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协商“谈判专家”养成记

来源:中工网 作者:刘友婷 发布时间:2020-07-10 18:01

摘要: 集体协商是工会开展工作的重要抓手。

为破解集体协商谈判不敢谈、不会谈难题,打造一支高水准集体协商指导员队伍,近年来,深圳罗湖区总工会坚持把加强集体协商与深化劳资纠纷源头治理、维护辖区劳动关系和谐稳定有机结合起来。从练兵到实战,从探索新模式到建立可量化考核体系,该区工会多方发力构建多形式多层次的协商沟通机制,推动集体协商工作有效落地。


组建高水准集体协商指导员队伍


集体协商是工会开展工作的重要抓手。有效推行集体协商,要求实施对象具备法学、政治学、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知识。然而,目前基层工会普遍存在相关人才储备不足、经验积累缺乏、工会干部集体协商水平有待提高等难题,不敢谈、不会谈问题突出。


为此,深圳罗湖区总工会探索实施“以上代下”协商模式,组建一支全区统筹的高水准集体协商指导员队伍。“区总通过狠抓人员入口关、培训关、使用关三个关键,坚持以培促赛、以赛促学、实操增效三个环节,做实专题培训、知识测试、模拟演练三个步骤,打造了一支政治素质好、业务能力强、服务水平高的集体协商指导员队伍。”罗湖区总工会相关负责人介绍。


定期开展集体协商竞赛便是罗湖区总工会提升工会工作者集体协商能力的练兵方式之一。记者了解到,在开展集体协商竞赛之前,工会特别邀请高校劳动关系与工会理论研究方面的专家为基层工会干部讲授相关基础理论、法律法规等知识,专题培训集体协商流程、实操、策略与技巧等内容。赛前准备上,参赛选手必须亲身参与谈判前的调查研究准备、确定具体议题、组织启动协商等。


在南湖街道总工会职业化工会工作者肖亚由看来,集体协商竞赛练兵方式一改以往填鸭式、教科书式的培训模式,以实战为向导进行互动式、情景式训练,使工会干部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和实战中的交锋后,有更多的经验和技巧去应对实际发生的集体协商工作。


“实战”中破解不敢谈、不会谈


一边是“工会主席”领着“经审主任”、“女工主任”和“职工代表”联袂而来,一边是“企业法人”带着3位“管理人员”严阵以待。


6月12日,罗湖工会举办了2020年集体协商竞赛,吸引了辖区10个街道工会及相关企业工会参加。比赛现场,由职业化工会工作者、企业工会主席等组成的参赛队伍分别代表企业方和职工方,围绕工资水平、劳动保护、技能培训等议题展开了一场模拟集体协商。


“此次协商议题如下:一是给一线员工涨薪;二是为哺乳期女员工开辟‘爱心妈咪小屋’;三是给工龄不足三年的员工提供每月半天的技能培训并计入工作时间中。”刘京是桂园街道职业化工会工作者,此次协商谈判他作为职工方首席协商代表、工会主席,在发言中抛出协商重点。


“今年,暂不涨薪。”“企业方首席代表”庄裕媚回应称,近年来大卖场竞争白热化,电商的快速发展,企业销售额已出现负增长,部分门店利润缩减超过三成。


“超市现有1400名理货员,如果工资增幅为10%,人力成本仅增加了42万元。有关数据表示,不涨薪员工流失率将高达25%。公司继续招聘和培训要付出的成本近百万,远高于涨薪。”刘京现场算了笔账。


“集体协商竞赛练兵,收获满满。”肖亚由在此次劳动关系竞赛中获得“优秀协商员”称号。在他看来,更大的收获是现场跟其他工会工作者学习了不少协商谈判“好法子”。例如,谈判前“作两手准备”,即在集中攻关涨薪时,要事先准备好其他能够谋取的小福利,如增加培训次数、给职工考证、提升学历发补贴等。


以竞赛为练兵,在实战中破解不敢谈、不会谈难题。入职两年的肖亚却实际参加过30多场集体协商的开展。


“集体协商的难点是‘开头难’。许多企业老板不愿意开展集体协商。”肖亚由说,今年,他和同事正在攻坚辖内某私营妇幼医院。该院有医务工作者300余人,一线员工工作强度大但工资不高。


“企业方一直拒绝开展集体协商,认为是多此一举,且会增加企业经营成本。”肖亚由介绍,目前此项集体协商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肖亚由团队坚持上门拜访,增加彼此熟悉度与好感,通过宣传加深企业方对集体协商的认识。同时给职工送活动、培训,增进职工对工会的认知,让职工有困难愿意找工会。


集体协商动态建制率达88%


值得一提的是,为兼顾了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不同企业、不同职工群体等实际需求,提升集体协商制度在基层工会落地落实的生命力,罗湖区总工会探索实施集体协商“3+3”模式。


集体协商“3+3”模式,即根据辖区企业数量众多、总体规模大、行业分布广等特点,明确“单个企业集体合同”“区域性专项集体合同”“行业性集体合同”三种模式;根据细分协商重点内容、提升协商目的性针对性等,明确“工资集体协商专项集体合同”“女职工权益保护专项集体合同”“综合性集体合同”三种模式。


以罗湖区黄金珠宝产业聚集地翠锦社区为例,该社区有企业3200余家,其中珠宝企业占比90%。翠锦社区工联会职业化工会工作者杨帅营将这些珠宝企业分为三类:百人以上的大型企业,分店遍布全国,注册地在罗湖,一般留有二三十人经营总部;约五十人的中型企业,加工厂和营售店都在罗湖;二十五人以下的小型企业,仅有柜台,没有作坊。


调查了解到,近年来珠宝加工产业逐步外迁,留在罗湖的大多是营售平台。珠宝买卖交易高峰在节假日,销售人员工作时间延长、不固定;同时大部分珠宝企业资金流转周期长,导致员工工资经常延迟发放。


为此,2018年11月,翠锦社区工联会邀请了数十家代表企业参加工资集体协商,签订了一份行业性集体合同,覆盖数百家珠宝企业,约定三年一次再协商。“协商重点是要求基本工资不低于最低工资标准且每年增幅定为5%,工资支付时间不能晚于7号,及加班后的调休和加班工资等问题。”杨帅营如是说。


此外,罗湖区总工会坚持把真谈真签、有效履约、企业认可、职工满意作为考评集体协商关键指标,建立了可量化可考核易落实的集体协商评价体系;还通过设立监督举报电话、每月定期报送、定期评估考核、抽查合同履约成效等方式,把督促、监测、指导落实在平时。


截至目前,罗湖各级工会签订区域性集体合同近百份,覆盖企业近2万家、职工近25万人;签订行业性集体合同近20份,覆盖企业近1000家、职工近9000人;单独建会企业签订合同近200家,覆盖职工近4000人。该区集体协商动态建制率达88%。


通讯员:马大为,王惊鸿
责任编辑:李轶捷
劳动观察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

相关新闻

国家协调劳动关系三方下发通知要求...

菱威深推动集体协商“逆势”涨薪,...

最大化发挥集体协商机制作用,推动...

首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