奖杯越来越多,他们动摇了。  今年暑假,父亲带着王东来到一家电竞基地,两盘试手之后,教练认为王东天赋平平,劝其回家专心读书。但王东不甘心,回到家仍旧埋头游戏。几个月后,他自觉有所精进,再次提出“打职业”。

      无奈之下,父亲妥协。他觉得,无论这条路是否行得通,对从没吃过苦头的儿子来说,都是一次接触社会的尝试。

      办好休学,父亲用11000元支付了学费和住宿费,将王东送进了一家电竞训练基地的兴趣班,开始两个月的封闭式受训。

      “打职业比考清华几率还小”

      “和运动员一样,职业电竞对天赋和勤奋要求极高,天赋是前提。”这家在圈内颇为知名的“七煌电竞学院”于2014年成立,在上海拥有自己的电竞俱乐部,于南京、成都等地设有培训基地,并面向全国招生。

      该机构校长陈斯宇向劳动报记者介绍,就培养电竞选手而言,目前仅设英雄联盟“职业班”和“兴趣班”,“兴趣班的培训为期两个月,如水平够高,则升入职业班进行免费训练,直至被职业战队相中挑走。”

      与王东同期受训的共有20位青年,他们大多14至18岁。早上跟着俱乐部教官做早操是运动员们一天中少有的处于非坐姿的时间段,除此之外他们将会在电脑前坐上一整天:上午9时,开始基本功练习。午饭后,在教练指导下反复进行排位赛和训练赛。进取心强的学员,可一直练至夜晚9时。学院每周会举行一两次公开课,讲授技战术和理论。周日休息。

      陈斯宇说,相较滚动开设的兴趣班,职业班每年仅设两届,除从兴趣班择优晋升外,职业班学员主要由电竞学院主办的NED全国电竞选秀大赛选拔而来。2014年职业班首届选拔,报名的6800人仅留下了15人,录取率0.2%,为当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的八分之一。

      “打职业比考清华北大的几率还小太多,”陈斯宇向记者坦言,有实力升入职业班的学员不足一成,而真正能成为职业选手的更是稀少。

      “受训青年大多家庭富裕,父母宠爱。通常在当地电竞水平较高,一时自信爆棚,心生职业电竞梦想。而家长往往对电竞知之甚少,要么觉得孩子天赋异禀,要么怕耽误了孩子的未来,最后都领孩子来‘试试’。”他说。

      “劝退”成教练重点工作

      如此,规劝那些不适合职业电竞的青少年回归“正途”,就成了电竞教练们的重点工作。  “这里的学员90%都想打职业。但有些是真心想打,有些是一时盲目自信,还有的只是将打职业作为逃避读书的借口。”23岁从电竞选手转行做教练的邸卓告诉劳动报记者,判断一名学员是否适合职业电竞要考虑的因素很多。

      “你天生的反应速度、手眼协调能力、心态脾气、全局观……”而一些有天赋的学员对于游戏的理解超乎常人,“同样一个技能的释放,他们会考虑许多局部操作预判的概率和全局局势的影响,而很多紧凑的决策,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完成。”

      曾有一名15岁的男生在父母带领下前来受训。据其游戏水准,邸卓断定其绝无职业潜质,家长肯送他来,也是被纠缠得没办法了。为此,在培训最初的两三天,邸卓反复对其打压———“你绝不可能打职业,死了这个心吧”、“对你来说,游戏只能是爱好”。

      另一方面,他同时给家长做工作,希望周末时,能适度让孩子玩会儿游戏。数天后,这名男生终于放弃了并不适合自己的电竞职业梦。

      当然,也有网瘾少年欲借受训之名打游戏。电竞学院往往予以拒绝。

      职业生涯短暂仅5年左右

      相较王东,RNG电竞俱乐部的职业选手陈子为称得上是前辈。三年前,正赶上电竞学院选拔新人,陈子为一路过关斩将闯进职业班。受训半年之后,他被RNG挖走,成为这家时下国内顶级俱乐部的储备人才;19岁的任强也是通过电竞学院开启职业电竞生涯的。在他进入职业班的第八天,即被一家职业战队一眼选中……

      即便如此,在邸卓等“过来人”的眼中,职业电竞仍是一项极为艰苦、竞争激烈,且职业生涯极为短暂的事业。

      “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段在17-21岁。从制定战术到针对性训练,严格的封闭练习会使得印象中电子竞技的快乐转变为乏味和枯燥。”

      根据艾瑞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电竞的整体用户规模达到了1.7亿。残酷之处在于,国内整个电竞行业高级别玩家加起来也就500人左右,顶尖的不到120人。

      邸卓认真道,“想要打职业,不单单有热情就够了,更需要出类拔萃的天赋以及超越常人百倍的努力。如果你觉得成为职业电竞选手就像平时和好友在网咖那样说说笑笑打游戏,那么规劝你,别为贪图游戏一时,而荒废学业。”

附件:C2017-12-04财经新闻二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