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对病人,不能分贵贱!”

---追记北京协和医院名誉院长方圻

2018/2/4 23:35:20

      ■据新华社北京2月4日电

     

      在国内首先开展心脏导管检查技术,为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带去健康福音;为救治患者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不下“火线”

     

      ……北京协和医院名誉院长、原内科学系主任、一级教授方圻因病医治无效,于1月3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

     

      方圻用精湛的医术与高尚的医德,把医者博爱写入70余载从医生涯,为后人留下心有大我、仁医济世的动人行歌。

     

      屡创奇迹的抢险“卫士”

     

      1993年8月,一位高龄病人突发心脏剧痛,被确诊为急性心肌梗死、三度房室传导阻滞、阵发性窦性停搏和心功能不全,生命危在旦夕。急救!吸氧、镇痛、消炎、扩张冠脉……几天后,患者恢复了正常心率。刚松一口气,险情又出现了!患者夜间呼吸突然停止,原本平稳的心率霎时消失。

     

      方圻教授火速诊断,制定了人工心外按压、气管插管、麻醉机给氧的急救方案,终使这位心跳、呼吸停止10分钟的患者慢慢醒来。目睹的人无不捏一把冷汗,连连感叹:真是创造了奇迹!

     

      从医经历中,方圻多次代表中方医生到国外执行医疗保健任务,参与制订出最有效的抢救方案。

     

      在一场又一场“生死争夺战”中,方圻以高超的医术享誉业界内外。许多大夫一提到方圻教授的名字,都会肃然起敬:“这是我的老师”,“我的老师的老师”。

     

      “我的悲喜和病人交织在一起。遇见治不了的病人,那种痛苦赶着我往前走,非找到新的办法不可。”正是由于这种对医学的刻苦钻研、对救死扶伤天职的执著,方圻教授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先进工作者”“白求恩奖章”等多项国家荣誉。

     

      永不下班的“火线”医者

     

      多年前的一天下午,下班的时间到了,方圻的案旁还坐着病人,是一位穿着羊皮袄的内蒙古老人。给这位老人摸了脉,听了诊,又请老人躺到诊床上细诊。方圻教授安慰老人说:“病是误得久了点,但还不要紧,会慢慢好起来的。”然后开出处方,每个字都写得很端正清楚,小学生都能认得出,开了预约单:“请下星期再来。”老牧民感动了,拉着方圻教授的手久久不放:“您真是好大夫!”

     

      这位老牧民不会知道,这双手也为许多国内外领导人摸过脉、诊过病。而无论工人、农民还是知识分子,在方圻心中,他们都只有“患者”一个身份。他们即使说些与疾病没有多大关系的话,他也一样耐心地听,然后对症下药:肉体上的病与精神上的病一齐治。

     

      “医生对病人,不能分贵贱!”这是方圻从医几十年的坚定信念。他给年轻大夫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病人的情况若有变化,请随时叫我!”

     

      方圻教授说:“我们做医生的要时刻想到:救人于痛苦危亡之中,是医生的天职!我们的职业决定了我们的工作不可能是八小时工作制。如果硬要在八小时内外之间,划上一条不可逾越的线,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更不是一个好医生……”

     

      “讲原则”的社会“净化器”

     

      不搞特殊、不走“后门”,这是方圻一辈子的处世“金律”———既要诊治病患躯体,更要堵住“歪风邪气”。

     

      方圻教授的二女儿方萍从医学院毕业后在一家区级医院工作。方圻的外国朋友、瑞士血液病学家米歇尔教授夫妇,就曾请方圻将她送到日内瓦去学习:“一切费用由我们承担。”方圻教授辞谢了对方的好意。他说:“自家的事不能麻烦别人。”后来,方萍自费出国求学。  即便是亲友想看病,方圻教授也是“讲原则”的:亲友的医疗关系不在协和医院的,方圻教授大多请他们在晚上或星期天下午到自己家里去。甚至自己的妹夫因高脂肝剧痛难忍,在观察室里住了7天7夜,方圻教授都不愿以自己的地位干涉应急机动床位的使用,竟没让妹夫住院。

     

      “严谨、求精、勤奋、奉献的协和精神在方圻教授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的言行深深打动着每一位医生。”同事们在方圻教授被评为“协和名医”后这样评价道。

附件:B2018-02-05国内新闻二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