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检察机关创新知识产权办案机制

2018/6/5 22:24:36

作者:劳动报记者陈烺

     通过知识产权权利人权利义务告知和被告人合理赔偿两大创新机制,本市检察机关成功办理了一起中央5部门高度重视的侵犯教辅教材著作权案。昨天,上海市检察院通报了该案的办理情况。

      近10万册教辅遭侵权

      经查,2016年11月至12月间,被告人章某甲通过其网店接到1万余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教辅书籍《日有所诵》的订单。章某甲从其他书店购进盗版书籍后抬高价格出售,赚取差价。2017年6月至7月间,章某甲又接到购买《日有所诵》2万册的订单。他伙同哥哥章某乙委托刘某、韩某等经营的印刷公司自行印刷,准备再次销售。不久东窗事发。公安机关在印刷公司仓库内查获《日有所诵》书籍共计22026册,以及刘某、韩某应他人要求另行印制的其他出版社教辅书籍77000余册。经认定,均为侵权作品。

      知识产权权利人获赔偿

      在侵犯著作权类案件中,对权利人的赔偿数额认定一直是个难题。从著作权侵权司法实践来看,首先考虑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再考虑违法所得。然而,本案涉案的大部分书籍均尚未进入销售环节。检察机关经过调查了解并取得出版方的认可,参考出版发行市场中的平均利润率,认定权利人的合理损失,促成双方和解。

      经过全面审查,虹口区检察院认为,本案复制文字作品份数远在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2500份以上,属于“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刘某系印刷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韩某系直接责任人员,上述被告单位、被告人均应当以侵犯著作权罪分别追究刑事责任。鉴于章某甲和章某乙向出版社赔偿损失并取得谅解,检察机关对他们提出了比其他被告人更为从宽的量刑建议。

      两大创新机制保驾护航

      记者了解到,以前由于没有将知识产权权利人列为被害人,所以他们游离在司法程序之外,无法第一时间了解到被侵权的情况。且由于知识产权的权利属性,权利人无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其损失难以在刑事诉讼中得到直接合理的赔偿,只能自行通过民事诉讼来维权。所以知识产权权利人在刑事诉讼中全程参与至关重要,也有利于复杂、新型的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办理。同时检察机关经过探索发现,若能促使被告人向权利人进行合理的赔偿,不仅能弥补损失,也能将刑事案件对于权利人的企业信誉、决策的影响降至最低。

      今年,市检察院要求全市检察机关在办理涉及知识产权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类案件和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审查逮捕、审查起诉阶段向权利人进行告知,权利人将能从案件审查逮捕阶段起就充分了解自身应有的诉讼权利和义务。

      市检察院金融检察处处长肖凯表示,虹口区检察院办理的这起侵犯著作权案即是本市检察机关通过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探索确立知识产权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对权利人赔偿机制的典型案例。检察机关希望通过知识产权权利人权利义务告知机制和被告人合理赔偿机制这两大创新办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