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实地调查,老板回应“会妥善处理好”,青浦区总工会已介入

来源:劳动观察 作者:庄从周,李成溪 发布时间:2019-11-27 09:00

摘要: 本期的记者出击聚焦一家餐饮配送企业,该企业的20余位员工被老板拖欠了四个多月工资,且老板一直逃避,拒绝和员工沟通。

公司违规被迫停业,多数员工没有签过劳动合同


劳动报记者根据何先生提供的地址,来到了位于青浦区崧海路168号的上海卓跃餐饮配送有限公司,只见公司大门紧闭,不时有流浪猫从楼内窜出。大院右侧,几只大垃圾桶横七竖八摆放在墙角,大院左侧则停放着一辆送餐卡车,卡车后面还有一块褪了色的招工木牌。记者看到,公司大门柱子上贴着两张告示,一张写给客户,另一张写给供货商。告示的大致意思相同,都是“因响应政府‘三大整治’暂停营业,相关问题正在解决”,还留下了一位负责人电话。记者随即拨通了告示上刘姓负责人的联系电话,对方同意十五分钟后在公司与记者见面。


据了解,刘先生也是今年进入的公司,当时陈云国希望能有一个有餐饮管理经验的人来,刘先生被其诚意打动,就在8月初来报道,但没想到,仅仅不到两个月,公司就迎来巨大的变动。


刘先生在公司办公室拿出了一份《告知书》,“我们公司租的是南极人的厂房,赵巷镇‘三大整治’领导小组说这片区域存在安全生产隐患,要对这块地方严格管控,让我们9月30日前自行搬离,要不然就要罚款。”


随后,刘先生又拿出一份《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青浦区生态环境局8月底过来检查,说我们公司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没有建成,新增项目没有验收就投入生产,要让我们10月2号前整改到位。”刘先生说,留给公司请工人整改的时间太紧了,没办法只能停业,要不然罚款承受不起。“我是八月份才来的,负责公司运营管理,到现在我自己也没拿到工资。老板当时7月底请我过来的时候,我也听说过这件事,老板找我谈的时候答应,8月25日把之前欠员工的工资全部结清,但是后来也没有发。公司关门到现在,大家都没回去,都在这等着发工资。”刘先生补充说道。



“公司将近30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有跟公司签合同,但是现在也过期了,今年没有再续签。其他人都没有跟公司签过合同,直接来上班的。”何先生说,“我五月份进来,就一直没有拿到工资,找了老板好几次,直到八月份才把五月份一个月的工资结清。”何先生说完,旁边的阿姨也对记者说了自己的情况:“我都做了6年半了,公司每年也弄张纸给我们签字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劳动合同。之前工资都正常发,过完年回来就开始拖工资了,我们都是外地过来的农民工”。“工资到现在拖了三次了,欠员工的工资最高的有三万了,不管什么原因,不应该拿我们农民工去当挡箭牌,一直拖欠我们的工资,我们都等不起。”何先生说。


在办公室听完刘先生和员工的讲述后,记者跟随何先生转了一圈公司停工后的生产车间:厨房散乱堆放着没有用完的食材,芋头已经腐烂发霉,土豆也开始发芽,鸭蛋上爬满了苍蝇,现场恶臭扑鼻,环境十分脏乱。在一间堆满杂物垃圾的房间里,几只泡面碗引起了记者注意,“有一个被欠薪的员工,没地方去了,工资也没拿到,没办法,这段时间就住在公司里了”何先生对记者说,“你看,这里就是老板之前住的地方,洗衣机之类的值钱东西全部被他搬走了。”


供货商也前来讨钱,老板回应记者“会妥善处理好”


就当记者准备离开之时,又有几名被欠薪员工和被欠货款的供货商来到了公司。“法院11月1号立案受理了,但是陈云国人走了,厂房是租来的,就连收款也开始只收现金。公司留下来的那些设备,拍卖顶多几万元。况且公司是有限责任公司,老板也不会承担什么责任。这就是恶意拖欠我们农民工的工资啊!”被欠薪员工陈长华对记者说。“从这个公司开业到现在,我们供货商的钱就没有结干净的,我被欠了8万,还算是最少的了。有的供货商被欠了20多万,我们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拿到!”在一旁的供货商也愤愤地说到。


离开公司后,劳动报记者就此事拨打了陈云国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当天晚上,陈云国给记者回了一个电话,称会妥善处理好欠薪这件事。他对记者表示,由于和公司另一位股东的纠纷,导致钱款出现问题,他希望能够尽快解决,及时发放拖欠工资。


据何先生在此前采访时透露,陈云国聘请的律师曾对员工承诺,11月10日前把拖欠的工资发放完成,但时间早已过去。而陈云国在受访时提出,还会建立一个微信群,专门回复员工提出的疑问,不玩消失,做到有回有应,对于员工的欠薪款也尽量在年底前发放。


随后,记者向何先生求证此事,何先生表示,微信群的确有,老板陈云国也在,但是至今没有在群里说过一句话,公司其他股东更是不知去向。陈云国自从玩起“失踪”,被欠薪员工和被欠货款的供货商都十分无奈。



青浦区总工会已介入,高度重视员工追讨欠薪情况


记者了解到的一个情况是,上海卓跃餐饮配送有限公司位于青浦区崧海路168号,当时出具整治告知书的是赵巷镇,而餐饮公司的几位员工则表示,他们前去劳动仲裁时,所属的是香花桥街道。这一片区域地处两个街镇交界,属地被来回划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职工合理维权造成了困难和困扰。


记者联系青浦区总工会劳动关系部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已经第一时间介入此事,进行调查。他告诉记者,目前政府对于拖欠农民工薪水的态度非常明确,又到了年底,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为他们讨回血汗钱,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根据区总的调查确认,该公司拖欠2019年5月2人1.2万,6月5人3.6万,7月6万,8月7.2万,9月12万合计30万元。目前已支付每人2000元,其余和员工约定在10月15日付清,公司已于2019年9月30日停止营业。2019年10月16日下午17名员工来到青浦区香花桥街道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调委会为双方搭建平台,经过公司与员工双方协商,公司已与四名员工结清全部工资,剩余员工每人支付2245元,员工同意并签字。还有未到场的员工公司方已联系并约定好在10月17日到公司签字领取一部分工资。目前该起纠纷已经司法鉴定,并在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涉及32人,共计约26万元。


摄 影:李成溪
责任编辑:李成溪
劳动观察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

相关新闻

公司关门,老板“失踪”?员工讨薪...

对欠薪坚决说不

62189211热线实录丨我要告...

首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