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家王国卿:“花黎幽香”之中觅得无限乐趣

来源:劳动观察 作者:陈琳 发布时间:2019-12-23 08:52

摘要: 三十年来,王国卿辗转大江南北,潜心探索,慧眼独具,搜寻、收纳“东方神木”明清古典家具,哪里有古典黄花梨,他的身影就会出现在哪里。

用明清家具摆放展示高级定制洋服,王国卿对于收藏的使用方式非常特别,却让自己的手工洋服定制店有一种别样的韵味。和一些藏家对家具只藏不用不同,王国卿不但将这些藏品应用到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的日常之中,还在对藏品的鉴赏、把玩、拆装之中摸索出自成一派的修复方式。

三十年来,这位“大隐于市”的沪上收藏家辗转大江南北,潜心探索,慧眼独具,搜寻、收纳“东方神木”明清古典家具。据熟悉他的朋友介绍,哪里有古典黄花梨,王国卿的身影就会出现在哪里。

973649352.jpg

就在当下,由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上海市收藏协会主办的《花黎幽香——王国卿明清家具收藏臻品展》正在上海工艺美术博物馆进行。在为期20多天的展览中,王国卿从其所藏的260件明清古典家具中臻选80件呈现于此。

640.webp.jpg

中国古典家具是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中重要组成部分,明、清是其发展到顶峰的黄金时代。釆用珍稀黄花梨木制作的家具,极为重视原木材质纹理运用,呈现出质地坚硬,色泽幽雅,肌理华丽的自然之美,以及精工细作、稳重大气、简练典雅的态势之美,充分展现造物与自然之物的和谐,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些特点在王国卿的收藏展品得到了体现。这些名门遗珍或者传世孤品,或硕料重器,或玲珑巧思,蔚为大观。

640.webp (1).jpg

而在以飨众好的同时,王国卿也向《劳动报》讲述了多年来他在明清家具鉴赏和收藏之中的体悟,以及在“花黎幽香”之中觅得无限乐趣的故事。


欣赏古典之美,他成了修复师


1956年出生于上海的王国卿,毕业于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曾日本西武集团艺术品事务。十年留日,耳濡目染日本收藏界对中国古董的热爱,激发了王国卿走上收藏之路。

“其实,我是看的多,真正出手的少,”王国卿对每一件家具藏品的工艺都如数家珍,说起这些就打开了话匣子。比如,由三屏围子组成黄花梨透雕荷花塌,穿枝过梗的手法,让每个莲蓬都雕成活珠,而枝梗的穿插回旋还与床榻的造型巧妙结合起来,使得整体雕工宛若鬼斧神工。

640.webp (5).jpg

又比如,他收藏的黄花梨鹿角带托泥宝座,鹿角的自然形态与椅子的造型及使用功能巧妙结合。整椅四对鹿角分别制成椅腿及背托,扶手,在王国卿看来,匠师的创新精神和高超技术才是制成此类清乾隆年间特有的家具品种的关键。

640.webp (2).jpg

再比如,王国卿成对收藏的黄花梨婴戏图藏宝柜,不仅通体龙凤、仙鹤、竹节、婴戏图纹饰都有寓意,而且细节设计变化丰富,柜门大小形状不一,有对开双门,单开门,左右推拉移门,和罕见的弧形推拉移门,构思巧妙,文化内涵深厚。

640.webp (6).jpg

不只是纹饰繁复的藏品,一些简洁的家具也“暗藏玄机”。王国卿指着展品中的明代黄花梨透格门圆角柜说:“柜体并非一根直线,头部略小,微微形成曲度,不仅让柜子的视觉上非常稳定,而且赋予了柜门能自动关闭的特点。”但曲度让榫卯的每一个榫头和卯头的位置发生偏移,能将其制作得严丝合缝,这是对工匠技艺的极大考验。

640.webp (3).jpg

在专研能工巧匠手艺的同时,为了参透这些家具的内涵、探索技艺奥秘,从小就有很强动手能力的王国卿开始在家里拆装一些家具藏品。他发现,很多家具看着对称,其实手工打造都是“非标”,比如在拆完一把太师椅之后,他猛然发现,两处鹅脖其实大小略有不同,而正是部件不同,工匠在打造椅子时,也并非完全对称,只是肉眼难以察觉。“这些家具浑然天成,多一分少一分都不不行,足见匠人对自己手艺的自信。”

在将拆装功夫练到家的同时,王国卿又开始自学修补。“我的修复手法不像博物馆里那样从材料就开始复刻,比如像是鱼胶,我就买不到。”王国卿曾为同好修复过一把圈椅,他的手法是使用自己调制的黏合剂,并在木料里打上加固的钢筋。“这样,椅子就很牢固,可以日常使用,而不是像博物馆里这样放着仅供人观赏。”因为手艺渐渐为人知晓,便有人邀请王国卿去讲课,每次他都婉言谢绝,坦言自己并非健谈之人,只有藏品在手边,才会禁不住滔滔不绝。


为心头所好奔走,体悟收藏百味


“玩收藏就是玩圈子,”这句话道出了王国卿寻觅藏品的体会。在收藏家具之初,有朋友带着他去江苏看样,王国卿结识了一位戴抹额、抽水烟,却会喝红酒的老太太。老太太是当地大家族后人,希望出售家中一部分家具。王国卿在看了家具之后,立即拍板接手。这让老太太看出了他对家具收藏的痴迷,之后将一位族中的堂姐介绍了他。她的堂姐心态较为犹豫,既有出售意向,又颇舍不得,最后,老太太帮着说了一嘴,她的堂姐特地和家人来上海看了王国卿收藏、修复家具的情况,这才下定决心割爱,并且不怎么计较价格。

694022972.jpg

“不难理解,一些卖家从小看着、用着这些家具长大,对老家具都有感情,但因为动拆迁等各种原因不得不出售,他们也希望为这些家具觅得好归宿,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除了看出价,还得看人。”没想到,在收藏了几批家具之后,不久就有耳闻此事的其他卖家辗转打听,主动找到王国卿,愿意转让的家具品相和工艺比之前的更好。这种情况之后不断发生,使得王国卿收藏的名声在这些卖家圈子里渐渐传开,由此,他掌握了第一手的藏品来源,将越来越多的精品收入囊中。

1544133932.jpg

“后来细想,这其中也是有道理的。卖家抛出家藏,不会一股脑,总想把最精华的几件留在身边,但随着生活环境和状况的变化,不得不出售,当然是最好肯定是放到最后才卖。”事实上,收藏家具之初阶,王国卿也遇到过波折。他从一位79岁的老人手里收了一批对方祖传的老红木家具。恰在此时,有亲戚为他介绍了一位所谓的老法师。他开车去机场,恭敬地把老法师接到家中请其鉴定。“这是灰木。”对方看到藏品某些细节颜色微微发灰,迟疑片刻给了回复。“世上有灰木这种木头吗?”如果是现在,听到这种无稽之谈,王国卿会一笑了之。但彼时,他倒抽一口冷气,连忙找到卖家对质。“没想到,那位79岁的老人一听我问他是不是做局诓人,就哭了。他说这些家具是他爷爷这一辈传下来的,从小就在他家里,即使做局,也是他先人做局。”王国卿听后,恍然大悟。提起这段往事,王国卿至今对老人家仍满怀歉意。

1569705525.jpg

为心头所好奔走,王国卿也在收藏过程中体悟了人生百味。收藏鉴赏需要投入大量金钱、时间、精力和心血,但其中的乐趣却让收藏家欲罢不能。王国卿就沉浸在他的“花黎幽香”之中,黄花梨木古董家具收藏成为他人生不可分割的部分。

责任编辑:陈琳
劳动观察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

相关新闻

点燃职工的奋斗激情、匠心情怀,青...

提升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国有企业工...

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产业工人...

首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