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泥”的年轻陶瓷工匠④】殷九龙:埋头苦干了还是做出很丑的东西,那算什么匠心?

来源:劳动观察 作者:陈琳 发布时间:2019-07-16 13:05

摘要: “金句”不断的殷九龙,关注当下与未来,青花在他手中焕发年轻态。

对媒体来说,殷九龙不算是陌生面孔,爱美、牙尖、爱流泪、喜新厌旧,这是媒体人早已为其打上的标签。在平面设计这一行中,殷九龙高产、活跃、曝光度高,“金句”不断。  


但在顾青的《入泥》之中,殷九龙却展现出了作为陶瓷创作者孤独的一面。


殷九龙是在2009年有了做陶瓷的想法的。彼时,他去景德镇参观,很是失望。因为,当时,年轻一代的创新还未拉开序幕。他所见的陶瓷虽然恪守传统、工序复杂,却与当代的审美大相径庭。而在他的心目中,陶瓷作为中国传统语言风格,具有东方的情绪,又是每家每户的生活必备品。


“我们想让这种众人熟知的传统符合当下的审美。”殷九龙就这样,以设计行业的老面孔、陶瓷领域的新面孔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他选择和景德镇当地手艺精湛的工匠合作,但一开始的磨合并不顺利。已经做惯了传统器形状,习惯描摹传统纹样的老师傅第一眼看到他想做的东西,充满了质疑和否定。合作在好奇和尝试中得以进行。

实际上,殷九龙的第一个系列“1/1000”在上海进行展出时,就引起了整个行业的关注。原来,传统的青花瓷被他全新的方式重新演绎。比如,“梅瓶”虽然保持了传统的基本形状,和传统瓷器一样工整优美,却已经经过巧妙的改造,在瓶肚最宽处分为一个小水杯和一个高水杯。同时,殷九龙又以类似现代波普艺术的笔触,赋予了这些创新陶瓷作品表面波点、条纹、菱形等几何图案。


有人指着波点说殷九龙模仿草间弥生,他很不服气。凭什么说是模仿?果然,殷九龙以他的脾性,对质疑的人进行了狠狠的“回击”。“他们忽略了我们对‘点片面’这些整体美术语境的掌握,它们能够成为流行的元素,但本来就是美术的基本语言,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线条和形状,与观看者和使用者都能产生情感的连接。”

第一个系列引来的争议,并没有让殷九龙停下脚步,之后,他又设计制作了m2系列的盖碗茶和咖啡杯,将成都人日常用的盖碗茶进行了线条上的修改,增加了棱角,不同盖碗颜色可以任意组合,大大增加了器物的趣味性。而Song系列花瓶,则通过大胆的分割,将花瓶创造性地一分为二,变化出三种使用的可能,颜色单纯而跳跃,也使得Song系列作品兼具了实用性与趣味性。


“在荷兰驻场,荷兰王后马克西玛买了我的作品,我都没大肆宣扬,”殷九龙的陶瓷作品在海外也获得了不小的成功,这才让质疑他的声音渐渐消失。而还有一些人认为,他以一种很聪明又很轻松的方式对传统进行了创新。但实际上,在每一件作品上所下的功夫,只有殷九龙自己和懂行的人知道。比如在盖碗的设计制作上,如果边缝处出现任何细微的瑕疵,或者颜色出现任何不均匀,整个作品就毁于一旦。因此,盖碗的制作工艺的难度很高,一个多色的杯子可能要比传统的陶瓷多烧制5-6次,素烧,每上一次颜色都要进一次窑炉,还必须保证每一次的上色精准无误,反复烧制后再加上透明釉烧制,继而进行手工描金再烧制。  

“许多人看着一只精美的杯子,会说我不舍得用,换句话说,就是我曾经使用或者我习惯使用的都是不好看不精致的东西,这是我在思考的问题。”已经创立了自己的陶瓷品牌的殷九龙,对匠心有自己的理解,“我认为匠心是一个人在高超技艺之外,对当下世界认知基础之上的回应。埋头苦干了还是做出很丑的东西,那算什么匠心?”

责任编辑:陈琳
劳动观察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

相关推荐

【“入泥”的年轻陶瓷工匠②】汪豪...

【“入泥”的年轻陶瓷工匠①】创作...

【最美工会人】宜家徐汇店工会主席...

评论(条 )

发表

首页

顶部