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经的年味

2018/2/4 21:15:02

作者:杨锡高

      一年到头,有好多好多节日,而每年春节则总是最能体现浓浓亲情的。别的不说,光火车站那急着回家过年的汹涌人潮就构成了一个特别的节日景象,并由此产生了一个新的名词“春运”。段子手也来“轧闹猛”,说美国侦察卫星发现,每年开春,中国总有几千万大军在铁路线上紧急调运,因而十分惊慌。派人一查,原来是老百姓回老家过年呢,这叫“宁赫宁,赫煞宁”。

      过年,可以没有新衣新袄,没有大鱼大肉,但一定要全家开开心心过个团圆年的。老底子,有条件的话,全家老少齐出动,去照相馆拍张“全家福”留作纪念。也有的人家,屋里厢有照相机,就忙着“自拍”了。那年代,要是有一只海鸥DF1相机,绝对是大户人家,有“立升”哦。弄堂里有户人家姓王,腔调蛮浓呃,绰号王克勒。王克勒屋里有比海鸥更高级的蔡司相机,逢年过节忙得不可开交,家家户户喊他帮忙拍照。王克勒是个热心人,有叫必到,只收胶卷、冲印成本费,其他一律免单。当然邻居们也不会忘情,东家抓把瓜子糖果给他,西家盛碗水笋烧肉谢他。邻居七七八八送来的东西,从小年夜吃到元宵节也吃不完,过个年最能体现邻里亲情了。

      过年的主角当然少不了汤圆。现在要吃汤圆勿要太便当噢!大卖场里速冻的各色馅料的汤圆,芝麻的,豆沙的,鲜肉的,荠菜的,琳琅满目,应有尽有。但是,比起阿拉小辰光手工DIY的汤圆,米道差了“好几条横马路”,勿好“搭脉”呃。速冻汤圆用的是现成的糯米粉,比起自制水磨粉,糯性差了勿是“一眼眼”。再说手工“黑洋酥”因为添了一点猪油,那个香啊,真叫“打耳光勿肯放”。不过,自制水磨粉,一定要有石磨。毕竟不是农村,弄堂里有石磨的人家“手指么头掰得过来”。于是每到过年,弄堂里闹猛了,家家户户排队轮流借用石磨。今朝前弄堂阿姨,明朝后弄堂阿嫂;上半天亭子间小苏州,下半天西厢房老宁波;吃过夜饭轮到小扁头的娘,实在排不过来,大块头爷叔只好下半夜挑灯夜战。

      话说回来,自制汤圆米道再好,现在再也不会有谁愿意回到水磨粉的时代了,毕竟付出的体力蛮“结棍”的,吃现成多好。

      大年初一,吃完汤圆,按惯例是拜年。小朋友最开心,看到人就拱手作揖,叫一声“阿婆,长命百岁!”棉袄袋袋里多了几颗糖;叫一声“舅公,恭喜发财!”手心里多了一把花生。一圈兜下来,就是丰收年了。随后蹦蹦跳跳跟着爸爸妈妈走亲访友去了。那时候,没有地铁,公交车“轧头势少有”。手拎奶油蛋糕的最怕轧公交车了,好勿容易轧上车,下车时就麻烦了,根本轧勿出去了。头子活络的把蛋糕交给靠窗口的乘客,等自己下了车,再由那个陌生乘客把蛋糕从窗口传下来。

      这种辰光,有脚踏车人家就显出优势了。但脚踏车不是想买就买的,首先要有钞票,一辆永久相当于普通人家半年开伙仓铜钿。其次,有了钞票还要有专用票。票子通过工会摸彩,僧多粥少,摸不摸得到,全靠额角头了。所以,有辆“册刮里新呃”永久或者凤凰,绝对有资格“鲜格格”的,“赛过”现在开敞篷宝马。老邻居阿宝年初一照例带着太太、孩子,骑上脚踏车去丈母娘家拜年。孩子坐在前面车架上,太太手拎奶油蛋糕坐在后座上。阿宝哼着小调骑着“永久”风风光光踏出弄堂。可能心情太激动,可能前头一夜天放过炮仗,马路上一片狼藉,总之,在离丈母娘家不远的那条小路上,一个踉跄,阿宝三口之家与“永久”一起倒了下来,奶油蛋糕压瘪特了。到了丈母娘屋里,丈母娘还算通情达理,说“虽然卖相推板点,但吃起来米道一样的”。后来阿宝逢人就说“寻个好丈母娘比寻老婆还重要”。

      突然发现,现在过年比以前轻松了很多,愁钱的少了,凭票的没了,也用不着自己动手了,只要上大卖场兜一圈,大包小包塞满,什么都有了。可是,吃的劲头反而没以前粗了,再好的美味佳肴好像也不如以前有米道了。一家人聚在一起,气氛也不如以往了。以前过年,一起喝喝酒,拉拉家常,看看电视里的春晚……想想当初的年味,真的蛮有滋有味的。

附件:C2018-02-05品一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